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傻了孩子,電競選手不是天天玩遊戲就能達成 
專訪第一代電競選手 黃鈺勝

別傻了孩子,電競選手不是天天玩遊戲就能達成  
專訪第一代電競選手 黃鈺勝

文/ 趙浩宏

近幾年電競產業在台灣蓬勃發展,許多小孩也以電競為生涯目標,在家裡玩手機、玩遊戲,但看在不熟悉電競的家長眼裡卻十分頭痛,時常成為親子之間起口角的緣由,面對孩子說「這是我的夢想」、「你不懂」的控訴時真的束手無策,對於孩子口中的陌生產業充滿疑問,成為許多家長每天的教養煩惱。但到底「電競」這兩個字代表的是什麼?孩子把這個當成目標真的沒問題嗎?

身為一個老師以及社工,我時常遇到同樣的問題,而電競與設計、表演藝術、餐飲觀光特別容易成為孩子想不到方向時的避風港,所以如何確認孩子對於電競真的喜好,或者只是對於當下的逃避,也正在不停地找尋合適的方法。不過在進行釐清以前,我們必須承認,電競是一個「正經」而且有出路的選擇。

荷蘭市場研究公司 Newzoo 於年初發表了 2018 全球電競市場報告,評估 2018 年電競產值將成長到 9 億美元(約 270 億台幣),比起 2017 年相比增長 38 %。而投資額將達到 6.94 億美元,與去年相比增長了 48 %。更由於今年更多大型電競賽事的誕生,轉播授權的金額更是成長了 72 %。

此外,2018 年全球電競觀眾人數已經高達 3.8 億人次,目前全球三大市場北美、歐洲與中日韓,都在持續成長中,而這一種全新的消費模式至今已經成為一個重要的產業項目,有許多相關的公司都環繞著「電子競技」發展出來,不只是比賽選手,從媒體、活動、行銷、廣告到各種軟硬體開發,確實已經越趨成熟。

韓國目前為世界電競產業發展最蓬勃的國家,尤其在金融危機後,韓國政府發現遊戲產業在經濟崩潰時依然可以穩定獲利,所以開始主力扶持電競項目,配合國家遊戲產業發展,電競成為許多產業的必要投資項目,所以電子競技行業在韓國社會有著相對較高的收入。此外,韓國的電子競技也是從小就扎根,孩子從小就被支持玩遊戲,讓電競成為社會的一部分,也因此創造了許多世界級的選手。

在今年,23歲、法國出生的韓國電競選手 Huhi,從 2014 年開始成為韓國職業電競選手,不足1年時間就被美國挖角,效力美國《英雄聯盟》戰隊 CLG(Counter Logic Gaming)打中路位置,精湛的技術在全球有非常多的粉絲,更在今年取得美國傑出人才綠卡(EB-1A)。在中國、日本、台灣、歐洲都有許多韓國選手因為好成績被高薪禮聘,跟職業足球、籃球選手一樣,除了比賽薪水與獎金以外,還有許多代言收入、合法移民的機會,電競的傳播力更是無遠弗屆。

而在這篇文章,我們將藉由現為電競教練的臺灣初代電競選手黃鈺勝(G1 SEASON2 英雄聯盟世界賽 台灣區第二名 )的專訪來了解臺灣的電競產業與相關科系現況,讓我們釐清,當前的臺灣到底準備好了沒?孩子要怎麼踏上電競之路?家長又要如何面對孩子提出自己不熟悉夢想的當下呢?

主編:請問在還沒有電競的時代,你是如何接觸到電競,然後成為選手的呢?

鈺勝:我從國小就開始打魔獸爭霸、三國、信長,小時候都會跑去網咖打,後來就開始打英雄聯盟,當然一開始家人也不了解,以前都會被阿嬤捏耳朵,在那個時代比起當下更是艱難。

在開始玩英雄聯盟以後,我開始迷上「打積分」、拼排名,其實也沒有什麼原因,就只是很想要變強,每次打完都會做紀錄,直到我把積分打到兩千多分以後,ahq(ahq電子競技俱樂部)就早上我,去當業餘選手。開始參加大大小小的比賽,直到 2012 年打到臺灣區的預選賽(G1 英雄聯盟世界大賽)輸給當年的冠軍隊 TPA (台北暗殺星,Taipei Assassins),以亞軍飲恨沒有參加世界大賽。在那一年,TPA 也奪下世界冠軍,開啟了所謂的「大電競時代」。

從那一年開始,臺灣才終於看到電競這個產業的巨大,以及台灣的可能性。從民間企業到政府,出現了許多跟電競相關的事物,從企業參與、開設電競相關科系、電競主播培訓、開設電競替代役,都是在那一次世界冠軍以後,看到了韓國、美國的蓬勃發展而學習與跟進。

遊戲競賽就像是運動項目一樣,隨著近幾年快速發展,比賽和項目都越來越多,除了五打五的DOTA競賽,也會有越來越多的戰略遊戲、卡牌遊戲、設計遊戲陸續出現正式比賽、世界比賽,成為可以媲美世界型運動賽事的去球競技項目。

主編:雖然從小就開始打電動,但還是有持續升學,想請問是什麼樣的原因讓你決定兼顧課業與電競?

