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SU 啦啦隊世界銅牌特訪。和夥伴同進退的浪漫 輔大啦啦隊隊長 李孟哲

FISU 啦啦隊世界銅牌特訪。和夥伴同進退的浪漫 輔大啦啦隊隊長 李孟哲

文/ 趙浩宏
攝影/ 趙浩宏、FISU公開 

在比賽場地上,選手們逐步走上個個定位,屏氣凝神,雖然臉上帶著燦爛笑容,但沒有人敢鬆懈,因為在幾個節拍後,代表臺灣出賽世界大學錦標賽得選手們將在現場完成好幾組不能容忍任何失誤的高難度動作。比賽就在選手們一起高喊「Chinese Taipei」的高昂氣氛中開始,做了幾個月的特訓,受過傷也遭受挫折,這一次,披著中華隊制服「完美全上」,不只是代表自己的國家、自己的學校,也代表著努力不懈的自己與團隊,奪得首屆世界大學啦啦隊錦標賽銅牌。比賽過程中,綽號「喬巴」的隊長李孟哲從頭到尾聲嘶力竭,一邊完成自己的任務,一邊帶頭呼喊提高士氣,因為對他來說這不只是一場競賽,更是生命的一部分。

今年十月,由輔仁大學競技啦啦隊組成得中華隊競技啦啦團體組成功在波蘭取得 2018 第一屆世界大學啦啦隊錦標賽 (2018 FISU World University Cheerleading Championship) 競技啦啦團體組銅牌,幫助台灣在首屆賽事留下佳績。而在賽前一週,職人雜誌團隊就前往輔仁大學固定訓練的泰山運動中心,認識這群青春洋溢的運動員,紀錄他們的故事。

揚棄多媒體設計,追逐生命的價值

隊長李孟哲從高中一年級就開始擔任啦啦隊運動員。原本就讀育達高職多媒體科的孟哲,高中一年級就進入啦啦隊社,因為比較喜歡運動所以從一年級就進入啦啦隊,經歷連續三年訓練,取得許多優異成績,畢業後特招進到輔仁大學啦啦隊。

原本學設計相關領域的孟哲一開始也無法得到家人與老師的理解,但花了不少時間溝通以後,爸媽終於能夠接受自己對於競技啦啦隊的熱愛,也發現孟哲對於多媒體設計真的沒有太多的學習動機,所以開始願意支持他。

「選擇多媒體就只是覺得好找工作,為了生存。直到我發現真的喜歡的事情時,才開始藉由啦啦隊找到生命的價值。」

在當時,不只是父母,就連多媒體科的老師也不太能理解,認為好好學設計對於未來肯定比去跳啦啦隊好一些,但孟哲還是堅持自己的想法,覺得人生是自己的,無法回頭,於是越來越努力,也成功拿著好成績保送輔仁大學,進到台灣頂尖的大專校隊,延續自己的夢。

像家一樣的團隊,讓他堅持下去

「不過上了大學沒多久我就想退隊,因為家裡經濟遇到了問題,想放棄學業直接去上班。」

家境不太好的孟哲一上大學,家裡的經濟就遇到困難,每次上了整天的課、晚上接著練完啦啦隊之後,身心俱疲的孟哲還得去上大夜班,賺錢分擔家計,隔天一早八點還要上課讓他身上許多訓練的傷口都沒辦法修養康復,讓自己覺得非常的疲憊、心力交瘁,讓他想就此放棄學業。但在當時遇到了訓練他們的小肥教練陪他聊了很多,幫助孟哲好好思考如果就此放棄學業、放棄自己擅長的啦啦隊運動,那自己還剩下什麼?只剩下工作的人生還能快樂嗎?讓他當時想了很多。

「啦啦隊運動和許多運動項目不同,在團隊裡大家都是一家人,每個人一起進退,遇到困難總會有人安慰自己,就像家一樣,支持著我。」

孟哲因為是用運動績優生的身份入學,所以在學校必須四年持續以當時入學的項目「競技啦啦隊」為校比賽,也就是大家熟悉的「體保生」,所以他當時要留在輔仁大學只有兩個選擇,一個是持續一邊練啦啦隊一邊唸書和打工,否則就得荒廢學業,把精神和體力放在自己不能放棄的運動 以及讓自己能持續付出繳交學費的打工上,但這樣也畢不了業,所以勢必得同時運動、唸書、打工,平常校隊每週一、二、五放學後的六點到十點之間都要固定練習,但如果要比賽就會拉到連續練五天,十分辛苦,一路走來並不容易。但隨著自己的狀況被團隊的學長姐知道以後,越來越多人會鼓勵他、關心他,讓他逐漸從心境開始調整,讓啦啦隊訓練成為他的歸屬而不是壓力,反而有更多的力量面對眼前的困難。

合作至上的運動項目,成為畢生志業與目標

「不同於其他運動,必須面對撞牆期與孤單的練習,在啦啦隊項目上,每個人都是一體的,只要有一個人失誤、狀況不好,是所有人都會被受影響,所以我們需要互相幫助,向家人一樣,沒有人是孤單的。」

對於孟哲來說,啦啦隊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除了因為自己擅長這個項目以外,啦啦隊運動給他的團體合作感更是讓他會如此熱愛的主要原因,在場上,沒有人是孤單的。

在未來,孟哲希望自己能在畢業後持續留在啦啦隊競技這個項目,最希望能持續在輔仁大學當教練,然後加入職業隊,持續爭取國手資格。過去曾經和國手一起出國比賽過,覺得自己非常嚮往成為一個職業啦啦隊運動員,這是讓他擁有勇氣的運動,也會是他一輩子想做得志業。

責任編輯/ 趙浩宏

Shar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