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興趣中追求專業,「小鯊童」軟膠玩具設計師 趙譽

從興趣中追求專業,「小鯊童」軟膠玩具設計師 趙譽

文/趙浩宏   攝/趙浩宏

在40年前,台灣曾經是全世界玩具生產最多的玩具王國,但隨著70年代以後開始逐年衰退,就如同許多傳統產業一樣,台灣並沒有選擇在具有絕對優勢的情況下進行開發、轉型,而是把製造業一個接著一個貼上「夕陽產業」的標籤,將大部分資源轉移投入到當時流行一時的各種新興產業,於是玩具製造的技術很快就轉移到中國與東南亞,而玩具的研發也幾乎讓美國和日本兩個國家獨占鰲頭,最後我們只能眼睜睜看著少子化以後高級玩具市場的拓展,美國一個國家光2014年就進口288億美元的玩具,而中國也單靠玩具就有超過180億美元的獲利,而日本則是保留了所有最頂尖、昂貴的玩具開發與製作技術。

但是玩具夢並沒有在台灣因此消失

36617595884_7947d86322_o

小鯊童,一隻滿口利齒卻出奇可愛的軟膠玩具 (sofubi) 在2015年誕生,也是台灣目前取指可數走入國際的設計師軟膠玩具。但你很難想像,這一個在台灣玩具圈引起一陣收藏旋風的軟膠玩具竟然是出自一個剛投入原型設計的研究生趙譽之手。

什麼是軟膠玩具?

在介紹玩具設計師趙譽之前,要先了解這一個在世界收藏界頗具名氣,多數台灣人依然知道甚少的名詞「軟膠玩具」,而在歐美甚至是日本,收藏家們更習慣叫它「sofubi」。

在特定的軟膠玩具文化出現以前,「軟膠玩具」其實泛指一種特殊的塑膠原料透過「搪膠」技法製作而成的空心軟質玩具,「搪膠」技法最早起源於1920年代的英國,比起其他塑膠模具的製作,搪膠成本高出很多需要七個程序才能製造出翻模量產用的金屬模具,但因為能製作出較柔軟有彈性的玩具而在1950年代以前就被大量使用做成小朋友的玩具,不過在當時因為材質特性還是多做成女孩玩具為主。直到1966年,日本的玩具公司丸三生產了第一隻哥吉拉軟膠玩具,引起搶購收藏,而改變了這個技術的文化,利用搪膠技法製作各種顏色的怪獸玩具成為了新的潮流。

隨著玩具市場的波動起伏,日本玩具製造商帶起的怪獸與超人玩具經過了至少四次的熱潮與衰退,目前已經走入全世界的收藏市場之中,不再只是小朋友的玩具,反而成為了大人收藏的藝術品,如同Bullmark、Marmit、Marusan、Billiken、BANDAI、Yamakatsu、M1號、Gigabrain,各路玩具商的先後投入,讓軟膠玩具在世界玩具收藏的舞台上五彩繽紛的綻放著。

勇敢踏上嶄新的道路
雖然軟膠玩具是目前收藏界最夯的項目之一,但在三年前的台灣,曾經輝煌的產業不但幾乎從全球玩具市場上退出,也沒有任何在線上設計軟膠玩具的設計師投入創作,直到「小鯊童」先後於2015和16年推出樹脂和軟膠化的玩具販售以後大獲好評,才開始在這一、兩年出現越來越多設計師投入軟膠玩具的原型創作與設計。

在近年重新開創台灣軟膠設計的「小鯊童」是由化名毛毛二的玩具設計師趙譽一手設計,不但是土生土長的台灣人,更令人驚嘆的是這個具有突破性的玩具設計師,竟然是一個自己自學、借錢開模的研究所在校生,雖然現在已經在國際有了一定的名氣,但從一開始投入玩具設計和製作到現在,也才不到四年的時間。

