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黑暗國中,因技職重生的世界汽車技術金牌 陳泯亨

走過黑暗國中,因技職重生的世界汽車技術金牌 陳泯亨

文/ 趙浩宏
攝影/ 趙浩宏

在台灣師範大學工業教育系的訓練場,陳泯亨手拿著工具正在拆卸訓練用的引擎,快速熟練的手勢是上千次重組引擎過程中所訓練出的技術,雖然現在只不過是個大二生,但他已經有了一身好本領,並且在2017年的第四十四屆阿布達比國際技能競賽擊敗來自德國、日本等汽車工業技術強國,獲得國際技能競賽金牌,讓全世界看見臺灣。

國中時被師長們當作問題學生的陳泯亨有著自己認為「很黑暗」的學習歷程,始終找不到學習動機而且被老師不公平待遇的他直到進入彰師附工汽修科以後,才被恩師李汯緯發覺他的天賦,每天留在學校勤練技術,在高中就獲得了全國技藝競賽金牌、全國技能競賽中區賽金牌、全國技能競賽全國賽金牌,並且在應屆取得國手賽第一名前進阿布達比代表臺灣參與國際技能競賽,於去年獲得世界冠軍的殊榮。

他用自己的生命證實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找到自己的興趣和學習動機很重要。」

黑暗的國中生活

「國中時,我被記了很多大過,老師時常覺得我是壞學生,只要學校發生什麼事情都會直接認定是我做得,就算找不到證據也會直接針對我、懲罰我。印象很深刻,有一次我只是在老師和同學說話時,在後面比了Ya的手勢,老師就因為認為我一定比了不雅的手勢污辱師長,同學才會笑,所以記了我大過。」

對於泯亨來說,國中的生活只能用「黑暗」來形容。與班導師和學務處生教組長衝突是他在學時,最常出現的生活日常,而老師也時常用小過、警告來懲處他,儘管泯亨從來沒有真的犯過什麼嚴重的錯,卻時常因為對老師的管教不認同而被以「不尊重師長」記小過。甚至暗示他是「壞學生」,希望他能轉學,不要製造麻煩,嚴重影響了他的學習動機。

泯亨雖然調皮,但他沒有吸毒、犯罪,就只是不太能接受學校的規範,愛出風頭、愛玩了一些,但在當時的國中生活裡,沒有一個老師願意理解他、陪伴他,讓他完全迷失了方向,對於學校教育完全失去信心。

急救。生命的轉變

國三下學期,泯亨因為持續和老師衝突,所以再度被警告要記大過甚至退學,所以媽媽在當天也被叫到學校。回憶當時,泯亨內心的狀況非常混亂,很多事情重複被提起,學校也用一種強硬的態度強迫泯亨認錯,讓他情緒非常不穩定、覺得委屈,結果一氣之下,泯亨一拳打破了辦公室的玻璃,當下,現場瞬間鮮血四濺,嚴重的撕裂傷當場見骨,所有師長都嚇傻、媽媽也驚慌地哭了,趕緊叫救護車,急救了超過八個小時、縫了100針才完成急救。

過了幾天,爸爸開著車帶泯亨去醫院複診,在回程的車上,泯亨覺得車內的氛圍很凝重,透過後照鏡,他看到平常修車養家、一手支撐起家庭的爸爸一邊開著車一編落淚,他才突然感悟,自己為什麼要把人生搞成這樣。決定國三以後要改變自己的生命。

刻板印象。父親反對泯亨接手汽車修護工作

「國三時,我已經放棄念書了,成績完全沒救了,我爸媽都很失望擔心。」

因為台灣的升學制度而完全走投無路的泯亨,已經分數低到沒有任何學校可以念,非常徬徨。但因為學校也沒有做什麼生涯試探,泯亨就覺得乾脆直接去學修車,回家裡幫忙父親的汽車修護廠的工作,幫忙修車讓家裡不用那麼辛苦。但當時卻遇到父親的反對。

「我爸覺得修車的工作每天要做到很晚,手又髒、可能會有職業傷害,還是希望我能坐辦公室,以後不用這麼辛苦。但當時無法接受我爸說得,因為我從國一就開始想要跟他學,他就一直不允許我接觸,但我是真的有興趣。」

經過一個多月的討論才終於得到父親的接受。

高職生活,嶄新的開始

「在高職做得每件事情都可以得到肯定,而不是被嫌棄沒有意義,讓自己發現許多過去沒有的成就感。老師給自己很多鼓勵,讓自己在挫折中接受引導,獲得學習與成長。」

進入高職以後,生活開始煥然一新。學校的課程除了基本的學科以外,也多了很多汽車修護技術的實務課程,而泯亨因為有在家裡幫忙的經驗以及手作方面的天份,許多技巧都只需要做一、兩次就可以上手,開始重拾學習的樂趣。

「老師的教學方式讓我對汽車技術越來越有興趣,我記得高一時,老師有一次看到我先做好,就走過來鼓勵我,說我很棒,但是知道運作的原理嗎?當時我瞬間產生好奇心,很想知道這些汽車技術的原理,開始看書,把學科能力跟著技術提升。」

