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造船系到表演型 Cosplay 冠軍。結合機械專業的最強 Coser Mr. G & Miss 吂

從造船系到表演型 Cosplay 冠軍。結合機械專業的最強 Coser Mr. G & Miss 吂

文/趙浩宏
圖/趙浩宏、Mr. G & Miss 吂 提供

在名古屋的舞台上,魔偶師奇‧克里斯多佛‧雷修揮舞著連接著懸絲的雙手,運用操偶術,呼叫出有著天使翅膀的自動魁儡奧林匹雅,擊退來自黑夜的怪獸,獲得場下所有人的掌聲。

這是在今年七月29日的一場 Cosplay 世界決賽,從吸血鬼、劍客到洛克人、怪物貓鼬,來自世界各地最頂尖的 Cosplay 玩家們在這一天從五大洲齊聚日本,將動漫裡才能看到的魔幻特效用各種方式呈現在真實的舞台前面。而台灣區的冠軍代表,則是才投入短短五年的 Coser GG 以及 吂吂,以動漫作品「魁儡馬戲團」代表台灣前往世界 Cosplay 大賽 World Cosplay Summit(WCS),與其他35個國家的選手一分高下。

大學才出道的超強情侶組合
吂吂與 GG 不同於其他的 Cosplay玩家,他們踏入 Cosplay 領域其實是在大學畢業以後,雖然他們在中學的時候就很喜歡動漫與Cosplay,但在當時還沒有掏寶商城的時代,想要取得完整的一套衣服和配件通常都要萬元起跳,吂吂一邊說一邊感嘆著現在孩子們所擁有的資源。

21993087_877416835766387_638879286216365696_o

除此之外,原本就讀雄工機械的GG和台中高工製圖科的吂吂回憶起學生時期,在傳統強校的升學壓力之下,沒有太多時間可以製作道具,所以在上大學以前都只能在假日的時候看別人玩 Cosplay,但是上了大學以後,就讀海科大造船系的兩個同班同學,雖然都因為喜愛動漫而成為情侶,但是依然沒有足夠的錢可以投入需要耗費不貲的 Cosplay 領域,所以一直到了大學畢業開始工作以後才開始一邊工作一邊專研 Cosplay。

「玩 Cos 其實也可以不用什麼花費,但如果要講究一點就必須花很多的錢,我們很龜毛、很講究。」GG 酷酷的說。

吂吂與 GG 在大學的時候就是一對很「宅」的情侶,很喜歡一起打電動、看漫畫、逛動漫展,但一直到大學畢業後吂吂才在朋友的邀約下,因緣際會踏入 Cosplay 的領域,然後在不到一個月後說服 GG 放下包袱,一起投入,也從吂吂的第二次裝扮以後確定了他們要以兩人組合的方式踏足 Cosplay 的領域。

航海王成為拋磚石
第一次一起玩 Cosplay ,他們兩個先選了當時都很喜歡而且服裝製作相對簡單的動漫「航海王」當主題,尤其對於說服GG來說,對於航海王中的角色「羅」的喜愛,讓他在第一年接觸 Cos 就非常投入,不但將羅在動畫中的動作學得淋漓盡致,還設計了兩套羅在不同時期的服裝道具。

24128965388_a865328288_k
37271102854_55311caf56_k
1533821_234687213372689_285928790_n

初期,從小就喜歡手作的吂吂雖然從來沒有做過衣服,但在投入以後很快就找到訣竅,並且在過程中不斷累積自己所欠缺的能力,享受創作與學習的過程,尤其在後來一起參與高雄夢時代的 Cosplay 遊行以後,認識了很多同好,所以沒過多久,他們就再次受邀和朋友一起參與了九族文化村的「航海王」嘉年華,看到了人數更多的同好,很快就愛上了能交到許多朋友的 Cosplay 。

「在一開始的時候我們真的沒什麼技術,連車縫都不會,只能自己用手縫加用壓克力顏料上色,用黏土做道具,土法煉鋼花了很長的一段時間,將近整整一個月才把兩套衣服做出來。」雖然當時做一套衣服要花很多時間,但在過程中感受到社群魅力的兩個人很快就愛上了能把大家群聚一起的 Cos 魔力。