37327044391_b655cc5067_o

對於趙譽自己來說,這也是一段神奇的歷程,雖然這一路上有很多難以言喻的辛苦,但他很清楚熱愛一件事情能讓他遇到困難也不會輕易放棄,雖然比別人先走肯定會踩到比較多釘子,但只要專精於自己喜愛的事情,就算得到的金錢不一定會等價,但每天獲得的成就感與快樂肯定會持續超值。

研究所才清醒,從迷惘到超認真

從國小到高中,甚至到了大學,趙譽和其他身邊的同學一樣幾乎對於未來毫無方向。

「我到了高中依然只是個屁孩,也沒有什麼方向,就只有想要找一個好玩的科系。」

當時高中就讀淡江高中日語班的趙譽,其實在進入大學以前都沒有學過美術和設計,當時覺得日語對於自己來說只會是一個工具而不是專業,喜歡玩遊戲的他,決定不再選擇日語系,而是選擇進入台北海洋技術學院製作3D遊戲的科系。原因就只是不想再念書了,只想要找一些有事的事情玩。

雖然在大學四年,趙譽依然沒有找到一個明確的方向,渾渾噩噩的度過大學,但他依然逐漸發現自己想要往科幻電影領域前進,但對於往後的未來依然模糊,直到他為了學習影視相關的專業而進入明志科大視傳所。

進入研究所之後,趙譽開始嘗試各式各樣的創作,試著開始自學一些工藝創作的技術,滿足自己對於動物與日本特攝電影的喜好,學習製作動物標本、製作模型,然後開始嘗試各式各樣的原型創作,自己學習石粉黏土、油土、翻模,想要讓自己在學校學的 3D 建模能從設計到親手製作,也慢慢得到了越來越多電影道具製作相關的接案機會,讓自己越來越專業。

37327044781_d26e023dbe_o

「在那段時間我發現自己想拍電影、喜歡創作,我很晚才開始知道自己要做什麼,一直到研究所才開始做這些事情。」

讓興趣成為專業
「老實說設計軟膠玩具其實只是我許多興趣的其中一個,只不過它剛好在因緣際會之下成為發展最順遂的一個方向,所以我才把更多時間拿來把它做到更好。」

趙譽第一次手作其實是到了研究所才開始,當時趙譽只是想要嘗試原型創作,以石粉黏土當作媒材,開始以自己所關心的動物為題材進行模型製作,技術也是自己一點一點摸索出來,從來沒想過要以原型師或是玩具設計師當作目標。

但總是「要玩就要認真玩」的他一開始玩原型製作,就花了很多心力去研究,甚至自己開模、翻模,讓他在過程中培養了許多專業技術。他也從一開始製作的時候就決定要把自己一直很關心的動物保育問題放在他的創作裡面,然後慢慢勾勒出自己對於不同事物的看法與價值觀。

「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很重要,但我不只是做想做的事,我還想把它做到好。」

37327048731_a4c4a15901_o

於是在2015年,趙譽開始投入以鯊魚人為主軸的創作路線。

小鯊童的誕生
在製作出成名作「小鯊童」以前,趙譽的第一隻鯊魚人創作其實是一組兇惡的大白鯊與小男孩的Poly 實心模型,當時趙譽就以一種充滿開放思考空間的畫面設計,讓看到這件作品的人能在震懾的畫面中思考人與大自然的關係。

37327050851_7426666021_o

這件作品首次公開於2015年10月的台北國際玩具展,雖然已經自己在家裡嘗試創作了一段時間,但這次的鯊魚人卻是趙譽第一次公開展示與販售自己的模型創作,也確定了日後以「毛毛二」當作設計品牌,以及關心動物的創作方向。然後過了不久就以 poly 做出了第一隻「小鯊童」的模型。

「小鯊童」在2015年的時候還只是poly的材質,但當時剛好遇到「軟膠玩具」再度爆紅,取代了過去的公仔與八寸人偶成為玩具收藏界的新寵兒,於是趙譽決定嘗試一波,在那一年研究軟膠的製作,發覺小鯊童有著很符合怪獸軟膠文化的特質。於是他決定借錢開模,把小鯊童改變材質,送去國外翻模製作成軟膠玩具量產。

