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與藝術的結合。魔法牙醫 潘韞珊

科學與藝術的結合。魔法牙醫 潘韞珊

文 / 趙浩宏

在台灣,四處都可以看見牙醫診所,畢竟在醫療科技先進的小島,台灣的醫療技術不但領先多數國家,人們對於醫學的認知與需求也越來越高。也因此,在需求市場穩定以後,診所之間的競爭也越來越激烈,但是牙醫師的醫療品質因為手藝的好壞有著很大的落差,很多人只因為經歷一次粗糙的就醫經驗就對於「看牙醫」產生很大的陰影。所以找到一位有著好手藝又細心的牙醫師,是許多人的期待。

「牙科是科學與藝術的結合,不只是學富五車,牙醫師如果手藝不好,是很難當一位好牙醫的。」

身形纖細的潘韞珊醫師在業界以精湛的美齒全口重建技術聞名,從小就很喜歡藝術創作的她,從在台大牙醫系實習的時候,就因為迅速且精美的齒模雕刻得到許多成就感,讓她決定要當一位能讓健康與美麗相結合的牙醫師,但這一條路,從故鄉澳門到立足台灣並不容易。

澳門到台灣,找到一個幫助人的方法

自幼生長在澳門的潘韞珊醫師,很喜歡歷史,崇拜過去以仁義聞名的歷史人物,所以從小就開始關注電視中的民生類新聞,追蹤許多中國與港澳的社會報導,立志要當一個能幫助他者的人。

但隨著年紀增長,看到越來越多政治人物的面貌,讓潘醫師開始覺得政治這條路不適合自己。所以在青少年時期,開始在許多看起來可以「助人」的工作裡尋找自己的志業,像是老師、動物救援,後來看到了醫學院這條路。

「父母親從小到大都不會給我成績壓力,他們對於孩子的教養,覺得開心、正直和健康最重要,所以我都是照著自己的想法做決定。」

潘醫師父母因為上一代遭到國共內戰遷居澳門與後續文化大革命的影響,只有國中和小學的學歷,在辛苦的生活條件下,潘醫師的父親卻積極於不同產業裡當學徒學技能,養家餬口,從玩具製造到建築裝修,一直努力奮鬥的態度,影響了潘醫師。父親雖然從來不左右她的想法,但是「要踏實努力才會有好收穫」的價值觀一直伴隨著她到升學競爭激烈的台灣面對各種困難與挑戰。

其實在潘醫師國中到高中的時期,課餘時間都花在田徑練習或比賽上,更是全澳學界兩屆400米冠軍!也經常參加各項演講、唱歌、數學、繪畫、書法比賽等等,得獎無數,這些比賽都是依據潘醫師自己的意願參加,父母親沒有給予壓力;直到高一,學校的老師甚至校長都希望潘醫師能繼續練習田徑,為校爭光,但潘醫師因為知道自己有不同的目標毅然拒絕,決定要為升大學好好準備,順利取得澳門政府的獎學金。

僑生在台大。辛苦的台灣求學生涯

回想第一年來台時(民國85年),台灣經濟還是相當不錯,潘醫師的父母為了陪伴女兒,放下澳門的裝修公司,從老家帶著幾位工頭與台灣當地的裝潢師傅合作,一方面為了能夠多陪陪女兒,另一方面也可以繼續為持生計。

由於潘醫師在澳門念的是中葡學校,高中二年級就畢業了,所以必須要進入僑大先修班,當時,第一次感受到讀書的壓力,潘醫師回想在澳門的學習生涯,都覺得非常的自由快樂,學習是自己的興趣,她總是記得老師講了一個大家耳熟能詳的故事「如果今天你被搶劫了,你身上的財物可能都被搜刮一空,但是你的知識是不會被搶走的。」潘醫師覺得這個故事真的十分真切。但各國僑生都為了分發到好的學校拼命背書,潘醫師也不例外。潘醫師一心想進入醫學院,當一位外科醫師可以救人,但因為國高中的念書環境實在跟台灣相差太多,沒有太多的考試經驗,因此成績未能分發到名額較少的國立醫學系,只能分發到私立的醫學系跟國立的牙醫系,最後種種考量,潘醫師選擇了先到台大牙醫系!

「當時的校園生活與其他台灣大學學子有著不同的學習經驗,最辛苦是大一那一年!」

聽說在醫學院台灣的學生第一年是輕鬆的,但對於潘醫師在澳門的自由學習歷程,這些課程很多卻是她第一次接觸,所以要比其他同學們加倍的用功,且從小潘醫師都沒有熬夜準備考試的習慣,超過十二點就昏昏欲睡,回想起來,雖然台大牙醫系六年來從來沒有被當過任何一門科目,但頭一年是真的很辛苦。

為了不想讓家裡負擔自己的生活費,除了獎學金,潘醫師也兼職家教,因此念書的時間也被分割部分,更顯辛苦。當時潘醫師一心想著進牙醫系後轉醫學系,但漸漸發現牙醫是一門要經常動手做勞作的學科系,需有藝術成分又能幫助到患者,因為潘醫師自小喜愛藝術、繪畫、書法,後來更在很多概念課程中,發現原來牙醫師也可以幫助患者進行許多手術,或者是把患者有問題的牙齒、不夠漂亮的外觀,經過牙科處裡之後重建信心、獲得健康、改變一生!

