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兼顧理性與感性的判決。 專訪民事法官 歐陽儀

找到兼顧理性與感性的判決。 專訪民事法官 歐陽儀

文/ 閉恩濡
攝影/ 閉恩濡

和人發生衝突時鬧得不可開交,是否會期待一個公正客觀的第三者評評理?民事法院就具備這項功能。人與人間在私領域下面臨的各種狀況,無論是從生活瑣事、婚姻家庭、鄰里關係、公共場合、經濟活動、甚至鉅型商業交易等面向所衍生的財產或利益糾紛,都可以透過民事訴訟請求法官裁判。這次我們前往台北地方法院,拜訪了歐陽儀法官,分享民事庭法官的工作內容。

民事訴訟範疇,小至超商購物,大至公司經營權

台北地方法院,空間雖不寬敞,卻總是有各式各樣的人神色匆忙,除了雙方當事人、律師、證人、關係人外,現場還有許多記者抬著攝影機走進走出,及停靠在法院外的數輛SNG車嚴陣等候。

「聽說今天有某位網紅要來開庭!」受訪對象歐陽儀法官解釋眼前蜂擁擠在法院走道紅地毯兩側的攝影機群與人潮,原來是有名人陷入民事糾紛中。「網路PO文跟民事案件有什麼關係呀?」「如果有人公然遭到無理的謾罵或不實抹黑,光是名譽權受到侵害這件事,除了訴諸刑事罪刑的懲罰,也可提告民事訴訟尋求權利的救濟。」民事事件是指個體彼此間,因買賣、借貸、租賃、僱傭、仲介、承攬、委任、保險等等契約(或類似契約)關係,抑或契約關係之外,諸如雞婆多管事(無因管理)、天外飛來一筆別人手滑按錯的匯款(不當得利),甚至車禍造成的醫藥或修理等花費、某人因故意或粗心大意讓別人受到損害(侵權行為)等私領域的紛爭,皆可以請求法院就雙方的主張及聲明來認定事實、適用法律,由法官們審理後作出中立的決定,止息紛爭。小至日常購物,大至公司經營權,都屬於民事的範疇。

民事訴訟與刑事訴訟的不同,在於其以「被告是否侵害原告權益」的角度看待案件;刑事案件著重在定奪某行為是否構成危害旁人、社會、國家的犯罪,進而應否以國家公權力執行該有的處罰?至於民事事件則考量如何以金錢填補當事人的損失,俾回復到原本利益平衡的狀態為主。例如,同樣是「夫妻關係中有一方外遇」的情境,刑事訴訟的角度可能對被告論以「通姦罪」,民事訴訟則是命「被告賠償原告所受的精神損害」。民事與刑事分別從不同的面向,守護我們的生活,而在閱卷、開庭、寫判決的三大環節中不斷思考論證,就是民庭法官的日常。

感性理性兼備的優雅靈魂

歐陽儀的父親畢業於臺灣大學法律系,小時候的她,常跟著父親參加同學會,看到擔任法官、檢察官、律師的叔叔伯伯阿姨,談吐沈穩而有邏輯思辨,口條清晰便給,富有正義感,都在小女孩的心中種下對法律人的好感。然而興趣廣泛的她,並不是自始就以法律作為職志,反而是在音樂專業出身的母親安排下,自孩提時期即藉由接受古典音樂的嚴格訓練、參與演奏會面對觀眾,來幫助她克服天生內向害羞的性格。

就讀台北市立南門國中音樂資優班期間,歐陽儀因父親公職外派至我國駐美的經濟文化辦事處,而全家移居紐約,隨即考入紐約三大音樂名校之一的曼哈頓音樂學院Pre-College主修小提琴、副修鋼琴,並經甄選後,同時就讀在音樂藝術及學科領域都輩出傑出校友,諸如好萊塢影星、百老匯明星等的Fiorello H.LaGuardia High School of Music and Art & Perorming Arts;美國學制的高中4年(即從9年級至12年級)因學術科成績優異以全校第二名畢業時,順利通過重重考試獲得曼哈頓音樂學院大學部的獎學金,甫將拜入世界級小提琴名家Zukerman及Kopec門下,卻適逢父親外派任期屆滿、欲舉家返國的劇烈變化之際,她重新思考,除了已經很熟稔的音樂領域外,是否是再增添新技能、擴展不同視野的時機了呢?小時候對法律人的嚮往又油然而生,她決定保留美國學籍,返台放手一擲參加大學指考,幸而進入臺大法律系財經法學組就讀,大學應屆畢業通過國考後,基於想要理解學理與實務如何接軌,旋即投身司法官的工作。