在隔年的2016台北國際玩具展,小鯊童軟膠玩具首次亮相,才短短的兩天時間就賣完兩百隻限量品,大獲好評,也讓來自各地的收藏家看見來自台灣的玩具設計。

37327044591_0ba26b1e2c_o

突破台灣玩具設計師的困境
從原本的樹脂 poly 材質做出硬質的模型到請工廠開鋼模來量產軟膠玩具,對於一般人來說似乎只是材質不同,但對於玩具開發來說卻是一個非常艱辛的過程。

「玩具軟膠化」意味著成本必須由原本可以自行以矽膠翻模的塑膠製成,改成必須交由專業模具工廠開模的鋼模製作,所以光是一開始要製作這一個特殊的模具就必須額外花費玩具設計師一、二十萬的開模成本,也因此,從 poly 到軟膠也意味著「小鯊童」必須走上量產銷售的路才能回收開發成本。

而這也是為什麼設計師玩具會有同一個模做出來的玩具卻有著數十種不同的塗裝設計的生產文化,因為如果不這樣,高成本、高單價的軟膠玩具就無法將成本回收,更別說獲利。所以玩具設計師除了自己配色推出限量款以外,會需要和不同的藝術家或塗裝師合作,創造出色彩繽紛、多樣態的玩具。而小鯊童也不例外,在短短兩年就已經設計出超過五十種不同配色的小鯊童。

除此之外,趙譽在試圖投入軟膠玩具生產以後才發現,現在的台灣已經不如過去,根本沒有能夠製作高品質軟膠模具開發的工廠,只剩下一些做鑰匙圈吊飾或是低階玩具的工廠,所以為了製作小鯊童,他只好跑去東莞尋找中國的工廠幫他製造模具和翻模量產,也才深刻體悟到台灣設計師如今相較於香港、中國和日本玩具設計師的弱勢,已不再能與過去相比。

「在自己投入以後,才發現台灣根本沒有玩具生產的玩具。不是去日本生產,就是靠香港商人找東莞的工廠。但是日本很排外,生產速度慢,價錢又很貴,雖然品質會好很多,但目前很難有機會合作所以選擇去品質依然優於台灣的中國生產。至於台灣,做軟膠的幾乎都外移了,對於設計師來說,是一個很艱困的環境。」

成為職人,創作永續
從興趣出發的趙譽,雖然目前最大的志向還是有招一日能成為一個科幻特攝片的導演,但現階段的他依然是一個專業的軟膠玩具設計師。

我好奇的問他目前玩具設計的身份會是一輩子的嗎?趙譽看了看工作室內上千隻自己收藏的怪獸軟膠玩具和身後準備在深夜趕工的小鯊童半成品,堅毅的點了點頭說「那是一定的。」

對趙譽來說,設計玩具是一件快樂的事情,雖然台灣的市場小、製作成本高,每隻小鯊童扣掉成本沒辦法得到多少獲利,但同樣身為一個收藏家,他自己很清楚,能讓別人擁有自己想要的收藏品是一件多麽幸福的事情。

37327050381_1d65467a46_z
37327044231_efe3d92db4_z

「我會努力讓最好的限量創作留給台灣,但我也希望台灣人能善待我們這些創作者。」

所以趙譽自從2016年底台北國際玩具展(TTF)首賣爆紅以後,幾乎沒有停止過設計新的配色和開發新的軟膠怪獸,就是為了讓喜歡的人能得到他們想要的東西。所以他期許未來自己能像是日本的那些軟膠玩具品牌的職人設計師一樣,早在軟膠玩具再次風靡的好幾十年前就已經在設計軟膠玩具,也許經歷過倒閉、重組,也有很多產品設計出來賣不出去,面臨過各種大風大浪,但依然挺了過來。因為那些職人們都很清楚,全心全意投入自己所熱愛的專業,不只是為了工作,更是為了成為自己所期望的人。

台灣目前所缺的也正是像趙譽一樣,願意全心投入創作、創新與技術的年輕人。雖然總有大潮大浪,但他們將會勇敢的拒絕隨波逐流,用自己的信念乘風破浪。

Shar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