「牙科是科學與藝術的結合,不同於醫科,如果手藝不好,是很難當位好牙醫的!」

將一個長方體的石膏雕刻出正中門牙、側門牙、大、小臼齒的「齒模雕刻」成為潘醫師愛上牙醫系的關鍵之一,從小就很擅長勞作、喜歡藝術的潘醫師在這項專業上得到許多成就感。我跟許許多多台大牙醫的同學相反,大家大一是玩樂放鬆的一年,我卻是最辛苦的一年,但畢業前「手藝」卻是大部分同學的難關,我卻因為喜愛勞作、藝術,覺得得心應手!

六年磨一劍,台大牙醫系學程

牙醫師每天的工作都必須花很多時間在車牙齒,為了患者進行各項手術,所以如果醫師的手不穩、做工不仔細,做出來的假牙和牙套一定會不夠密合!如果發生開縫的情況必須要靠「黏劑」來填補,但過不了多久也會開縫黏劑鬆脫後,導致假牙不密合而發生蛀牙,但患者多數無法得知箇中的差異!所以牙科醫師的手藝與細心是非常重要,所以如何養成精細的技術也是牙醫師在求學六年之間必須養成的。

除了需要耐心與手藝之外,牙醫的專業分工也非常細,在台大牙醫就分成九個大科,包含兒童牙科、一般牙科、牙髓病科、牙體復形科、牙周病科、口腔外科、補綴科、矯正科、口腔診斷科。在大部分的知識都學習後,「大五」進入診療間擔任醫師的助手學習實務經驗(見習),「大六」開始跟著主治醫師一起看診(實習)。

2003年,潘醫師從台大牙醫畢業後,決定直接到診所工作學習。

新任醫師的職場挑戰,最終找到自己的志業!

第一年就業的潘醫師在第一間診所學不到技能,薪水也只有其他同學的一半。

所以在一個多月以後,潘醫師就決定尋找第二間診所,遇到了一個很願意教導和添購設備的台大牙醫學長,於是就加入了學長的診所,也租了診所對面的房子,每個禮拜都上七天的班。當時的生活非常的疲勞,從小身體很好,幾乎不會生病的身體健康情況也越來越差。每天的生活都必須彎著腰工作、全神關注與患者溝通細節,講解術後注意事項等等,還要教助理,每天早上十一點到晚上十點,真的負荷很大,她才發現牙醫師的工作真的很辛苦!也因為比別人付出更多的時間心力在工作上,也在不斷參加各類醫學研討會、查看文獻,漸漸練就出非凡的判斷能力與臨床技巧,總是被患者稱讚:「給潘醫師治療真的很放鬆!是一種享受。」,也越來越多忠實粉絲,也接著被兩間診所邀請至該診所看診。

經過幾年的磨練,潘醫師因為做工十分仔細,所以慢慢在業界得到不少好評價,但堅持「健康優先於美感」的理念時常會與越來越重視「美容牙醫」的前診所理念不同,所以最後決定出來開一間符合自己理念的診所,一間能夠為患者兼具健康又能重視美感的牙醫診所,並且將自己的時間逐漸空下來從事自小喜愛的慈善工作回饋社會!

健康優先,美是附贈

真誠說真話,細心做診療是許多人對於潘醫師的正向評價,在正式從業的第 17 年,潘醫師已經成為台灣於「全口美齒重建」具有代表性的醫師,也成為國內外許多醫學研討會的講師,與會醫師都希望聆聽學習潘醫師的臨床技巧,潘醫師總不吝分享!比起許多牙醫診所,潘醫師對於助理同仁有很多的要求,但對他來說,病人花了那麼多錢做診療,診所就應該花相對的時間告訴病人要怎麼讓自己更好,維護牙齒的後續健康。潘醫師總是強調「五十分醫生,五十分自己」,她認為所有的醫療都一樣,不是看病治療就有用,最重要的是讓患者了解如何照顧自己、改變生活習慣。為了讓全人醫療在自己門診真切實現!無論遇到什麼樣需求的患者,潘醫師一定會強調在請她協助牙齒美容之前,一定要先把牙齒的健康問題處理好,而且也會清楚和病患說,無論花再多錢、找再好的醫生,自己的生活不正常,沒有儘早處理、事後照顧,有錢也無法有好結果喔。

