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護人民權利不受公權力侵害。行政法院法官 梁哲瑋

保護人民權利不受公權力侵害。行政法院法官 梁哲瑋

文/ 閉恩濡
攝影/ 閉恩濡

作為法治國家,法律可以說是讓社會完整運作的「共同原則」。生活中的食衣住行育樂都有相關法律條文,人們因為財產、生命安全或情感出現糾紛時,也有做出裁判的司法機關保障彼此權益。但如果爭執的對象不是一般民眾,而是國家行政機關,該怎麼辦?本篇文章專訪台北高等行政法院的梁哲瑋法官,讓民眾了解行政法院法官的工作,也了解行政訴訟的意涵。

監督公權力依法行政的化身:行政法院法官

西裝筆挺的梁哲瑋,散發出正氣凜然的氣質。採訪前,我們先到法院裡的圖書館參觀。梁哲瑋經常在這裡查找德國公法文獻,作為審案的參考資料。行政法相對於民、刑法,是較晚發展的學科,主要內容為國家行政機關執行職務時所適用的各種法律(註一)。當人民因為稅務、土地徵收、社會保險、違章建築或交通罰單等問題,與國家機關發生爭執,人民認為行政機關自己的決定或作為違反法律規定,就可向行政法院提起「行政訴訟」。換言之,行政法院是司法部門監督行政部門行使公權力時是否合於法律規定、依法行政的司法機關。

(註一)行政法是法律中,國家行政權運作的國內公法總稱,涉及到行政機關執行職務時所適用的各項法律。

在行政訴訟過程中,法官會將行政部門對人民的決定、作為或不作為是否符合法律規定或正當行政程序,是否因此侵害人民權利視為審判重點。如果行政部門違法侵害人民公法上權利或自由,就會依人民一方的原告請求,判決人民勝訴;反之,如果法院審查後判定行政機關並無違法或違反正當程序的話,則可能敗訴(註二)。

(註二)如果是針對「行政處分」的行政訴訟,在提起行政訴訟前,法律規定還需要先向原處分的上級機關提出「訴願」,由上級行政機關審查處分是否不合法或不合理妥當。若訴願結果人民仍然不服,才可對這個行政處分再向法院提出行政訴訟,交由行政法院來審查行政處分與程序是否合法。詳細的訴訟流程請參考:行政爭訟程序流程圖

梁哲瑋近期印象深刻的案子,是關於《不當勞動行為》的裁決,公司(雇主)若有意打壓工會,勞方可以依勞資爭議處理法向勞動部成立裁決委員會申訴,請裁決委員會認定雇主是否有違反工會法的不當勞動行為,一旦認定以後,還可以對雇主下令改正或裁罰。然而,即使受裁決委員會認定,公司或工會若不服裁決,也可另外提出行政訴訟。

在這起行政訴訟中有兩個爭議點,其一,裁決不當勞動行為是否成立,前提是否要證明雇主有故意過失;其二,是否需要證明雇主本人或管理幹部有對工會活動不當施壓或干預,才需要由雇主出面負責。倘若需要證明而勞工無法舉證前兩者,勞工申訴很有可能不能獲得裁決委員會的保護。但梁哲瑋發現,兩項爭議點之所以出現,是因為臺灣的勞資爭議處理法、工會法不當勞動裁決多受日本法影響,他大膽地藉由德國公法學的分析架構,解釋兩項法律的立法意旨,認為只要客觀上可歸責於雇主方面所造成工會活動遭不當打壓的行為,裁決委員會都可依法宣告屬於不當勞動行為。這見解最後成為合議庭三位法官一致見解而作成裁判。

他認為,只要客觀上有打壓工會活動的事實,且可歸因於雇主方面而發生,即使並非出於雇主故意或過失所造成,裁決委員會仍應基於幫助工會對抗不當打壓的法定立場,先制止公司對工會的負面行為,是否要證明雇主故意過失而進一步處罰雇主,反而不是重點。受日本法影響的學說多數將「拯救工會」和「處罰雇主」兩件事混為一談,而梁哲瑋此次的判決有在《不當勞動法研討會》中被引用,與會研習日本法的學者據說也對這法理見解有所肯定。

