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承日本研磨技術,浪子回頭的汽車美容師 易志昇

傳承日本研磨技術,浪子回頭的汽車美容師 易志昇

文/ 趙浩宏
攝影/ 趙浩宏、極緻汽車美容提供

穿過三峽老街,走到民權路上的「極緻汽車美容廠」,創辦人易志昇正帶著自己的夥伴用檢測燈仔細檢查車身鈑金上的細微擦傷,戰戰兢兢的面對眼前工作,不允許分毫刮痕殘留,正是汽車美容師易志昇對於自身汽車美容專業的尊重。

從 2015 年藉由日本汽車研磨大師金子社長協助,引進日式汽車研磨技術以後,易志昇努力在台灣推廣新的研磨方式,改變了過去幾十年來臺灣汽車研磨技術的不足,幫助臺灣的汽車美容技術走向全新的篇章,而這一路從來沒有輕鬆過。

從幫派走進車廠,浪子回頭的覺悟

很難想像,面對任何客人,只要一聊到汽車都願意細心解釋、耐心說明的易志昇,其實在 21 歲以前都過著混幫派的荒唐人生。但對他來說,荒唐的過去並沒有什麼好避諱,畢竟過去的茫然與覺悟對他來說正是走到今日的基石,讓他更清楚腳踏實地的重要。

「打架只是家常便飯,沒有什麼稀奇。」

出生三峽的易志昇和許多想要逃避學校的孩子一樣,在國中時接受了升學主義的殘酷與不適應,早在三峽國中的時候就已經學壞,跟著不愛唸書的同學一起在學校聚眾生事。回想起小時候,易志昇笑笑地說,當時就已經什麼壞事都做,想得到、想不到的都做過,還在畢業前夕預謀在畢業典禮後和同學一起毆打主任,但後來因為消息走漏,當天找不到主任作罷。

國中就失去方向,找不到學習動機的他,也自然而然在國中畢業後隨意念了一間新北市土城區的私校,完全沒有方向的他對於學校的課業已經毫無興趣,很快在高中時越來越親近幫派,畢業後就走上歧路,加入幫派。

「我18歲買了第一台機車以後就跑去台北跟老大,跟著兄弟一起打人,老大要我們幹嘛就幹嘛。」

當時年少輕狂,易志昇天不怕地不怕,反正一直也不曉得畢業要幹嘛,至少比起過去毫無方向的校園生活,和兄弟在鬥毆場上,他還有自己的夥伴,被老大重用,有被需要的感覺。

但這樣的日子並沒有辦法得到真正的快樂,直到有一天,易志昇因為有事無法赴約兄弟們的邀約,錯過一場尋仇。回到家以後,他才接到消息,原本邀他一起尋仇的八個兄弟因為出手太重,把人打到重傷而被逮捕入獄,才讓他恍然大悟,也許再這樣下去,自己的人生也會被監禁在牢獄裡。於是在 21 歲那年下定決心遠離歧路,找一份正當的工作來做。

「當時的生活很不穩定,為非作歹也沒有穩定的收入,我覺得這樣下去真的不行,就去找個頭路。」

同梯引路,找到一生志業

對於一個什麼都不會又沒有學歷的人來說,想要從幫派金盆洗手並不容易。好在當時易志昇當兵認識的朋友剛好來電問他要不要去自己工作的連鎖汽車美容場工作,什麼都不會沒關係,可以邊學邊做。易志昇聽到後,想說自己也滿喜歡車的,於是毅然決然就答應赴約。

「我當時心想自己也沒錢沒家世,沒什麼好損失,於是就答應了,一做就做了六年,到過各大賣場幫忙做汽車美容,從洗車、打蠟開始。」

毅然決然投入汽車美容產業的易志昇起初什麼都不會,面對沒有能力好好教他的老師傅,自己有時候被嫌棄、有時候也會被壓榨,但當時什麼都不會就有一個月三萬多的薪水,讓他覺得反正就當份工作無所謂,沒想到隨著時間,他踏實地工作,竟然越做越有興趣,逐漸決定把汽車美容當作自己的志業。

易志昇的經驗隨著時間慢慢成長,沒過多久他就發現在平價汽車美容廠能學到得技術很有限,無法滿足他對於自身專業的期待,於是他開始透過網路影片與論壇文章自學,從國外經驗提升自己。除此之外,易志昇在一次在招攬名車客人的生意時,被嫌棄身為連鎖汽車美容員工的他技術不夠,更讓他下定決心,有朝一日要讓自己的技術能被受尊重與認同,於是更努力增強自己,無時無刻都在提醒自己不能只當一個低技術的師傅。

找尋真正有效的汽車美容技術

2009年,易志昇在工作六年後存夠了資金返回故鄉三峽,創辦了第一間易車美容廠「極緻汽車美容」服務自己的鄰里。在當上老闆以後,他從更頻繁與客人互動的過程中發現臺灣的汽車研磨技術有嚴重的技術性問題,於是他開始嘗試找尋讓汽車研磨效果更好的方法。

