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運動就不能讀書。專訪跳高好手 北醫呼吸治療系 辛芷妍

誰說運動就不能讀書。專訪跳高好手 北醫呼吸治療系 辛芷妍

文/趙浩宏
攝影/趙浩宏、辛芷妍提供

「我很喜歡運動完的感覺,覺得運動完後心思清晰的感覺很好。可以幫助我更專注學習。」

從三年級就開始跑步的辛芷妍從小就很喜歡運動,當時就讀蘭雅國小的芷妍因為學校很推廣運動的風氣,所以和同學一起加入了田徑隊,參加北區運動會。對她來說,運動是生活的一部分,沒有想過要當運動員,但很熱愛在田徑場奔跑跳耀的感覺。

自由選擇,自己的生活

從國小就很熱愛運動的芷妍在上了國中以後開始感受到社會對於「好好唸書」的刻板期待。從整個環境到身邊的長輩都開始給予她越來越多的壓力,要她好好念書,但當時芷妍並不希望轉換生活方式,讓「讀書考試」塞滿自己的生活。好在當時因為體適能要測量立定跳遠,被老師發現她特別優越的跳躍能力,所以鼓勵她做自己喜歡的事情,讓她破例在國三進入學校田徑隊,一邊準備比賽、一邊唸書。

「我很幸運,身邊的師長都沒有讓我被傳統的觀念束縛,支持我邊運動邊唸書。」

蘭雅國中在當時的田徑隊每週的練習時間很長,大部分的同學都是要直接拼體育班,走專業運動員的路。但芷妍跟學校溝通,一週比別人少練兩天,她沒有想過要當職業運動員,希望能夠持續準備比賽,也要好好念書。當時成績持續保持全班前五名的芷妍回憶當時,覺得運動讓她更有精神好好念書。在國三壓力最大的那一年,都是藉由運動讓自己能夠紓解每天巨大的升學壓力,後來她成功進到了中山女中。

重視升學,沒有運動紓解壓力的學習

進入中山女中以後,跳高的競賽機會就突然消失,在中山女中運動不是那麼被重視,體育老師也知道學校的方針還是以課業為重,所以也不太會幫忙,連跳高墊也沒有。雖然在學校依然會有機會參加全市的跑步比賽,但學校都只會在兩週前告知芷妍,也很難有好成績。

「高中以後,因為沒有運動,讓自己的壓力無法抒發,雖然花了比較長的時間,但感覺學習表現就是沒有比較好。」

在進入高中的頭兩年,每天繁重的課業壓力讓芷妍越來越不曉得為什麼要唸書。從小到大都喜歡天文、物理的她到了高中以後,因為物理課業成績讓自己沒有什麼成就感,所以讓她當時放棄了小時候的志願,直到後來因為學姊鼓勵選擇三類,接觸了生物的人體部分時,忽然發現「幾轉」有很多有趣的前因後果,於是對於生物與醫學產生興趣,決定往醫療領域走。

回想起中山女中的三年時光,自己真的越來越失去學習熱誠,為了面對升學壓力,大部分的時間只會因為必須應付考試而看書,所以在中學的時候對於小時候喜歡的天文、體育慢慢失去熱情,直到自己進入大學擁有自己的時間以後,才開始找回學習熱情,涉略不同的事物。

走回運動場,掌握自己的生命節奏

高三畢業後,芷妍成功進到臺北醫學大學呼吸治療學系,雖然課業繁重,但擁有更多自由的她,決定資源再匱乏也要走回運動場。

不過在臺北醫學大學運動並不被重視,所以一開始想要重回運動場並不容易,直到有一次體適能立定跳遠測驗,芷妍跳出了 240 公分的距離,成績遠遠超過台北醫學院的學生,讓體育老師十分驚訝,懷疑芷妍是不是看不懂量尺。於是在確認後推薦她認識自己在文化大學教體育班的妻子(曾經是台灣女子撐竿跳的紀錄保持人),推薦芷妍接受訓練,擔任乙組選手。所以一進入大一,芷妍就重新拾起自己的體育天賦,來回於擁有訓練場的北士商訓練撐竿跳與跳高。

「我記得當時老師還以為我傻傻看不懂,怎麼可能跳到兩米四。」

突破自己,學會不放棄的態度

「跳高是一門很仰賴技術的運動,好在國中的教練把基礎訓練得非常好,所以相隔三年以後,只跳了一次就讓身體記憶全部回來。」

芷妍回憶起當時重回運動場的那一刻

第一次比賽,芷妍就獲得了跳高第二名、撐竿跳第四名的成績,雖然因為並非大專體育班,比的是乙組競賽,但依然有不少高中升大學時,決定不念競技科系的運動員參與競賽。

不過在大一第一次參加全國大專運動會的時候,芷妍因為心理狀況沒有調整好所以失常,跳高只得到了第四名,心情非常的沮喪。但她並沒有氣餒,升上了醫學院課業繁忙的大二,依然繼續報名比賽。

大二的時候,芷妍在一整年的調整與訓練後重新回到競技場上,這一年學校的課業越來越重。在臺北醫學大學沒有相關場地也並不這麼重視的情況下,芷妍仰賴著對於自己的信任以及自我突破的期望再次參加全國競賽。對她來說,運動雖然不是自己的職業路徑,但她仍然想要突破過往的能力,不是挑戰別人,而是挑戰自我。

「自己喜歡的事情,再辛苦也要想辦法克服。」

到了比賽當天,在試跳的時候,芷妍不小心扭傷了自己的腳,當時心裡非常的沮喪,甚至一度想說要不要放棄。但是當時她心想這一次可能是自己生涯的最後一次全國競賽,所以她決定忍著疼痛,選擇最後一搏,最終為自己獲得了全國第二名的成績。

「運動的過程中,學到的並不只是運動的技術。跳高的過程並不像球類運動,我們必須不斷重複的動作,遇到很多次的高度瓶頸,我覺得這就像是我們生活中遇到的許多困難一樣,在不斷嘗試突破瓶頸、超越極限的過程中,我也學會了面對困難的態度與堅持。」

選擇呼吸治療系。陪伴病人面對生命挑戰

因為家人曾經遭遇過重病,所以芷妍再升大學選擇科系時想要接觸病人和重症照顧。而呼吸治療系,面對的每一個病人都是在生死邊緣,而他們的任務,就是要陪病患面對艱難,活下去。

呼吸治療系畢業後的工作多半會成為呼吸治療師,通常會由胸腔科的醫師判斷病人需要插管後,就會交由呼吸治療師接手治療,依據病人的狀況設定呼吸器的容積、壓力、吸吐氣時間等數值,幫助病人能夠就由儀器來協助功能受損的肺部運作。

呼吸治療師在醫院是採三班制,要隨時關注住院病人的呼吸狀況,並且協助呼吸器給藥,如果好轉後就會改由其他替代設備或是判斷必須長期仰賴呼吸器,那就會氣切,並且轉交給長照單位的呼吸治療師,協助轉為居家安置。

呼吸治療師需要就讀四年,在大四的時候需要一年的醫院實習,並且在畢業後考取證照就可以進入醫院就業。而如今大三的芷妍還剩下最後一年的實習就要進入醫院就業,雖然她目前暫停了她的運動員生活,但她依然會保有運動習慣,接受接下來更艱難的挑戰!


Sha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