家庭境遇驟變 決心轉向法政爭取權益

傳統印象中,冷靜而好問是非、條理分明的人才適合當法官,才能每天與複雜刁鑽的法條相處。有趣的是,梁哲瑋卻不認為自己年幼青春時,有這樣清楚的特質。大學前,他非常喜歡藝術,夢想當畫家,從小培養的美感來自家中經營的照相館,高中參加合唱團特別喜歡聽熱血澎湃的義大利歌劇。然而,高中時家庭的境遇改變也影響了他的人生志向。

當時,從小居住的房子突然被房東通知不再續租,家裡的照相館店面也跟著被迫收起來,父母在沒有法律知識的情況下,不知道如何為自己爭取權益,匆促搬家且頓失家庭經濟來源。這個家庭改變,讓梁哲瑋深深體會到,世界不是只靠「人情」和「習慣」運作,而是由「法律」作為運轉的規則,因此讓他決定往法政相關志向邁進。

梁哲瑋原本就讀政治系,大學時恰好發生「獨台會事件」(註三),使他接觸到法律系的演講:「政治系只講求權力的分配;法律系告訴我人民有『權利』要求國家,不得濫用權力。」剛解嚴後的動盪年代,民主意識在大學裡逐漸抬頭,讓梁哲瑋感受到戒嚴時期嚴峻不可侵犯的國家公權力也應受到監督的熱血呼喚。於是,他在大二時降轉法律系,一開始就立志投入公法領域學習為目標,期盼自己將來也能成為監督行政權的實務工作者。畢業後繼續攻讀研究所,經常和教授討論法理如何應用在不同個案,從而訓練思辨的能力。也因此,梁哲瑋取得實任法官的書類審查考試,考官也評價他文理清晰,法理甚佳。

(註三) 獨立台灣會案,又稱獨台會案,發生於1991年5月9日,中華民國法務部調查局以加入獨立台灣會為由,進入國立清華大學拘捕五個人的事件。這五個人可能因違反《懲治叛亂條例》與《中華民國刑法》第一百條的內亂罪,求處唯一死刑,被認為侵犯了《中華民國憲法》保障的言論自由,在台灣引發一連串的的政治抗爭。此五人最終獲判無罪,在民意壓力下,立法院通過修改《中華民國刑法》第一百條,廢止《懲治叛亂條例》。

深厚的公法學基礎,讓行政法確實保障人民

考上法官後,在地方法院任職多年,為了提升自己的學問層次,有助於一心想從事的行政法院法官工作,梁哲瑋曾到德國海德堡大學擔任一年的訪問學者。臺灣的公法體系大多參考德國,訪問學者的經歷,讓梁哲瑋審案時,只要發現臺灣公法法制與學理不完整之處,都會進一步追溯到相關的德國公法,並對兩者作出完整的對照比較,以探索個案適當的裁判決定。「沒有深厚的公法學基礎,我怕會對法條望文生義,以致保護或處罰到錯的人,不僅人民得不到妥善司法救濟,行政機關也無所適從。」

梁哲瑋經常深夜才離開法院,平時沒有開庭審案,也不斷在查文獻資料,尋找正確的法律意旨以實現個案正義,足見這份職務所承擔的辛苦。當問起「年輕時熱血的理想,現在有透過行政法實現嗎?」只見他眉頭瞬間舒展開來,眼神發亮的回答:「有呀!我覺得我每天都在實踐初衷,監督行政權依法行政,不得濫權。」他始終相信,行政法是「具體化的憲法」。

憲法確立了作為國家主體的人民,擁有的基本權利,以及民主、法治國的基本原則;行政法則將含意較為抽象的憲法,完整具體地呈現為可操作、適用並有明確法律效果的法律關係。尤其當憲法保障的基本權利受國家公權力違法侵擾時,人民應該如何尋求保障。多年過去,白髮逐漸取代青絲,年少時的熱血依然流淌全身,帶著他用司法保護人民的權利。

責任編輯/ 趙浩宏
※司法院廣告

Shar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