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棄遊戲開發事業、走過癌症,因為曾經平凡所以決心改變 林穎孟

放棄遊戲開發事業、走過癌症,因為曾經平凡所以決心改變 林穎孟

文/ 趙浩宏
攝影/林穎孟 提供

選舉剩下幾天,為了一篇還沒發的專訪一直思考,如何在不想過度涉及政治的情況下,好好述說一個鼓勵各個領域的年輕人投入政治、參與政治的故事,於是我們小小調整了一下內容,將三個月前咖啡廳的傾聽,整理後重現時代力量台北市議員參選人林穎孟的故事。

林穎孟是個平凡的女生,經歷過的事情可能跟妳我沒有太多不同,面對過平凡人會遭遇的所有風險與挑戰,但她沒有放棄,反而決定改變,秉持正向且堅強的心,他選擇用平凡的經驗挑戰不平凡的事情,與那些把持著資源與勢力的人。

媽媽不提的紅色頭髮

媽媽紅色的頭髮對對於林穎孟來說有著深刻的影響。從幼稚園開始,一頭獨特髮色的媽媽總是成為同學們關注的重點,不曉得原因,雖然穎孟和她的祖父同樣有著一頭黑色的頭髮,但媽媽與舅舅都有著家族獨特的隔代紅髮遺傳,總是讓同學充滿好奇,議論紛紛。

對年幼的穎孟來說這是一直環繞在心裡的疑問,直到逐漸長大,母親才坦言自己也不清楚原因,但這一頭不想多提起的紅髮讓媽媽過去時常會被鄰居欺負,被嘲笑是臺灣的「雜種」,心裡曾經有著很大的陰影。

也因此,穎孟從小就對族群議題很敏感,也逐漸開始對歷史和政治產生關注,了解政治與我們的生命如此接近。

到了國中,穎孟在學校的歷史課上開始出現越來越的反思,試圖在大量的中國史和地理中嘗試找出答案,試圖找出母親紅頭髮的源頭,但都找不到答案,覺得課本裡的東西與自己的生命充滿斷裂,讓她逐漸養成對於歷史和社會更大的求知慾。

不能忽略的台灣歷史以及女性議題

高中時,對於歷史充滿興趣的穎孟剛好讀到歷史學家張元撰寫的新教材,看到書中讓人思考的提問,讓她心生景仰,下定決心高中畢業後要追隨張元教授,在填寫志願時選擇其任教的清大人文社會學系。

大學以後,當時就讀社會系的穎孟有越來越多新想法,除了歷史,她逐漸認識社會學與政治學,也開始關注社會議題,尤其特別關注「性別議題」。穎孟當時很納悶,從小到大接受到很多傳統文化中男主外女主內的不合理待遇為什麼會延續。不能理解為什麼在過年時,自己因為是女生所以必須要跟阿姨和媽媽一起負責洗碗,而男生都不需要,當時穎孟開始質疑性別決定責任的「奇怪」邏輯,讓她除了族群議題外,也開始關注性別議題。

這段期間,穎孟開始參與社會運動,在當時參與了清大的異議性社團,然後在 2003 年投入第二屆的同志大遊行,當時是他第一次參與街頭運動,用身體感受初期性別運動的社會敏感以及在街頭上的恐慌,開始發現集體意識與動員的重要,讓第一次的走上街頭,成為她真正接觸政治的啟蒙。

卵巢癌的生命打擊

「當時我只覺得很突然,怎麼會在二十歲就發生這種事情。」

二十歲的時候,穎孟得了癌症,這對她的生命產生巨大的影響。雖然談起大學時遇到的噩耗如今輕鬆坦然,但在當時摘除一邊卵槽的穎孟從那時候起產生了許多價值觀上的改變。

當時穎孟還在唸書,初期,只是發覺肚子一直很痛、腹部一直腫脹,於是開始進行斷層掃描和各種檢查,馬上發現卵巢內的惡性腫瘤並且在一週內開刀、長期住院治療,從發現到治療,穎孟前後休學了一年的時間,學習雖然中斷,讓她很難跟上同學,但卻救回了一命,也讓他對於生命的抉擇總是有更多正向積極的想法與作為。

