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廢材學習謙卑,用作品鍛鍊生命價值 – 金屬雕塑藝術家許廷瑞

從廢材學習謙卑,用作品鍛鍊生命價值 - 金屬雕塑藝術家許廷瑞

文/ 朱麗禎
攝影/ 許廷瑞、IronSteel 提供

「心裡只有A4紙的設計師不叫創作者」

從電光石火中暫停焊槍,藝術創作者許廷瑞抬頭接著說「概念沒有對錯,但製作流程上絕對有對錯」。從泥塑、翻模、鋼雕、鈑金到鍛造成形,許廷瑞過去定義自己是一名獨立創作者,一條龍獨自包辦所有工程,用白手起家的實力,站穩當代青年雕塑藝術家代表的位置。

好的創作者畫出來的圖不該只有天馬行空,技術就是現實的繩索,如何用繩子繫成梯子,把心中理想用雙手接到凡間,人群所見才是腳踏實地的真實。如果對技術沒有足夠掌握,那完美永遠只能懸掛高空,一場美夢而已。

接觸雕塑的起點是以音樂專長進駐臺中火車站二十號倉庫工作室,每天到鐵軌撿拾廢鐵,穿梭工作室與鐵工廠,和老師傅學習焊接、鍛造、噴砂、打模和鑄銅等…。從第一臺師傅帶他買的砂輪機開始,磨礪技術,成型創意,一步一腳印鋪出自己的創作路。許廷瑞喜歡金屬外表剛強卻保有高彈性的改造能量,老師傅們也都以過來人之姿力勸他離開代工、發展自己的創作,成為金屬雕塑藝術家是他當時最好的選擇。

圖:作品「大吉」是許廷瑞從二十號倉庫帶走的孩子(授權自許廷瑞)

離開二十號倉庫的最後一件作品「大吉」,是許廷瑞口中「從二十號倉庫帶走的孩子」。「大吉」的身體挑選來自四年駐村累積的零件,焊接如小木偶的基本人形,站不穩的雙腿形象,便是紀念初入行自卑和平庸的自己。倉庫枕木的臉、傢俱材料的圓管手臂、圓環肚子、鐵路外工程的軌道雙腿,製作過程讓許廷瑞漸漸發覺是材料在教他怎麼做雕塑,他只是出手的人,把它們擺到了適合的位置。

圖:在乎工作效率及工作安全的許廷瑞,將工作室內工具收納井然有序。(授權自許廷瑞)

藝術家不見得都是夜貓不吃早餐。許廷瑞早上八點起床,收拾前晚工作混亂作為迎接新一天的開機儀式;吃完早餐安排今日進度;等待工廠開業,跑到加工廠看進度,再巡迴器材行訂材料;四點一到準備回家泡茶,每間工廠的老闆都喜歡這時候出門透透風,無論是逃避工作還是家庭,這裡都是老闆們的安全屋;晚餐過後,完整的夜晚,卸下外在武裝,自己與自己對話。夏天雕塑,冬天焊接,每半年換季工作型態,擁有安排時間的權力,便是自由。

創作者每天都在戰鬥,從來就不能因為受傷而離開戰場,有時候生活像颱風過境,吹散鬥士的時間和體力。雕塑的危險性是從頭到尾的,木工切床會切斷手指;焊接高溫高光戕害眼睛;釘槍鑽頭每天在用;鍛鐵既重且搬運易砸傷。

「每天都要跟危險相處,這是創作中必經之路」

許廷瑞彷彿理出了什麼頭緒這麼說。現在的他安全裝備就像內衣褲一樣每天都要穿,耳罩、防護面罩、安全鞋、護目鏡、防火工作服……等。

圖:重視工作環境的他,過去工作要準備三雙鞋:運動鞋、拖鞋、安全鞋。由於長時間身處危險環境與緊湊的生活節奏,該怎麼透過精良的裝備保護自己不影響工作效率,成為金屬雕塑藝術家重要的課題。(授權自 IronSteel

 

十八歲在改車廠當學徒,他曾因為忘記檔車油箱拆卸後需先曬乾一週,直接用火槍烘烤烤漆面,焰火濺到油箱內瞬間炸開,整天耳鳴失神,讓他第一次意識到自己是在危險行業。焊接到衣服被火燒一半;研磨時鎢棒彈出插穿手指;砂輪機切片破損噴到鼻樑都是日常便飯。最嚴重的受傷則是做三米五大的摺紙作品被六厘米厚的鋼板砸中左腳大拇指,送急診抽指甲,為趕工每天早上腳趾上的紗布從一點粉紅色滲成暗紅;做玻璃纖維雕塑被化學藥品嗆傷,支氣管發炎,導致同時擔任獨立樂團「飛行約翰」主唱的他隔週表演亂七八糟。當然,種種痛楚並非都來自身體,有些來自心底——「丟臉」的痛。

圖:工作時接觸焊接的人,常常在五光十色的火星背後歷練技術和製作物,雖處處危險但仍勇往直前。

過去,許廷瑞是位不怕受傷的人,起初認為反正傷會好、傷口也帥。而現在的他認為受傷不只是關於自己,就算自己不怕痛,也會造成別人麻煩,疼痛使他無法創作,拖累工作進度。

「所以保護好自己就是減少別人的麻煩」

許廷瑞道出他的受傷哲學。名畫「吶喊」的作者孟克年輕時飽受父親精神病和親人相繼死亡影響,作品既悲觀又抑鬱,畫作都是來自心裡的痛楚。許廷瑞看著星空般大大小小傷口的雙手,他想起很多事,像是一路走來的辛苦,生活品質得來不易,傷口讓他珍惜現在,但從來就沒有幫助他創作。

圖:許廷瑞說不是他創作出作品,而是材料借用他的雙手成為自己(作品:G生蟹,授權自許廷瑞)

小時候拳擊選手的格鬥訓練,讓許廷瑞習慣挑戰不安定,「挑戰本來就會有受傷的可能」,但他始終相信自己會戰勝自己。所以他格外了解隻身奮戰的痛——要反覆和失敗相處;不斷地自尊心受創;承受冷言冷語;有限的時間和金錢,這些都是永不疲乏的利刃,一下再一下。然而,傷口會結痂,受傷的皮膚會變得更有韌性。以前太弱的自己,痛起來就像被大象踩過,如今裝備齊全,大象變螞蟻,爬到身上一點也不在意。

「挑戰不安定變成一種活著的證明,當生命燃燒,我便存在。」

許廷瑞順口哼起伍佰的「鋼鐵男子」:

「燦爛笑容滲雜著汗水

我真的累 你看不出我的傷悲

景色還是一樣的美

忘記昨日一切 其實還沒有準備

新的明天如何去面對」

鋼鐵遇高溫會融化,遇低溫會脆化,許廷瑞是有溫度的人,用雙手延伸金屬的生命,用作品鍛鍊生命的價值。

圖:許廷瑞與代表作摺紙系列雕塑合照。(作品:變色龍,授權自許廷瑞)

Shar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