對於泯亨來說,周照棠老師對他的嚴厲與要求是讓他成長的重要關鍵。在高二時,周照棠老師因為覺得泯亨技術學習的資質不錯,所以建議泯亨可以徵選學校特別栽培的汽車修護「選手」。雖然一開始泯亨拒絕了老師的邀請,覺得當選手似乎很辛苦,但後來為了學習更多技術所以答應了老師的要求。

在成為選手以後,老師為了磨練泯亨的態度,對他特別嚴格,也讓泯亨在高二那年逐漸消去氣焰,開始專注於技術的學習。但除了技術以外,老師更關注泯亨的態度,每當泯亨因為做比較快、回答問題正確而自得意滿時,老師都會在下課後提醒他要謙虛,改掉過往的壞習慣。

細心的老師加上學習的熱情,泯亨真的逐漸改變了。

在高三時,泯亨從儲備選手轉為工科賽汽車技術職類的學校正式選手,讓他更是認真的鍛鍊各項技術,每天在工廠練到凌晨兩、三點,甚至直接睡在汽車工廠。「我當時覺得自己是夜校的學生,學科比較差,所以要花更多的時間練習,所以每天都練到很晚,很長工作桌隨便鋪一下就直接睡在工廠,隔天繼續練習。」開始會自我省思的泯亨也在這個階段學習掌握自己的時間,安排自我學習。

高三那年,泯亨不負眾望獲得了工科賽全國冠軍。

追求卓越,看見德國精神

在獲得工科賽冠軍(金手獎第一名)以後,泯亨得到政府補助到德國參訪 14 天的機會,與當地同樣 15、16 歲的技職生交流,讓自己大開眼界。

當時,台灣派去的一共有 17 位金手獎只有一個可以和德國學生對話,但德國的技職生卻每個都有非常好的雙語能力,讓自己下定決心要補足外語能力的欠缺。到了他們的工廠,更是讓人驚嘆,不同於臺灣,追求把誤差調整到「看起來」幾乎一樣,德國學生卻是只要做錯就要重做,有一點誤差都不行。而這樣的態度讓泯亨覺得十分敬佩。

在德國的車廠裡,泯亨沒有看到任何一個「黑手」,現場的每個學徒和師父都非常的專業而且講究,工廠也很高級、乾淨,就像是醫生一樣,非常專業而且自我要求極高,為車子進行精細地診斷和醫療,讓自己看到了台灣人應該追求的方向。

從台灣冠軍到世界冠軍

「其實汽車修護非常重視英文,如果要成為頂尖的汽車技術人員,肯定要有能力直接閱讀外國的新車技術手冊或是外國的影片,可以比其它外語能力差的師傅提早 2 到 6 個月知道最新的技術。」

回國後,泯亨報名了全國技能競賽,並且除了持續精進技術以外,花了許多時間提升自己的英文能力。而當年的全國技能競賽決賽與國手選拔賽都有非常多的原文題目,泯亨靠著自己的努力接連在 8 月、10 月取得全國技能競賽的全國金牌以及國手賽的第一名,成為 2017 年的國際技能競賽國手資格。 當時的成績讓許多人都十分訝異,泯亨靠著努力與執著成為了臺灣的汽車修護金牌三冠王。

成為國手以後,他北上到臺師大接受訓練,壓力有增無減。

為了面對來自世界的選手,泯亨每天 5 點起床,搭一個多小時的車到不同的訓練場,大約 8 點開始練習,到晚上 6 點左右結束,然後回到臺師大的車廠繼續練習到深夜。

國際賽的項目共有 8 項,引擎管理系統(故障排除)、引擎調校、車燈電系(排除車燈問題)、電器(配線)、煞車與懸吊系統(拆裝檢查故障)、四輪定位、引擎測試、引擎量測(零組件檢查),項目非常多,也因此沒有辦法有多少時間可以偷閒。而在國際賽的項目中,泯亨特別擅長引擎故障排除與電器故障排除這一類邏輯性的題目,也成為他獲得世界冠軍的關鍵。

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最重要

「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很開心,也會因此越做越多,越來越突出。」回想起自己的過去,泯亨覺得自己只是比別人更早知道讀書不是自己唯一的選擇,也很清楚死讀書無法讓他獲得成就感,所以才會有這麼多衝突,可惜的是在國中時,老師沒有願意和他溝通,不像高職的時候,老師願意花比較多心思在陪伴與聆聽。

以一個過來人的身份看待臺灣的教育環境,陳泯亨有著許多感觸,雖然從小到大就看著父親在做汽車保養廠的工作,但在國中三年被課業吞沒的學習環境裡面,他真的迷失了自己,直到離開國中重新獲得新的學習環境以後,才在手作的學習方式裡再次找到「汽車」這一個從小就應該很熟悉的學習專業。但從整體教育現況看來,像陳泯亨這樣幸運的孩子並不多,因為學校能接觸的東西太少,老師能給的建議也很有限。

目前在台灣師範大學工業教育系就學的陳泯亨在放下金牌光環以後,回歸學習,努力的持續自我增能,找到機會就熱情的和國高中生分享自己的學習經驗,將自己訓練過程中發現的困境分享給訓練單位以及汽車工作現場的前輩,協助擔任各種比賽或訓練場內訓的評審,希望在累積更多能力後能成為一個專業的汽車技術教育訓練人員或是傳承技術的老師。

責任編輯/ 趙浩宏

Shar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