Tag: 生物


做什麼都不專心,除了處理屍體。年輕骨骼標本師 韋澤若明

做什麼都不專心,除了處理屍體。年輕骨骼標本師 韋澤若明

「我做什麼事情都很難堅持、不太能夠持續專心,除了處理屍體、製作標本的時候。」 為了一訪年輕的骨骼標本師,我與韋澤若明相約於深藏密集住宅區裡的標本工作室。一進房間就看到鐵架上陳列的骨骼以及在牆角的店用冷凍櫃,要不是旁邊還有一張床和一些課本,可能很難想像他還只是一名大學生,而且就讀與標本毫無相關的設計系。年輕的標本師韋澤若明決定將標本製作當成自己往後的志業,一生懸命,也不過是這兩年的事情。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