撥開設計師的職業幻想,追尋小時候的夢《黃色書刊》漫畫家 顏浩鵬

撥開設計師的職業幻想,追尋小時候的夢《黃色書刊》漫畫家 顏浩鵬

文/ 趙浩宏
攝影/ 趙浩宏

「我從擁有記憶以來就在畫畫,從國小開始,就開始畫漫畫給我的同學們看,我想漫畫就是我生命重要的事物吧。」

漫畫家顏浩鵬(黃色書刊)是台灣少數能以全職身份專心創作的漫畫家,如今有36萬粉絲的他粉絲遍及港台兩地,除了出版《哀傷浮游》系列外,也前後在網路平台上連載《W》以及《勇者系列》至今,一直大受好評。並且在今年開闢《打倒勇者》系列,是個想像力燒不完的創作者。

但對他來說,下定決心一直都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甚至在大學時一度放棄畫漫畫。

有個漫畫迷老爸的創意童年

顏浩鵬從幼稚園開始就喜歡畫畫,從學齡前就接受到十足的刺激。談到第一次接觸畫筆,他記憶猶新地述說起陪伴媽媽在醫院待產的日子。當時,爸爸怕他無聊,買了一本「金剛戰士」著色本給他,也至此愛上了繪畫。

「我最早看的漫畫是洛克人六代,喜歡後就開始模仿,畫一些冒險漫畫給同學看。我的生命充滿了色彩和繪畫,很小的時候創作的許多角色到現在依然歷歷在目。」

從小學一年級開始,顏浩鵬就開始畫漫畫,當時因為學校福利社都會賣單頁四格兩排的數學作業簿,所以他就順著格式創作四格搞笑漫畫給班上同學看,開啟了他的漫畫人生。

不過回憶起最早想畫漫畫的動機,依舊得追溯到自身的生活環境,從小到大有個漫畫迷父親的顏浩鵬,小時候家裡就會有很多漫畫,讓他耳濡目染愛上了這種獨特的圖文創作模式,成為一個充滿創意的學生。

「我看過好看,我爸就會跟著看,像是一拳超人、來自深淵,長大後換成我去租書店,看完後放到他的桌上,他看完就會慢慢拿去還。」

從小就是個小小漫畫家

顏浩鵬雖然很愛畫畫,但一直到了小學三年級才開始去繪畫班學畫畫,但一直都沒有嚮往考進一般高中美術班的他,雖然學過許多藝術媒材,但總是無拘無束創作的顏浩鵬依然鍾愛以漫畫進行創作,喜歡設計自己熱愛的造型。當時畫廊的老師也是自己的重要支持者,鼓勵他跳脫傳統繪畫,給他各種新的想法建議,鼓勵他不要受限,並且設計額外的漫畫作業幫助顏浩鵬練習。

「我在班上一直都是個很擅長讓大家開心的人,很喜歡讓別人開心的感覺,所以漫畫一直都以搞笑為主。」

雖然伴隨年齡的成長,學校課業壓力逐漸增加,父母卻一直都很支持他做自己喜歡的事情,除此之外,班上的同學們也是顏浩鵬重要的讀者,從國小到國中,自己的漫畫風格也開始轉變,從以前的四格短篇漫畫變成長篇的冒險搞笑漫畫,也開始自己學如何畫分鏡。

看到同學每次等到新漫畫的興奮感,讓他越畫越起勁。

遁逃設計,不敢想像的漫畫夢

「漫畫是我生活中最重要的事情,但我從來不敢想像在台灣可以成為工作。也許是因為環境吧。我記得以前老師曾經因為我花很多時間畫漫畫警告我,你知道當你畫漫畫的時候,別人比你多念了多少書嗎?」

儘管父母對於課業一直都不會太要求,覺得自己不要太低分,自己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但一路上顏浩鵬其實都因為台灣整體的環境無法提供他任何信心,所以他從來沒有真的想過要成為一個職業漫畫家,在國中要升學時也是在看到自己的成績沒有國立高中可以念之前,一心只想要進明星高中好好升學。

因為分數關係,顏浩鵬沒有自己想念的高中可以入學,所以選擇就讀海青工商的廣告設計科,雖然老師們比較注重設計的技法,對於漫畫比較不了解,不過漫畫依然是自己生活的一部分,每天都會畫漫畫給自己的同學看。但對於未來,他也越來越擔憂,尤其在國中進入高中以後,他因為遇到越來越多同樣熱愛創作的同儕,在心境上產生了巨大轉變。

他開始想要當一名設計師,雖然那時候也沒有真的了解什麼是設計師。

「國中以前班上最會畫畫的就是自己,但進到高職,身邊出現很多厲害的人,所以自己變得沒有那麼獨特所以變得更認真。從高中進入大學後,遇到的挑戰更強,尤其在崑山科大有非常多厲害的高手,讓自己有了更大的激勵,追求更好的技術,才能成為設計師。」

大學期間,已經確定志向的顏浩鵬幾乎沒有任何娛樂,為了讓自己遠遠不足的能力有所提升,他每天都很認真的上學,一下課就馬上回家練習、做作品,往設計師的方向邁進。

但在大學這段時間,顏浩鵬的漫畫停止了。

設計師原來跟自己期許的不一樣

大學畢業後,顏浩鵬繼續往設計師邁進,但只做了很短的時間。

「我發現大學的時候喜歡設計,是因為可以做自己喜歡的設計,進入業界以後,變成只能做讓別人開心的設計,所以越來越不開心。雖然自己速度快、創意多,可以一次給好幾個設計提案,但種是被選到都是自己最不喜歡的,覺得很失落,也看清這個職業與原本的想像有很大落差。也開始思考自己喜歡的是什麼。」