一起玩了兩次 Cosplay 就上癮的兩個人,馬上就決定投入更專業的 Cosplay 舞台 ,參加了2013年的第二屆 World Cosplay Summit 世界 Cosplay 大賽的台灣區預賽,投入舞台表演模式的 Cosplay。GG回想起當時,WCS剛來台灣第二年,他們其實真的並不清楚自己參加的是全世界最具有代表性的比賽,但也因為那一場比賽遇到了很多職業級的 Coser,看到了實力的落差以後,才讓他們決定要尋找更厲害的道具製作方式,以及更流暢的表演型態。

37926850456_d9a34a79c6_k

「當然,我們那時候還很菜,所以被電得很慘,不過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後來會有很多突破的原因,因為別人可以,我們為什麼不行。」GG回憶起當時,依然記憶猶新。

世界 Cosplay 的至高舞台
世界 COSPLAY 大賽又稱「世界 COSPLAY 高峰會」,日文原名為 「世界コスプレサミット」,英文為 World Cosplay Summit(WCS),於 2003 年於日本名古屋舉辦第一屆以兩人為一組的表演型競賽以後,馬上在隔年成為全世界頂尖 Coser 所關注的最高榮耀。

而參加WCS的選手也從一開始的三個國家成長成至今的三十幾個國家,每個國家都相同,必須由各國的全國選拔賽中選出第一名的雙人組合後,得到參賽資格與補助,代表國家參加WCS的日本決賽。

Cosplay 的比賽有分很多種形式,而舞台表演模式的 Cosplay 是其中最困難的,所需要的能力遠超過裝扮而已,而是必須完整呈現一個兩分半到三分鐘的表演,從劇情、道具製作、舞台動作、音效以及特技呈現,都是評分的考量。

10453029_299463323561744_8676542866121313762_o

WCS 的競賽規定很嚴格,整場表演除了有時間限定外,還嚴格限制只能有兩個人在台上,所以如果參賽的各國代表想要使用道具呈現出魔法特效,並沒有辦法請第三人來幫忙操作,必須要學習製作機關,並且結合各種舞台借位技巧,而這正是舞台表演形態的 cosplay 之所以困難且迷人的地方。

「在舞台上真的得各憑本事與創意,除了針對自己所扮演的角色的所有動作與神情以外,如何設計機關反而成為表演精彩的地方,這也是我們成就感的所在。」GG一邊分享他的製作過程邊補充說明。

Cosplay 不是穿穿衣服而已
其實從2013年參加了預賽遇到挫折以後,他們就再也沒有參與WCS的台灣區域賽,直到2017年睽違四年後再次以更為精進的各項能力參賽,並且擊敗許多前輩奪得台灣區冠軍。

10481672_324126861095390_4366428691722907278_o

在這幾年間,吂吂與 GG不斷在研究與精進,尤其在2015年參加了特別多的競賽,一路把衣服設計打版、縫製、配件與假髮製作、背景製作、機關設計、神情揣摩、劇本設計、舞台排演、製作音效、剪輯音樂等每一個細節學好,一步步研究所有原本自己不擅長的技術。全心全意投入動態 Cos,不再只是拍個照片而已,他們也想要做出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的機關設計以及精彩的舞台表演。

於是他們兩人在這幾年之間開始不斷製作出不同動漫的新角色,從JoJo、惡魔獵人、獵人、街頭霸王、仙劍奇俠傳,但在過程中並不是每個角色都設計成表演,而是會在角色製作好之後進行討論,如果不適合就只出角色拍照,但如果有覺得有找到有趣的點,吂吂與 GG就會開始想適合的梗與劇本,進入製作成舞台表演的流程,然後找來願意幫忙的朋友一起來編劇、排演。

37926845876_de990f338f_k

吂吂點開電腦裡熬夜排演的紀錄影片說「在所有東西都製作好以後,最累的其實是排演,從整個劇情的設計到想辦法把每一聲特效都與實際的動作對到天衣無縫,真的需要花很多時間排演,甚至一路上還得邊做邊改。」

