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家庭的維護者。專訪家事法庭法官 張以岳

成為家庭的維護者。專訪家事法庭法官 張以岳

文/ 閉恩濡

華人傳統觀念裡,「法不入家門」、「清官難斷家事務」等俗語,都呈現家庭問題之複雜,無法單靠一項法條、一份判決就能化解。然而,屏東地方法院少年及家事庭的張以岳庭長,卻認為「影響一個國家的國力,取決於家庭的健全與否。」他是一位「有溫度的法官」,視家庭的圓滿,孩子的健康成長為首要任務。此次專訪讓我們認識家事法庭法官的工作與其如何幫助家庭。

南國艷陽縱然強烈刺眼,肅穆的法庭仍舊讓人感到冷峻的氣息,但嚴肅莊重的氛圍,在見到張以岳庭長後,立刻化解許多。親切而樸實的態度,細膩的心思,溫和的言詞讓人難以想像他開庭時的嚴肅,只有清晰的邏輯稍見端倪。家事庭法官張以岳每天的工作場景,就是試圖為家庭的紛爭尋找圓滿的可能。

家事法官的工作內容

家事案件和一般民、刑事案件不同,訴訟以前大部分都會藉由「調解」解決紛爭。當事人調解中若遭遇困難,張以岳庭長因為專辦調解,便會適時介入,協助調解委員打破僵局,而一旦調解成立,交由他確認簽名後,便具強制執行效力。

當夫妻打離婚官司時,孩子最容易成為戰場上的「人質」,張以岳經常碰到父母在爭奪監護權期間,不讓孩子與另一方家長會面。例如他最近審理的案件,已離異的夫妻原先共同擁有兒子的監護權,但因丈夫指控妻子離婚前外遇,且對此耿耿於懷,於是來法院打算變更孩子的監護權為自己所有。調解期間,張以岳發現父親總是拒絕讓孩子與母親碰面,即使沒有明說,家中氛圍也暗示著和母親見面,就是「背叛爸爸」。但張以岳認為,孩子必須在健全的環境長大,懼怕和家長接觸的心態是不健康的。

他在法庭上告訴那位父親:「兒童不是你的個人財產,而是國家社會寶貴的資產」。

為了讓孩子與母親互動,他安排「監督會面交往」,母親與孩子在法院裡的會面交往室,經社工陪同下會面。社工會記錄父母雙方在整場會面時的表現,提供法官作為審判參考。在習慣會面後,孩子不再害怕與母親相處,放學時還能讓媽媽接回家。這起案件原本遲遲無法完成調解,因此交由張以岳審理,在他一連串的努力下,雙方最後調解成立,母親雖然放棄監護權,但仍擁有孩子的探視權,且不是看得到吃不到的權利,而是貨真價實、常常可與心愛寶貝見面的人倫之樂。

「如果只有審判而少了調解過程,就算我駁回爸爸監護權更動的請求,孩子也未必能跟媽媽好好互動。」家事調解機制,能讓法官更清楚家庭狀況,也能讓當事人更有效地解決問題。

以親身經歷看見家庭為生命帶來的影響

「我們一直在教育父母,要離婚就要讓孩子感覺不到離婚帶來的變化,因為父母的愛還是存在。」離婚雖然讓孩子感到遺憾,但仍然可以設定停損點,把傷害降到最低。曾辦理少年案件讓張以岳發現,許多參與犯罪的少年,其根源都來自失能的家庭。

他曾遇過一個案件,少年兩歲多時父母就離婚,且身為監護人的父親從不讓兒子跟母親見面。沒有母愛的照拂,父親也只用物質滿足孩子,導致其性格非常虛榮,喜歡在同學間逞「老大」。當少年因為行為偏差陷入吸毒鬥毆等犯罪,其個性早已定型,開庭時還與法警發生衝突,並且在遭收容後恐嚇法官。「某種程度上,犯罪的少年也是被害人。」少年與家事案件的經歷,讓張以岳深深了解家庭是少年犯罪的主要根源,也更堅定他辦家事案件的信念。

「我也是家暴家庭出身的孩子,若不是貴人相助,很可能也會走上犯罪之路。」

從小,父親經常在酒後歐打母親,弟弟更曾被波及受傷。張以岳和弟弟從小目睹家暴現場,國中雖然離家唸私校,但每次放假,他都急著回家確認母親和弟弟的安全,但左鄰右舍的指指點點多少讓他感到自卑。

高中二年級時,張以岳碰到了生命中的「貴人」,一位教授三民主義的老師,在課堂上傳遞國父孫中山先生的真正思想:漲價歸公,直接民權等等,國民大會的設立精神講解之詳盡,還說明理念如何在現實中走樣;當時恰逢八九零年代,解嚴前最動盪的時期,修憲議題及農民、勞工等社運不絕,讓他產生對憲法的興趣,且深覺法律可以幫助弱勢階層,便立志當律師,寒窗苦讀,終於考上了當年剛好熱門竄紅成社會組第一志願的臺大法律系法學組。

因曾歷經父親對母親多次的酒後施暴,張以岳在家暴案裡大力支持戒酒教育:酒後家暴的加害人經鑑定後,如有必要,就須強制上戒酒課程,如不配合,則會被起訴、判刑。三年多前,在當時紀文勝院長的鼓勵下,他參考當時臺灣家事調解教育學會理事長何惠玉所引進美加等國的學說與實務,首推以「生存依附」理論為基礎的「父母心理教育課程」,在排除家暴疑慮之前提下,讓當事人在調解前免費接受六小時的合作式父母教育課程。

今年更在吳進寶院長的支持下,開始實施「創傷知情」的父母自我成長課程,運用小團體的方式,在心理師、社工師帶領下讓父母認知到他(她)們幼年時期的創傷對現在家庭帶來的影響,希望父母增加合作意願,因認識自己而改變觀念。成長過程中的機運,讓張以岳有強烈的使命感,期許自己也能成為這些不幸少年與兒童的貴人,拉他們一把。

家事法官須具備的特質

什麼樣的人適合擔任家事法官?比起民、刑事案件,家事案件的審理過程相對更煩心,因此張以岳認為,擔任家事庭法官需要具備更大的耐心、同理心與「雞婆」的個性。

「喜歡管東管西,才會注意到關鍵」

當事人不經意地一句話,都可能透露更多家庭狀況。例如審理高衝突案件時,也要注意孩子是否目睹家暴或受暴,如果有,就要轉介教育單位輔導,甚至請社政單位列入保護。有些夫妻會以孩子的監護權做為調解離婚條件,但如果損害了孩子的利益,他寧可不簽署該調解,雞婆的跟這些父母說教,讓當事人明白家事庭的底限是在依據《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維護未成年人的最佳利益,不能妥協,讓不講理的父母知難而退,發自內心修正不當的行為。

 「想清楚你的目標、理想是什麼。」

張以岳作為家事法庭法官,期許自己能盡一份棉薄之力,改善家暴的代間傳遞,讓社會成為共好的正向循環。走出目睹家暴的陰影,他用手中的法槌,為家庭和兒少建立更完整的保護網。

責任編輯/ 趙浩宏
※司法院廣告

Shar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