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者的辛苦是必然。用毅力步步突破 專訪舞者黃薇潔

舞者的辛苦是必然。用毅力步步突破 專訪舞者黃薇潔

文/ 陳湘妤

和薇潔約在一間令人心情慵懶愉悅的咖啡廳,熱情的招呼下,薇潔絲毫無距離感。「我天生反骨啊,別人看到我就不會覺得我是舞者,我一點舞者的樣子都沒有。」薇潔的開朗與熱情能訊務地感染他人。

我問她,甚麼是舞者的樣子「氣質啊,哈哈哈哈。」她的自在與豪邁感染了身旁的人,相信也是這樣的率性任真,領著她走向自己的舞蹈夢想,同時燃燒著熱情,照亮身旁的人。

「在蘭陽舞蹈團練習的日子很辛苦,有一次因為一個動作做不好就被老師打到頭流血。」她一派輕鬆的口吻背後,有她對舞蹈付出的每一分辛苦汗水。我問她,會不會對這種高壓式的管教感到反感,她說不會,當時傳統教學方法培養出她的抗壓性,在日後遇到各式各樣的挑戰時,變得更有彈性,也更多能量去面對。

也曾放棄過舞蹈 薇潔直言:「太累了」

國小時接觸蘭陽舞團的經驗開啟了她對於舞蹈的熱情,但就讀高職時卻選擇了管樂班而非舞蹈班。

「練舞的日子其實很單純乏味,就是練一整天舞,重複一樣的生活。」

承認自己放棄過、挫折過,並說練舞確實是一件辛苦的事情,「太累了。」她說,不過卻也因為曾經離開過,再重新注視舞蹈之際,她更清楚自己所愛為何。大學畢業那年,是她第二次暫停舞蹈的時刻,由於長期支持她跳舞的父親過世,她想沉澱與安靜,並且思考更多可能。

「台灣的舞蹈產業環境有點差,我開始想著我是不是真的可以用舞蹈活下來。」畢業的第一年,她嘗試轉換跑道,改行做秘書,但在日復一日的工作中,她感覺自己的靈魂被消耗,「我很清楚我要回來跳舞。」

父親的支持,讓她擁有更多勇氣

幸運地,決心從事舞蹈工作的薇潔在舞蹈教室時,老闆娘對她特別照顧。讓她在學習舞蹈的同時,接下舞蹈教室的行政工作,可支撐薇潔當時的學費。

「一開始的日子確實很辛苦」薇潔直言「一個月只有兩千多元剩下來,但是慾望少一點、知道自己要甚麼,就可以簡約生活。」

後來薇潔在連續考了兩次後順利地考上雲門舞團,進入舞團之後,薇潔重回舞蹈教室教課。對於物質生活,薇潔從不過分追求,聆聽身體的聲音,與之共舞,這樣的生活,薇潔就已經很滿足了。

「我爸是那種木訥的人,可是只要我去考跟舞蹈相關的考試,他都會親自開車接送我。」

談到最後為甚麼選擇堅持下來,薇潔說,當年給自己最大支持的父愛也是很重要的一部份。小時候也經歷過叛逆期,與家人吵過架、翹過家,但是心裡支持著她往前走的,始終是父親對於女兒習舞的開明,不堅持她必須要以學業為表現,而在她熱愛的事物上,長久而堅定地給予肯定。

當舞者最困難的事情:不停地尋找靈感

問起當舞者最困難的事情,薇潔的回答不是大環境的惡劣,而是舞者自身必續持續接受新刺激的限制。認為大環境現在是這個狀態,某方面來說也必須是這個狀態,但每個人都在默默努力著讓這塊土地更好。「其實舞者就是有點反骨的人,有一部份的我們就是因為環境糟才就是要繼續跳舞的」她笑著說,暖暖的正面態度感動了我。「台灣現在的新聞會一直告訴你,環境很不好,讓大家都很悲觀很容易放棄」她接著說:「但是我真的相信,有心就可以做得到。」

薇潔談起舞蹈眼裡發著光,各種舞蹈她都不排斥碰觸,對她來說,學習各種舞蹈,就像讓不同的顏料、色調、光線在自己身上重新碰撞:「每一種舞風,都是一種重新詮釋、認識世界的方式。」每一次學舞,她把自己當成一個完全不會舞蹈的人,「歸零你才有可能成長」。除此之外,每一次教學也是她的靈感來源,她從學生身上發掘熱情,每每感受到學員間的進步,都可以讓她更清楚自己所愛的舞蹈,何其美好。

「對我來說,跳舞就是生活」,她這麼說。

人生就是要不斷嘗試

薇潔就讀高職時選擇管樂班,也意外地為自己的舞蹈人生添上不同於他人的色彩,在管樂班培養出對音樂的敏感度,讓他在跳舞時也能更精確地與樂曲共舞。「我是很愛玩的人,看到甚麼就會想要試試看、玩玩看」談到自己會不會擔心跳舞無法成名、賺不了大錢、或是活不下去,她搖搖頭說不會,他相信只要一步步地朝自己的夢想走去,那件事情就會發生。只要慾望不要太多,就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如果要跟同樣在舞蹈這條路上的學弟妹說話,你會想說甚麼?」我問她

「我會想告訴他們,該玩的時候玩,該認真的時候要認真,在自己能做的範圍內能做的事,就是好的事。」

如何選擇夢想與現實 她說:夢想不會不見

許多家長對於孩子選擇舞蹈的道路不慎諒解,薇潔覺得,和父母的溝通有很多種,但如果真的堅定自己想走舞蹈這條路,她會希望孩子怒力做給父母看,自己也會和學生的家長溝通,分享自己的故事讓他人知道,她說這是我的故事,我的故事沒有甚麼好值得焦慮的地方,你可以參考看看。

「那你想對徬徨不知該不該選擇跳舞的人說甚麼呢?」我問。

「嗯……」她稍微猶豫了一下「你當下想追求甚麼,就先去追吧!」

我問是甚麼意思,她接著回答:「你真的很想做的事情他一定會在,但如果你現在選擇它就沒辦法好好生活,你也不會快樂。你的夢想如果是跳舞,那它會在那裡,它不會不見。」

我突然了解,薇潔對於夢想的堅持,有部分來自她對夢想的信任,也因為這些足夠的信任,鋪成她長而堅實的道路。

責任編輯/ 趙浩宏

Shar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