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跟著族群的記憶創作。排灣族木工學徒 黃浩

跟著族群的記憶創作。排灣族木工學徒 黃浩

文/趙浩宏圖/趙浩宏 「我以前覺得一天到晚在講傳承和部落很複雜很煩,父親每次說得步驟很多,說完之後就什麼都忘掉,什麼要先做都搞不清楚,但在真的靜下來一年後慢慢發現,一切都很值得。」 黃浩,高中畢業,來自台東賓茂部落(Geomoru),是一個從屏東瑪家翻山越嶺到東海岸的古老西排灣族部落的年輕人。雖然出生的地方古語是指「經常豐收,糧食堆積如山」的意思,但他卻從小就因為部落人口外移、農業蕭條,而嚮往著外頭的世界。 不是運動員就是當兵 國高中的黃浩很活潑好動,喜歡有趣的事情。進入台東高中後,對於未來越來越沒有想法,而且對於課業不那麼擅長,所以期望往自己比較擅長的運動員方向發展。但因為部落有很多人當運動...

Continue Reading

Continue Reading

愛哭鬼到世界第四的蛻變。花藝國手 柳皓雲

愛哭鬼到世界第四的蛻變。花藝國手 柳皓雲

在台科大共同工作空間的一角,有一個與四周的工作檯完全格格不入的工作桌,上面擺的不是木模、不是金屬材料、不是紙張打版,而是一束又一束純白美麗的花朵和一些看起來十分新鮮的綠色植物散在桌上。這是花藝國手柳皓雲臨時趕件的工作空間,正準備著隔天的花藝示範,雖然目前才就讀大學一年級,但在2015年取得國際技能競賽第四名的她卻已經能有十足的實力在專業場合示範花藝作品,獨當一面。

Continue Reading

第 1 頁 / 共 2 頁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