暫別台大心理碩士,為狗狗找個家。「牠牠」創辦人 Jessica

暫別台大心理碩士,為狗狗找個家。「牠牠」創辦人 Jessica

文/趙浩宏 圖/Jessica提供

在郊區的建築預定地上,街犬的數量逐漸增加,到了夜裡,牠們為了尋找食物,開始往較有人居住的地方成群靠近,有一餐沒一餐的生活處境下,這些街犬的生活並不像大家所想的「自由自在」,更多的是爭鬥與撕咬,如果有人餵食,身體較小型或殘弱的街犬通常只會越來越瘦弱直至死亡,但如果這個區域完全沒人餵食,更難想像牠們都吃了什麼。

在今年2月6日,流浪動物零撲殺政策正式上路,雖然對於許多動保團體與愛狗人士來說,這是值得慶祝的「先進立法」,但在過了幾個月以後,問題才開始浮現。捕獲大於認養的收容中心,開始出現流浪狗過量必須委外的情形,每隻被收容的流浪狗的生活品質也大為下降,除此之外,為了減少收容壓力,流浪狗的捕捉量也大為降低,雖然配合「精準捕抓」政策增加誘捕條件,但郊區較常發生人犬衝突的地方在今年也增加了不少毒狗的情況。如今即將進入冬天,許多原先可能被收容的街犬將面臨殘酷的考驗,度過濕冷的寒冬。

38356732936_9cf874cb6a_b

為了讓「零撲殺」政策能夠成功運行,許多動保團體與愛狗人士在這一年來積極的投入「源頭減量」與「擴大領養」的措施上,嘗試從生命教育著手,鼓勵大家領養,並且教育飼主尊重生命、愛護寵物。原本就讀臨床心理系的Jessica(李茂芊)也在這一個照亮「十二夜」的2017年下定決心,創辦愛動物團隊「牠牠」,投入這一場帶領台灣踏實「零撲殺」的關鍵挑戰。

放下心理碩士,與狗狗作伴
「有一次在書局裡面,看到了一本雜誌在關注街犬的一生,看到狗狗搶食物、爭地盤的畫面,真的在書局當場落淚,雖然一直都很愛狗狗,但我直到當下才知道真實的情形這麼嚴重,這麼需要幫助,於是我在當時就立誓,有朝一日我一定要幫助牠們。」

Jessica 一直很喜歡動物,關注流浪犬議題,也在很早之前就決定要在有生之年投入時間幫助流浪動物,但隨著她花越來越多時間當志工接觸流浪動物以後,越是想要快點投入。直到今年,「零安樂」的政策上路,Jessica 看到接二連三的問題都源自於領養人數依然太少之後,於是在2017年的夏天找來幾個好朋友一起成立團隊,毅然決然停止在台大心理系的碩士班學業,全心全意投入在流浪狗保護的議題創業。

38380480372_da95fdc137_k

休學以後,Jessica 花許多時間在基層做流浪動物收容的現況研究,拜訪各地的收容中心與狗園,參加許多相關組織的活動與課程,採訪和紀錄一些專家的說法與建議,並且開始建構自己的組織。

為收容所狗狗拍沙龍
「我發現收容所在二月執行流浪動物零撲殺以後面臨了很大的挑戰,在有限的環境下,除了狗狗的空間變得很擁擠,有限工作人員的工作量也大幅增加,他們除了餵食、打掃環境、結紮等工作就已經很忙了,這也使得幫狗狗製作狗卡的照片變得很衝忙,很難讓飼主看到後會直接想要飼養,所以我就決定從這一件事情開始。」

為了解決當前收容所面臨狗隻過量的問題,Jessica 決定從讓狗狗的資訊更容易曝光以及製作更清晰的犬隻照片著手,希望幫助還在猶豫是否要飼養流浪犬的人可以藉由照片與故事提高領養意願。她帶領團隊與高中攝影社合作,在幫助喜歡攝影的學生上生命教育課程以後,帶他們前往新店動物之家,讓他們認識狗狗生活的環境,然後藉由和公關犬相處來學習和流浪狗互動的技巧,最後一人選擇一隻流浪狗帶到戶外後山拍沙龍,書寫街犬的故事,也同時幫助這些狗狗學習和人互動。

38412105101_d941e2e212_k

「我們帶學生去看狗狗時,學生很常在對照照片時很驚訝的質疑眼前的狗狗竟然和原本照片中的是同一隻。而且很多浪浪都是米克斯,都是米色、黑色、花色,沒有仔細拍照根本認不出來。」

李茂芊在開始執行計畫以後,發現被特別拍照並且書寫故事的流浪犬很快就能被新主人領養走,而且也能解決許多流浪犬的現況因為成長後與照片不符的問題,幫助領養者更能確保他所領養到的狗狗與網路資訊相同,大幅增加流浪犬與新主人媒合成功的機會。

生命教育才是零棄養成功的關鍵
生命教育課程是「牠牠」團隊最主要的推廣業務,除了結合攝影任務的課程以外,也嘗試設計不同對象的課程,試著讓不分老少的人都能夠藉由「牠牠」更了解流浪狗的處境,或是更了解自己適不適合領養流浪犬。

為了讓家長面對一直想要養狗的孩子,Jessica 也和夥伴設計了專屬於孩子的「飼養證照」課程,包含講義、習作和考卷,讓小朋友能夠藉由一套完整2到3小時的課程學會養寵物該有的價值觀與能力。讓父母親能夠更安心允許孩子領養一隻合適他的寵物。

Jessica 在過去研究了其他國家後發現,教育才是「零棄養」政策能成功的最大關鍵,像是德國和日本九州的政府都花了許多經費在教育人民上,但反觀台灣,多年來都把錢都花在結紮上。所以她才決定把自己的任務關注在教育上,不斷開設不同型態的體驗課程,接觸更多原先不這麼了解的大人小孩。

從今年六月才正式投入生命教育工作的 Jessica 一直很熱愛教育,從自己先前就讀輔大心理系的時候就接了許多家教維持生計,一直到考進台大心理所之後,仍然把很多時間花在學校助教與家教上。因為多年的家教經驗,發現其實有許多家長也會很希望自己的小孩能上一些學科以外的課程,所以更有信心能和家長們一起努力,把生命教育帶到孩子的學習中。

勇敢追夢 以家教維持組織運作
「比起一個台大畢業的女兒,我更希望自己有一個快樂的女兒。」

目前已經休學,將白天的時間全職投入經營自己團隊的 Jessica ,晚上則是努力的接家教課程自給自足,就為了做自己所認為重要的事情。不過她也曾經一直徘徊於心理系以及流浪動物間難以抉擇,直到父親告訴她會全力支持的當下,Jessica 才放下包袱,決定擱置碩士班的學業,全心投入「零棄養」政策元年的各種衝擊與矛盾之中,救援需要幫助的生命。

38356749926_7c4b4ef304_k

「我思考了很久,但我只要想到每天都有狗狗在受難,我就很難過。」眼前的路還很長,挑戰也還很多,但對於總是神采奕奕、充滿自信的 Jessica 來說,這絕對是一個不悔的選擇。

Share

Comments

  1. 我希望可以加入

  2. 敬啟者

    零撲殺實現前
    還是有個環節很重要
    那就是落實
    每隻被飼養的毛小孩
    都做到晶片登記

    祝福各位有心人
    毛孩子們健康快樂的時候
    就是人類昇華的時候 ^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