將機械科專業用在 Cosplay
對於專業的 Cosplay 玩家,製作一套 Cosplay 裝扮的第一步就是不斷的看動漫,除了把整個故事看完以外,還必須研究畫面中的許多小細節,然後思考自己最喜歡其中哪個時段的裝扮。當確定要做哪一套裝扮以後,就要進入打版和找材料的階段,結合不同的布料以及泡綿,做出最符合動漫原型的道具服,而吳吂吂為了更專業的製作,還去上了服裝打版的課程,然後邊做邊進行調整,吳吂吂做服裝、G則用泡棉做道具以及機關設計,完美分工製作。

然而不同於目的為拍攝平面照片的 Coser,如果要參加 WCS 的競賽,設計道具、布幕、特效機關是在裝扮以外也同樣重要的部分,也最困難的地方。就以這次到日本參賽為例,為了製作出能張開翅膀、有著四隻手而且看起來像是稍微飄在半空中的自動魁儡奧林匹雅,吂吂與 GG就花了好幾個月的時間進行設計和許多次的修正,以及一次改版重做。光是傀儡內部的背架結構,就花費了非常多時間,從設計到工程繪圖,然後將設計交給師傅鋁桿雷切、電焊,並且在第一個版本製作出來以後,因為結構不夠堅固又不夠方便穿脫,所以重新調整結構設計,都是倚靠他們對於機械專業的能力。

21762430_870922413082496_5554883406042262786_o

「我們在製作的過程時常會用到以前在機械科、造船系學到的機械專長,或是利用大學時所學會的船模技術來進行道具設計。」在小小的工作室裡面,GG 不斷分享著他們自己開發的各種機關零件,像是傀儡手腳的球形可動關節、控制翅膀開合的氣壓閥與開關、設計傀儡整體支撐架構的機械繪圖,揭開冠軍的神秘面紗,其實是來自過去直效所累積的專業能力,令人驚艷。

24128960648_b11f0e03ee_k
37926847236_b92284f1c2_k

Coser 在台灣的生存困境
雖然吂吂與 GG在今年的WCS台灣區預賽取得了金牌並且受到來自世界 Cosplay 愛好者的關注,但提起是否考慮從現在的工程師變成全職的 Coser,他們依然持保留態度。

說到台灣的 Cosplay 產業,GG 和吂吂依然有很多感觸,除了台灣對於這項專業的認識與尊重還很不夠以外,台灣在整個 Cosplay 產業文化的發展上依然距離日本、美國,甚至較晚開始卻遠遠超越台灣的中國還有著很大的落差,真的要倚靠當一個專業的 Cosplay 表演工作者維生仍舊有著很大的難度,所以她們目前依然只能在晚上與假日的時候從事自己真正喜歡的事情,在白天,依然得重新穿起上班服,成為繪圖軟體工程師(吂吂平日的工作以解決繪圖軟體使用者疑難雜症為主)以及進度工程師(GG在離開造船業以後成為了一個確保大型設備建造的工程師),讓 Coser 的身份留在業餘休閒的程度。雖然這使得他們專注於自己喜愛事物的時間相較於國外的職業 Coser 少上許多,但這也算是目前在台灣很真實的現況。

不過將 Cosplay 當成生活重心的吂吂換個角度分享「很多人問我們為什麼要如此熱衷,如此癡迷於Cosplay,我都會跟他們說我這一路真的學到了很多東西,從不會到會,到上台得獎,到認識了很多重要的老師和朋友,讓我們在舞台上得到了在工作中得不到的成就感,讓我們的生活有了多一點的色彩,讓我們的生活真的多采多姿。」

雖然每天下班後總是為了下一次的演出,再擠出三到六個小時熬夜製作,但當一個為了自己而努力的「Coser」才是每天生活最重要的目標。

GG 最後笑著說「其實我們一直把工作當成副業,Cosplay 才是我們的專業,有時候雖然也會累,但累得很心甘情願。」

臉書粉絲專頁:Mr. G & Ms. 吂

Shar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