「生命中有很多意外,我們都無法掌握,所以我從當時就決定,以後一定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雖然家人本來就不太會干涉自己的決定,但在這件事情過後更願意聆聽女兒的聲音。返回學校後,穎孟開始更積極的參與性別運動,不只是同志運動,也投入許多不同的性別平等的倡議。並且在大學畢業後進入台大社會所,持續研究性別相關議題,將長期關心的同志議題與性工作者權益當作主題。

用社會學背景進入遊戲開發產業

研究所畢業後,穎孟有感於自己雖然一直關懷社會,對於社會運動也很投入,但對於產業與一般勞工有些距離,於是她決定要先去一般公司上班。

因為從小就很愛玩 3C、電玩,所以一出職場就先選擇了遊戲公司工作,並在進公司沒多久以後被編到開發部門做 UX 設計,研究使用者在前端的路徑設計以及後端的使用者分析,去調查使用者的邏輯,並且協助工程師修正,投入軟體開發。

雖然社會學與遊戲設計看起來無關,但事實上,社會學的專業與遊戲開發卻是息息相關,畢竟每一樣產品都需要了解使用者習慣,並且從個人到群體行為進行整理分析,而這和社會學所給予的專業有密切的關連。當時,穎孟非常熱愛這份工作,一做就待了四年,也曾想過自己也有可能就這樣走過一輩子。

持續參與社會運動

在遊戲公司工作的那四年,穎孟沒有停止過社會運動的參與。但一直到 318 事件發生時,穎孟才開始重新感受到重回政治的必要。

「過程中,我發現當我們個人在試圖挑戰政府時,公權力的力量依然很強,儘管我們同心協力,希望改變不合理的現實,但總是會有更可怕的東西從政府的手中出現,像是水砲,是我多年來在參與社運從來沒有見過的暴力手段。」

當時穎孟因為一直都在清大 FB 異議性社團裡,所以很快就收到反服貿運動時「攻佔立法院」的資訊,穎孟在當時雖然要上班,但一有時間就前往現場聲援,那段時間,接踵而來的暴力手段不斷從政府與警察的手中出現,儘管已經有大量的老百姓與年輕人參與,表示不滿,但政府依然可以有恃無恐,讓穎孟對於社會政治的疑問與熱情重新燃起,覺得想改變社會的心「如果只是在體制外是不夠的」。

雖然在當時穎孟還夢想能順勢自己成功的遊戲開發事業,努力成為一個能夠主導遊戲主題設計的主管,開發出一個跟台灣歷史文化有關,而且好玩的遊戲,連結以前對於族群與歷史議題的熱情。不過在 318 事件以後,她開始有個全新的目標,覺得年輕人應該有義務站出來,替換掉一些不合適的政治人物,改變兩黨惡鬥的現況、阻止傳統政治圈的黑箱協商,於是毅然決然放棄原本穩定的薪資,決定投入政治。

進入時代力量成為幕僚

「我的運氣很好,第一份工作就能跟與自己理念相符的立法委員共識。」

2016 年一月大選,時代力量取得五個立法委員席次後,新的政治力量崛起,許多不願意加入原本傳統政治勢力的年輕人有了新的選擇,穎孟也在當時加入了林昶佐 Freddy 的團隊,成為法案助理,成為穎孟的第一個政治工作。

「無論做遊戲 APP 和法案助理自己都很喜歡,但法案助理似乎和自己原本的專業又更接近一些,所以自己很開心。 」

和 Freddy 一起工作後,穎夢開始在外交與國防的事物上融入許多自己原本在產業所學習到的知識,雖然未曾做過政治相關工作,卻很快就得心應手,也做過很多自己很得意的法案提案,就以退輔會(國軍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為例,過往的退輔會都是以「安置」退休官員當作派任的重要參考,沒有想過所屬的瓦斯產業該怎麼經營,所以穎孟與 Freddy 團隊會協助建議這些官員如何調整經營方向,改善長久以來的政治陋習。