最早發現問題,是因為客人的車子在經手他研磨過後兩個月,卻在同樣的地方出現了相似的傷痕。雖然一開始被質疑時,他覺得是客戶撞到相同的地方刻意要來凹他,覺得很不爽。但在接連發生以後他開始發現不對勁,才發覺使用傳統的研磨方法似乎無法根本性解決汽車刮傷問題,在兩三個月大雨(酸雨)過後傷痕就會出現,甚至增加其他研磨時額外造成的細微紋路,於是他決定找尋答案。

「當我發現問題以後我覺得這樣不行,也許客人再來我也可以很快再用傳統方法覆蓋上去,但對於追求完美的自己來說,我自己過不去,我認為這是無法向客人交代得。」

為了找到更好的方法,易志昇開始不斷往國外尋找解答,他引進了許多種品質最好的日本藥劑和研磨工具,但始終無法根本性解決問題,於是他一有時間就前往日本,比手畫腳與日本的師傅交流,發現了一個日本非常被推崇的品牌 Kei 株式會社,於是開始在日本四處尋找這個品牌的產品,直到有一天接到了來自 kei 總公司的電話,邀請他到 kei 亞洲區總代理的所在地沖繩,讓他遇到了改變台灣研磨技術的關鍵人,日本研磨大師金子幸嗣社長。

找到了和藹可親,而且樂於分享的日本大叔金子幸嗣社長以後,易志昇才發現了臺灣汽車美容產業的真正問題。

引進置換傷痕工法

不同於臺灣的師傅,金子幸嗣社長是個典型的日本職人,雖然他長年專研汽車研磨,但他本身還同時是一位電機博士,多年來利用無數次的科學實驗與測試,只為了找到更好的方法、研發更有效的研磨機,來提昇汽車研磨技術。在日本,金子幸嗣社長也同樣受到日本汽車美容領域的敬重,他提供了非常多科學證據來佐證自己的理論,也不斷提供技術教學給其他師傅,希望能讓更多師傅能夠得到技術提升,在 2015 年 12 月,金子幸嗣社長也受到易志昇的邀請來到臺灣提供教學,而那一年一共來了 200 個來自台灣各地的師傅,學到了名為「置換傷痕」的日式研磨法,改善了台灣的汽車美容產業。

汽車美容的主要服務項目包含研磨和鍍膜,研磨主要在做的事情就是處理汽車的細紋刮傷,幫助車身回復光亮,鍍膜則是幫忙上保護層或是特殊的光澤處理。通常車身在遭到擦傷的時候,會分成鈑金與汽車美容兩個不同的領域,通常較嚴重的撞傷會需要請板金師傅來處理凹傷或嚴重的鈑金處理,但如果是較細微的傷痕或是較淺的刮傷,汽車美容師就可以直接利用研磨的技術來解決車輛的外觀問題,也可以免去昂貴的鈑金烤漆。

但在臺灣,早期的師傅所使用的方法通常是以「遮瑕」為主,只是粗略研磨掉吃進金油表面的磨紋、水斑,再塗上一層帶著油酯的車蠟後,以覆蓋方式遮掉沒有真正處理掉的磨紋。傳統的汽車研磨做法雖然可以節省工時、也能將耗材成本壓低,不過只要一段時間沒有補蠟,傷痕在幾次大雨過後又會重現,甚至增加其他施工時的磨痕。

然而金子幸嗣社長所教學得「置換傷痕」工法,著重於細緻的層層研磨,利用研磨機由粗粒子到棉盤細磨,直到鈑金上幾無細紋之後再上鍍膜,能更有效移除刮痕。但這樣的工法不但工時長,同時還需要有良好的拋光研磨技巧,也很耗費師傅的專注力。但 2 年來隨著易志昇的引進,以及金子幸嗣社長的不吝分享,已經有許多師傅改以「置換傷痕」工法來有效協助客人消除愛車上的傷痕。

傳承與分享,讓臺灣的美容師更專業

「我真的很感激金子社長,他是個謙虛而且非常樂於分享的大師,因為他,改變了臺灣的汽車美容產業。」

易志昇在得到金子幸嗣社長的協助後技術大幅提升,除了將技術傳承給其他連鎖店的師傅以外,為了改善臺灣的整體產業技術,他也繼承了金子幸嗣社長樂於分享技術的精神,近幾年積極的推廣日式工法,每年出錢出力與汽車美容耗材代理商合作舉辦「凱德科研磨菁英賽」與教學課程,邀請全臺灣的汽車美容師交流、學習,希望能藉此提升臺灣整體技術,讓臺灣的汽車美容師能跟日本的師傅一樣獲得敬重。

回憶起從地痞流氓到如今有多間連鎖加盟的車廠老闆的歷程,易志昇覺得一切都因為自己是一個幸運的人,遇到許多貴人給自己機會。當然找到熱情的他所擁有的職人精神,也是讓他能從一個連鎖汽車美容廠員工變成連鎖車廠老闆,甚至幫助臺灣改善整個汽車美容產業的關鍵。而下一步,他還希望能持續在協助提升更多美容廠的技術以後,讓更多人認識汽車美容師的專業,讓臺灣的職人也能得到應有的尊重。

責任編輯/ 趙浩宏

Shar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