植牙如果有好的照護觀念,植牙和其他手術的成功率都是很高的。

1965 年,瑞典骨科醫師 Branemark 與口腔外科醫師合作,植入了全世界第一隻人工植體(人工牙根)到他的病患 Larsson 的口腔裡,當時震驚了牙醫界,但潘醫師點出更值得讚嘆的是,當時擁有全世界第一顆植牙的病患在 2006 年過世時,植體都完全沒有問題。潘醫師說明,植體不像真牙一樣會自己修護,所以如果沒有好好照顧,就會感染,慢慢骨頭下降後,就會鬆脫失敗,但相反的如果有按照醫囑定期回診檢查、加上清潔正確,則可使用一輩子。所以潘醫師面對自己的病患都會再三強調要好好照顧自己的牙齒,及按醫囑定期回診,可保障術後的成果。

找到自己的專業,結合自己的特質

「我堅持詳細與患者溝通治療計畫後才會開始動工」

潘醫師與許多牙醫師不同之處,是她認為手藝以外,聆聽患者的心情、期待、困擾後才開始治療,是更重要的治療藝術!潘醫師認為往往只多花一小時溝通,卻能幫助患者解決,困擾他們大半生的牙齒甚至健康問題!

治療前的完整耐心溝通跟有精湛的手藝,為患者治療是同等重要,看診至今17年,她總是花很多時間跟患者詳細溝通,也時刻傳達這種觀念予診所的其他主治醫師及助理人員,她認為整個團隊的同步才能最理想的解決患者的問題!因此視病如親、將心比心是潘醫師天天掛在嘴邊跟診所同仁分享的,她說想要把自身的工作做好,令人既滿意甚至感謝,將心比心、換位思考是關鍵!而且沒有最好只有更好,更是她一直對診所每位同仁的勉勵。

不同於一般的社區牙醫,一年可能只做兩三件極為困難的案例,潘醫師的專長便是「難症重建」,所以雖然目前台灣的牙醫診所林立,魔法牙醫依然能在困難的案例上獲得許多病患青睞。因為對她來說,每一次的難症處理、全口重建都像是在做一次藝術創作,除了標準診斷外,她也會花更多於其他醫生診斷的時間處理內口與外觀的美感,投入經費提升設備與技術,將不斷跟進的醫療技術與潘醫師對於「美」的天生直覺與掌握,成為她與其他牙醫師最大的差異。

但潘醫師說「我的患者絕大部分都是疑難雜症,要花費許多費用,但聽過我的治療計畫及看過案例後,絕多數存了幾年費用後,還是會出現,因為知道專業的醫師能幫助自己改善口內狀況,也許需要隔四五年,但有了時間和預算,還是會回來。」

如果想當牙醫師

潘醫師認為,在牙醫生涯其實是非常辛苦的,牙醫跟其他醫科不太一樣,單靠豐富的知識是不足以去應付所有的疑難雜症,雖說學富五車固然重要,但也不如你有一手好手藝,回想班上的同學往往第一名得到書卷獎的,在成為牙醫師後並不一定是一位出色的牙醫師,反而成績普普甚至被當掉的同學,因為手藝傑出,成為了數間牙醫診所的院長。潘醫師她本身對於藝術、書法、繪畫等等充滿了興趣,然而牙科是科學、藝術的結合,她很慶幸找對了她的職業,她的職業也是她的志業。

當然身為一位醫師,即使下班後看論文、學習新技術,假日還要上課進修是應該的,是的確會占用到一些家庭、娛樂、私人時間,但這是一個負責的表現,所以您想成為牙醫師也應該要有心理準備,您未來的假日還是要不斷的進修學習新的技術,才能讓自己的能力跟上且不斷進步的醫學發展。不過最困難的還是得在高工時的生活狀況下,必須對於病患保持耐心,回答各式各樣的疑問,而且隨著各種網路平台與評分機制出現後,牙醫師的態度很容易被檢視。

「開診所會遭遇很多挫折」

潘醫師對於治療各種疑難雜症已是駕輕就熟,但讓訓練有素的助理能長久留在診所服務是困難的,反倒患者跟著她十幾年的比比皆是;潘醫師由於對看診細節非常注重,盡管給予高薪好福利,也難有願意承擔責任、有肩膀、抗壓力強的助理「長期留任」,雖然潘醫師的評價一直很好,但比起看診,助理的教育訓練是潘醫師未來想要突破的挑戰!為了讓每位醫療夥伴一到診所就能對患者將心比心,與診所團隊同步價值觀是非常需要管理巧思,包含護士助理人員的臨時休假制度,看似單純的請假卻會嚴重影響醫療品質及結果。雖然管理嚴謹,為患者把關是院長的責任,但政府時常因為對於產業沒有深入了解而設定許多限制,是現在醫療產業所有要面臨的另一挑戰!

最後,如果目標是要自己開業的話,除了資金、了解設備的保養,還必須花時間處理診所的管理、營運,面對客訴,甚至無理的醫療糾紛。所以要當一個牙醫師做事都必須十分緊慎小心。但如果對於幫助別人有熱情,牙醫師絕對是個可以落實理念的工作!因為看到許多治牙的患者在完成全口重建後的那份喜悅,是從心底感到成就感。

Sha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