素人政治的挑戰與成長

 對於政治,穎孟不會輕易在價值觀上妥協,但在政治的工作邏輯上,她選擇謙虛學習。

「一路上有許多挫折,畢竟時代力量的五個立委大家都沒有太多政治經驗,想法都很直觀,時常被設計。所以這兩年來大家都在學習和調整,把對方可能的計算與操作放在考量中,做出應對的策略。」

在投入時代力量工作後,她曾經遇到很多挫折,尤其在「政治利益」算計上,違背了她一開始對於社會正義的想像。這幾年,他逐漸發現不同黨派的協商過程中,利益時常成為其他政治人物的重要考量,而非人民與社會正義。初期有很多挫折都來自一些明顯是正確的事情上,不只是協助林昶佐的過程中,整個時代力量在前兩年也時常因為沒有考量到大黨的政治利益而談判破局、被惡意攻擊與貼標籤,雖然一開始會很生氣,但後來穎孟也跟著這個全新的政黨學習,了解要與他黨有效討論一些議題,也必須預先把對方可能的政治利益放在說服的策略中思考,然後慢慢扭轉傳統政治劣習。

「政治圈的人會有一些特定的習慣,所以多年來也產生了許多盲點,雖然會有很多衝突,但我其實很樂觀,只要我們持續點出盲點、挑戰體制,一定會有很多正向的改變。」

不同於一些悲觀看待台灣現況的年輕人,曾經歷過生命劫難的穎孟態度特別正向,認為改變已經發生而且正在發生。

Freddy 的鼓勵,夢想的號召

「會出來選舉,其實跟自己的老闆 Freddy 有很大的關係。」

談到從幕僚轉為競選人的重大決定,穎孟很老實說「必須感謝 Freddy 的鼓勵」。在擔任國會助理期間,穎孟很常會在國會過後的檢討會上質問 Freddy 為什麼又不小心脫稿演出、質詢稿有一些沒有講到、讓對方官員講太多等建議。當時,Freddy 時常會在檢討過後,半開玩笑式的跟穎孟說「你那麼擅長而且關心議案,不應該只是盯著我,也應該要出來選。」而在這兩年間 Freddy 不斷鼓勵她投入 2018 選舉,認為她的熱情與能力應該可以站到第一線,成為年輕的力量。早從 2017 年開始,穎孟 就不斷思考這件事情,雖然自己想要多做些什麼,但走到第一線要放棄的隱私以及後續成為公眾人物得面對的壓力,在之前一直讓她無法下定決心。

「我覺得最後一刻,還是看自己有多大的信念。」

這段時間她不斷和自己對話,開始轉換心情,思考自己是不是應該正視缺失,彌補自己不夠的口條,放棄大部分的隱私。對她來說,幫助台灣人更認同自己的國家是她一直以來的心願,曾經迷惘的自己,希望能在有生之年能為了國家的尊嚴而努力。除此之外,穎孟也希望能靠自己的力量徹底改變填鴨式的教育,改變多年來一塵不變的教學制度,讓教室脫離百年框架,於是她最後選擇接受時代力量的號召,下定決心投入選戰。

「最大的挑戰是如何從幕後轉到幕前,還有大部分的年輕參選者都會有的經濟困難。」

投入選舉後,穎孟一直且戰且走,除了真的沒有太多預算以外,依然會有一些長輩會質疑看起來年紀輕、「太嫩」的自己。所以如何讓更多長輩相信自己已經準備好、能夠擔當,是一個很大的挑戰。但她知道自己必須面對困境,不能退縮, 穎孟期許自己能將新生代的想法帶入保守的政治系統中,儘管面對巨大保守的高牆只得一步步前進,但她絕對不會輕易放棄。

責任編輯/ 趙浩宏

Shar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