進入臺大法律系之後,歐陽儀並沒有因此和音樂切割。她從來沒有放下手上的樂器,除了參加臺大交響樂團擔任小提琴首席及副團長外,平日也會與專職音樂家、愛樂同好一起在國家音樂廳進行多次獨奏、室內樂、交響樂團等演出,且在大二暑假獲得奇美文化基金會贊助出借博物館收藏名琴、名弓,讓她在臺大交響樂團巡迴演出擔綱Glazunov小提琴協奏曲獨奏時,使所有聽眾感受音樂的美好,而以往奠基的深厚音樂素養,也成為她日後於繁重法官工作之餘,讓身心靈隨時歸零、思緒清澄、補充正向能量的方式。

「音樂與法律雖屬不同學門,卻有相像之處。」

許多人直覺將「音樂領域」歸類為「感性」特質的人擅長,將「法律領域」歸類為「理性」特質的人較適合,但歐陽儀卻不這麼認為。同時學習音樂與法律的她發現,這兩項領域各有須展現「感性」與「理性」之處。法律看似是一門客觀嚴肅的學問,但每個案件終歸是在解決「人」發生的問題,脫離不了人心人性,因此法官必須要在情理法,法理情之間找出適當的平衡,並且充分理解當事人困境,做出最適切的判決。

好比專業的音樂家在進行作曲及樂曲詮釋、樂器演奏,除了培養浪漫的心性與素養,想要進步,就必須多花時間在專業技巧上的客觀理性分析與揣摩。而這份對於音樂的喜愛,也讓歐陽儀特別養成在判斷案件時的感受力與各種人情冷暖之間的理解。

善用資訊與傾聽,成為更全面的法官

年輕法官多少會受到外界質疑,認為「沒有太多社會歷練,無法做出貼近生活的判決」,但對歐陽儀來說,年齡與思考的深度並非完全劃上等號,姑且不論法官從每日經手的海量卷宗中,所能看盡的人生百態、不為外界知悉的資訊或兩造間的糾葛,其質與量,均已不亞於一般人於平常生活中能親自接觸到的面向;民事事件觸及的案情,又往往因應社會商業模式日新月異,而有不斷的變化球,為了查明真相,作為稱職的法官,本來就須保有觀察社會脈動的洞悉力,及隨時自省檢討、與時俱進的學習力,在這個資訊普及如洪流的時代,有效率地篩選、吸收並累積新知,同時藉重各領域專業的鑑定或證人,並向富有智慧的法官學長姐們請益,在在都是補足生命經驗、讓自己成長茁壯的最佳解藥。

歐陽儀認為,民事訴訟涉及的知識領域很複雜,她曾經為了審理「土地所有權」的案件,像考古學家一般,整理土地所有歷史紀錄:台北市許多處精華地段的地契,都能追溯到清朝時期。

曾經遇過一個關於土地使用權利歸屬的紛爭,是某個擁有祭祀公業的龐大家族,在清末民初將宗族土地租給老百姓使用,讓租戶繳納地租後取得「地上權」可以在土地上蓋房子居住。往昔長輩都習慣凝聚子孫的力量,不會分割清楚土地的所有權屬於哪位子孫,然而隨著百來餘年過去,家族開枝散葉、管理者一代更迭一代,也分不清哪些具法律效力而哪些並沒有。現任地主在取得遺產後,決定進行清算,不承認目前的租戶具有合法居住的權利,因此交由法官裁判。

為了讓雙方當事人都得到清楚的答案,歐陽儀會同雙方及地政人員到場勘驗測量現狀,但在百餘年間,這幾塊地不僅是地籍線已重新測繪過,原本蓋在地上的房子結構與面積亦有些許變異,所以她回到辦公室又翻看比對了該幾筆土地過去所有土地台帳、地籍圖、空照圖,甚至還研究了古時候的「鬮書」、族譜、分管契約等,且因日據時代使用的丈量單位和現代不同,也一併查考了古今土地測量單位的換算方法。一路勾稽複雜交錯的資料,並整理成清楚的判決,讓當事人看見她的用心,心服口服。

「有些事情必須以判決的白紙黑字來清楚交代,有些事情卻因牽涉到家內紛爭、涉及的層面甚廣,不是靠一紙判決就可以幫助大家解決問題,此時就需藉助調解的機制。」民事案件用金錢衡量當事人的損失,情感卻不見得能靠金錢補償。