從業以後,顏浩鵬發現自己熱愛的其實是繪畫而非設計,雖然繪畫讓自己在投履歷時很容易被業主喜愛,但設計本體的乏味與創意綑綁,讓他越做越抗拒。而且在從業以後發現台灣客戶真的不太喜歡插畫,接受度低,找不到能欣賞自己的機會,讓這份工作越來越將自己與自己分離。

三個月以後,他毅然決然離開,四處尋找更貼近繪畫創作的工作,曾經做過服裝插畫設計、網頁設計,到了2014年才下定決心重新拿起繪筆擔任soho族漫畫家。

 

漫畫家的歸來

「我真的說不出圖文作家薪資不穩定這件事,雖然不是固定薪水,但每次拿到薪資時還是待遇滿好的,尤其比起那些漫畫家、藝術家好上很多。而且網路人氣能讓更多業主來找我們合作,而不像傳統插畫家、漫畫家還要四處投稿,等待很有限的機會。」

第一次決定要成為漫畫家,是在擔任衣服插畫設計時,顏浩鵬毅然決然離職,投稿參加東立的漫畫新人比賽,花了兩個月的時間發想和繪畫,但結果連入圍都沒有。所以又回去工作。

2012年,開始畫了「人生系列」還有「哀傷蜉蝣」兩個短篇系列。原本只是自己在上班休息時間畫日常生活成為漫畫分享給同事,但有一次心血來潮把漫畫作品放上自己的投履歷用粉絲專頁,隔日,忽然發現很多人分享出去,於是開始找回熱情,重拾之前習慣常態分享,慢慢成為現在的「黃色書刊」粉專,也在粉絲快速成長的過程中被出版社看到,出版了第一本書《哀傷蜉蝣》。

「我當時依然只是覺得自己運氣很好,直到網路漫畫一週兩回加上自己粉專的固定更新,讓自己越來越無法平衡工時,而且收入也比上班更好以後,決定乾脆離職專心畫漫畫。我也絕對不會想要再回去做設計。」

諷刺,從哀傷蜉蝣開始

「其實我也不曉得自己為什麼忽然變成諷刺漫畫家。」

如今的「黃色書刊」顏浩鵬已經是一位知名的諷刺漫畫家,但對他來說,成為諷刺漫畫家和當時能重返漫畫這條路一樣,都有參雜了一些偶然。

「我覺得粉絲很厲害,想得很深層。像我從哀傷蜉蝣開始,其實也沒有想很多,只是想畫個無理頭的東西,根本沒想很多,反而讀者給予了我很多反饋,有了新的詮釋與想法。這也是我很喜歡的。」

對顏浩鵬來說,他的創作目的只是一想要紀錄和諷刺自己的生活,用詼諧的方式呈現平日的鳥事,也許是上個月的自己,甚至前一天的自己。至於粉絲們怎麼詮釋,就交給他們自行發展,不參與也不回應,這是他留給大家的想像空間。

如今他已經是全職漫畫家,生活沒有什麼太多的壓力,感覺跟以前一樣,就是在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沒有什麼趕稿壓力。每天用不同的角度觀看整個世界。

 

成為漫畫家的小路徑

「我真的不愛看書,有一次媽媽忍不住要我好好看書,拿出了一本哈利波特第一集給我看,結果我整整花了整整兩個月才看完,我媽就放棄了,第二集我就只翻一翻插畫就闔上。我是一個很不愛看文字的人,字太多我就會覺得很不舒服,所以從小到大我就只看漫畫書。我想我的知識來源真的就是漫畫,因為我真的只看漫畫。」

雖然顏浩鵬的漫畫總是會有許多發人省思的文字內容,但這一切都是來自於漫畫本身,沒有什麼論文、小說或是電視新聞。他覺得漫畫教會了他許多事情,儘管到現在他的生命中幾乎還是只有漫畫。不會看電視,頂多只會額外看Netflix的美劇和巴哈姆特漫畫資訊,大多數的社會資訊都是臉書上被動得知。所以很多時候,顏浩鵬漫畫中的諷刺「暗示」都是網友說了以後,自己才知道有那個事件。

然而漫畫家的能力培養,就像許多創作者一樣,必須擁有自學的能力,雖然以前會看一些教畫的書,但漫畫更重要的是故事想像與結構,那就無法用一個標準化的課程學習,所以顏浩鵬一直以來都是自己摸索和學習。將故事會從大結構慢慢發展到小結構,然後才進一步設計角色。但角色自己會不會活下來,很常會從讀者的反應中作參考。

像是勇者系列裡面的青龍,原本他就只是一個短期跑龍套角色,但出來以後讀者不但很喜歡,還票選成為第二名角色,所以後來決定讓他活下來,思考新的劇情發展。而這種角色設計的能力更是需要持續的嘗試以及實務經驗累積。唯有畫出作品以後才能真的了解讀者的真實需求,設計出能讓人共鳴的經典角色。

Shar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