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驗室裡的植物森林。植物組織培養 蔡芷妤

實驗室裡的植物森林。植物組織培養 蔡芷妤

文 / 趙浩宏
圖 / 趙浩宏 拍攝

在無菌的工作檯前,芷妤拿著鑷子小心翼翼的將一株株的毛氈苔放進事先調配好培養液的容器中,過程中不說話也不讓自己的手橫空掠過植株與培養瓶上方,就怕一點點的灰塵掉入。

「植物組織培養」對於多數人來說是一個陌生的專有名詞,但卻是芷妤熱衷多年的專業,利用植物細胞的全能性分化能力,協助植物保留原本母株的基因進行無性生殖,栽種或是復育特定植物,運用於研究或是農業。

廣泛學習的生命科學系

芷妤在大學時期就讀中興大學生命科學系,他和許多同學一樣,一開始也受到媒體鼓吹生技產業影響,選擇生命科學系當作自己的志願。在學校的課程裡,生科系的學生必須學習非常廣泛的生物相關科學,從動物科學、植物科學、環境科學到營養學、醫學都得涉略,卻都不那麼專精,這使得許多生科系的學生在台灣生技產業沒有原本預期那麼蓬勃發展的情況下,在選擇往後的就業上需要再額外增進特定領域知識。

雖然系上的課總是在研究難以用肉眼看到DNA、RNA讓他覺得沒有什麼真實性的領域,但是芷妤很早就發現自己對於植物領域的興趣,時常旁聽園藝系的課程,豐富自己的大學生活。

直到大三,芷妤修了系上植物組織培養的課程後才發現原來自己的生命科學領域也有能讓自己充滿興趣的項目,於是開啟了她投入植物組織培養的道路。

回憶起當時,他還記憶猶新,學校的植物組織培養實驗室有滿滿的地瓜與木瓜的培養苗,還有許多優良的原生種植物品種保存,對她來說,那就像是一個嶄新的世界、充滿意義的工作,芷妤跟著教授開始在實驗室裡一起工作、研究,也在這一段時間裡,慢慢累積各種組織培養和培養基配方調製的經驗。

無菌與培養基

「無菌」是植物組織培養非常重視的一件事情,因為空氣中充滿著各式各樣的細菌,但是在組培的容器內除了植物以及底下的培養基以外,裡面是呈現一個與外部隔絕的無菌狀態,如此一來,各種營養的培養基才可以在容器內放置數個月都不會發霉,這是植物組織培養的必要條件也是能否成功的關鍵。

在這樣的環境裡,培養者可以藉由培養基的配方比例來控制植物的生長樣貌。

培養基的樣貌長得很像果凍,組成主要是水、碳水化合物,以及用來固定的洋菜與用來提供生長營養的微量元素,像是氮磷鉀,以及控制生長的賀爾蒙。每個科學家都有不同的配方偏好,用以符合自己的培育需求。

芷妤認為「控制生長」是植物組織培養的重要目的,培養者主要依循植物的植物细胞全能性(totipotency),控制每個細胞都保有的遺傳信息,向下生根、向上長葉。

進入台灣大學植物科學研究所

大學畢業後,芷妤決定繼續專研植物領域,成功進入台灣大學植物科學研究所研究生質能源,研究如何藉由組織培養改良痲瘋樹,嘗試提升痲瘋樹種子萃取能源用油的效率,優化生質能源的結構,這段時間他也持續在從事組織培養。

2012年碩士畢業後,芷妤開始擔任教授的研究助理,開始在台大協助教授與中研院的教授做稀有品種與原生種植物相關的研究,經手許多珍貴的物種,成為一個專業的植物組織培養研究人員。直到兩年前才開始經營自己的組織培養實驗室,開始種植觀賞植物與研究可用於保養品開發的原生種植物,種植用於萃取成分的植物,用於美白、抗老化、防曬。

「組培這件事情對於自己來說沒什麼困難的部分,畢竟都已經做了十幾年了,很順手、很直觀,唯一困難的是脫離學校以後,走出舒適圈,如何自己一個人從零到有。」

植物組織培養是芷妤從大學到碩士班到進入社會就業以來,延續十二年的興趣與專業,她從來沒有想過要停止這件事情,因為喜歡。

推廣植物組織培養,一起玩植物玩科學

「植物組織培養很簡單也很專業。」

芷妤強調植物組織培養是一個每個人都可以做的事情,在製作過程中,每個培養者可以利用科學學理,結合經驗與技術調製培養基,用以控制植物的賀爾蒙,來決定植物最後的生成樣貌。在農業技術上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技術,用來調整作物的生長期間,控制不同時間點的生長,控制花期與產量,但在日常中也可以是辦公桌植栽的好選擇!

目前台灣也有許多植物組織培養的種植者,最常見的組培以毛氈苔、豬籠草這種台灣環境不好種植但是組培很輕易長大長好的植物為主,芷妤目前則是往多元的多肉植物組織培養為主,希望能一邊進行開發,也一邊設計課程推廣這項讓他著迷不已的事情。


Sha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