法官不只是做出判決

歐陽儀理性又兼具感性的心思,讓她在數年法官實務工作後,更深刻體認到法官的職責不只是對事情單純進行是與非、黑與白涇渭兩分的審判。有時更要絞盡腦汁幫當事人覓得一個全面解決紛爭的途徑,此時歐陽儀會選擇民事訴訟中的調解制度,為當事人研擬最合適的結論。

「我曾遇過一個案件,當事人原本是整家感情和睦的兄弟姐妹,卻為了如何使用父母遺產,承父母遺願照顧身心障礙的手足,在法院吵得不可開交」因為兄弟姊妹間既要擔負接下來數十年照顧身心重症的手足的重任,何謂必要花費、開銷項目、計帳對帳方式,都各有各的為難與立場,原本講好的模式也衝突不斷,在手足之情已遽生裂縫,彼此煙硝四起、喪失信任的情形下,由兩方自行坐下來溝通達成共識,實是不可能的任務。

「對這個案件來說,調解才有可能幫大家解決問題。」畢竟開庭時間有限,本難以讓雙方暢所欲言,且基於法律專業,律師亦會將當事人陳述的社會事實,整理成切合法律構成要件的基礎事實,才能在法庭上進行扼要攻防,然此有時與真正的事實全貌尚有差距;就法官結案立場而言,本案從請求權基礎切入,很快就能以法律爭點為中心作出判決,但無論裁判結果是一方勝一方敗、或各有部分勝敗,毋寧是讓當事人又陷入另一種懸而未決的糾結,若一造不服或兩造均不服再上訴,一、二、三審級法院的審判期間至少需時數年,照顧手足的責任仍舊存在,開銷也持續增加,甚至必須就另外衍生的新糾紛再事官訟,猶如蠟燭兩頭燒,將大家的時間、精力與金錢都消耗殆盡。況且,法官們所為的裁判,依規定必須上網公布,當事人不想被外界知道的家務事、私事,一旦透過判決對外公開,親族彼此間的人際關係,有時就再也回不去了。

因此,歐陽儀決定把兩造都請到調解室,傾聽各自的說法,也讓彼此看見對方的考量與苦處,一步一步懇談並瞭解內情後,在雙方律師都很用心、努力找出妥適方案的積極配合下,她協同大家訂定了照顧手足的公積金使用原則,包含對該手足的生活開銷、醫療照護等費用如何以遺產支應,及透明的計帳對帳方式,並預先設想未來遺產用罄後,兄弟姊妹各家如何出錢出力共同照顧等。調解過程雖然花了不少心力與時間,但讓大家達成可行的具體共識,彌補手足親情的裂縫,圓滿了兄弟姊妹們父母的遺願,也防免日後官訟糾纏的可能性,她感到非常值得。

歐陽儀相信:「擔任法官最重要的,是保有一顆誠摯又虛懷若谷,不斷認真學習,仔細傾聽並換位思考、理解他人處境的心。」

知法懂法,保障自身權益

「法律」,對民眾來說聽起來嚴肅、看似遙遠,但實際上它卻無所不在,大家每日食衣住行的每個環節也都無時不刻在發生法律關係。

 在歐陽儀這幾年的民事審理經驗中,時常看到民眾因為不懂法律,而不知不覺放棄自己的權利,或作出對自己相對不利的選擇。對此,歐陽儀認為每個人都應該多多提升對法律的認識,這不僅是基於預防勝於治療的考量,在真有尋求法律資源的必要時,更能判斷如何找尋專業人士,並妥適說明自己的困境。「到超商買個小東西就可以構成民事的契約關係,懂得法律是為了保障自己的權益。」目前司法院有提供不少資源幫助民眾,例如司法院官網中,就有辭典解釋判決裡艱澀的字詞(裁判書用語辭典),現在也有許多法官匿名化身為可愛的角色開設粉絲專頁(例如「喵法官法庭日常」)推廣法律普及,或具名以簡明易懂的白話文撰寫專欄或解釋判決。希望宏偉莊重的法庭高堂之外,民眾能以更清楚易懂的方式了解法律,而不會因為不了解而產生畏懼或排斥─ 知法懂法,能夠讓大家培養精準的判斷力,擺脫人云亦云,更重要的是,不會讓自己的權利再睡著了!

責任編輯/ 趙浩宏

※司法院廣告
Shar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