鈺勝:高中三年主要還是在學攝影,因為家裡沒有電腦,所以只好在放學後去網咖打電腦,對當時的自己來說玩遊戲是興趣,從來不會跟朋友打,每次都很認真的在專研遊戲的技巧,一心想要提升自己的等級與高手對戰,一路進到台服前一、兩百名,直到大一才被找去打電競,而在當時這還是一個沒什麼人知道的新工作。

在高中的時候課業與電競對我來說都很重要,沒想過能夠靠電競維生。直到後來,才為了追尋自己的夢想,在大一下學期選擇肄業專心比賽,跟著第一代的職業隊每天練習八到九小時,沒幾個月就打進英雄聯盟世界大賽台灣區預選賽的第二名,也很快的在比完賽後覺得自己實力沒有這麼強,不適合當選手決定退役。

說實在話,真正的電競比賽與一班國中生想像的差很多,是非常疲憊的,五個人一隊,每天都必須面對實力相當的對手,無時無刻都要和對方五人拼戰術、想對策,通常全神貫注打完兩場就精疲力竭了。而且與一般人不同,你的每一個動作都有非常多人在同步觀看,每次失誤都是要遭受眾人唾棄,和「玩」遊戲有很大的落差,必須面對非常巨量的壓力。

目前在台灣只有非常少數的人可以當電競選手,冠軍只有五個人,也只有冠軍能被看見。和運動選手一樣,台灣對於電競選手的支持太少,尤其在初期台灣人還不熟悉,第一代的選手很多都有不同的處境。

主編:哪些特質的小孩適合當電競選手?家長要怎麼看出自己小孩是真的把電競當一回事,適合嘗試這一條路?

鈺勝:電競選手最重要的特質就是得非常「不服輸」,必須把輸贏看得非常重,必須要有很強烈的得失心。要願意反省和承認錯誤,才能在每一次的勝負中看到自己的勝負。

我覺得家長很難看得出來,因為家長就不懂。但應該給孩子機會述說自己的想法以及規劃,我相信家長一定能聽得出孩子是不是認真有在規劃,如果有,那就讓他為自己負責,讓他嘗試。但在「電競選手」這條路上,一定要和孩子達成協議,如果在約定的期限內沒有穩定進度、跟上規劃,那應該要讓孩子去尋找其他的方向。

例如每天讓孩子在完成作業後打兩個小時的電競,並且要求他在一定時間內提升等級與排名,如果一直無法達成,那就應該嘗試其他的路。

主編:要成為電競選手有多難?在學校教電競,你看到這些已經有高分排名的學生選手,有什麼樣的挑戰?

鈺勝:非常困難,你看台大每年有多少人進台大醫科?少說有一百多人,但能有幾個人可以成為電競選手?每年根本不到 50 個,各個項目加起來全部也不到 200 人。每個行業都一樣,想要成為頂尖的人都必須要花費非常多的時間鍛鍊、磨練,還要犧牲許多自由與娛樂,無論是什麼行業都一樣,而「電競選手」代表的就是這樣頂尖的人。只有排名前幾名的人才會被電競公司看到。

我覺得現在人最難的就是認錯。很難有人會願意認錯後檢討和改進,和一般人一樣,多半會先責怪別人,而不是看到自己的不足,所以在學校我都會告訴學生,也許他們以後都會比我厲害,但是你需要先擁有會檢討反省的態度,如果在遊戲中學到這樣的態度,就算以後不往這方向發展,也沒有一個職業能難倒你。

主編:很多家長會認為電競科就是要騙孩子去唸,賺學生錢,可能畢業後也不會什麼技能但事實上真是如此嗎?

鈺勝:真的有這樣的學校,我們學校也有限定成績,但成績如果真的不夠好,還是有可能在訓練過程中找到一些技巧開竅,很快就從「銀牌」升到「白金」也不是不可能。但還是得給他一個期限,要他看清自己,不要浪費自己的時間。

老實說,真正高牌位的人也不用花每天五、六個小時玩遊戲,他只要勝率夠高,一天兩到三個小時就可以往上提升。如果每天花五、六個小時玩遊戲還無法提升自己的排名,那肯定是他的技術或反省能力不夠,一直在重複一樣的錯誤。不過很多小孩真的看不到自己的缺點,那就真的只是浪費時間。

不過有些孩子就算無法打到最前面的名次,他也能因為自己對於遊戲的深度了解,進到電競產業圈中的其他職業任職。可能轉職去做遊戲頻道、攻略祕技、分析師、電競選手經濟,所以在學校也是一樣,雖然沒辦法打到最強是無法進入學校的校隊,不過如果實力只是略遜,學校還是會教他們其他能力,幫助他們有辦法在未來擔任遊戲主播、賽評、導播、攝影,或是學習特效、頻道主。

另外在啟英高中目前並沒有電競科,電競是從電子商務科與資料處理科裡面挑出有興趣的同學額外開課學習、受訓,因為學校還不認為學生應該要完全投入電競,星期一到星期五都在玩遊戲,還是得學其他的能力,考取其他有用的證照。

責任編輯/ 趙浩宏

Shar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