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胖世大運,國體法需要通過! 從世大運金牌名單看到台灣體壇的資源分配困境

虛胖世大運,國體法需要通過! 從世大運金牌名單看到台灣體壇的資源分配困境

文/趙浩宏  圖/世大運新聞稿

「在台灣,有很多運動員可能是各縣市的金牌,但上了大學後就再也沒機會參加比賽,不只是每個選手夢寐以求的國際賽,就連在台灣都幾乎從來沒有機會參加全國賽,但我不認為他們一定比較差,因為我自己也是曾經成績很差,在一次受傷復原後忽然成為全國冠軍。但在目前的體育環境,他們不一定有我的幸運,可能到了大學以後只能每天跟著田徑隊跑跑步、做重訓,然後幫忙買便當、放攔架,而且還被制度綁住,一直到大四都必須留在田徑隊。」

在台北的一間體育名校,一名正在服役的國手在田徑場上與我侃侃而談,也因此從去年的八月開始,就與許多運動員朋友進行專訪,試著和體育圈外的其他人述說台灣運動員面臨的困境。這一次因為世大運,又讓大家重新關注體育,卻忘了奧運世界排名五十的慘痛反省,所以在這篇文章,除了嘗試從大家關注的世大運出發,也希望間接強調正在立院受阻的《國民體育法修正草案》的重要。

世大運的成績真的不代表台灣的體育環境有了什麼改變。

優惠主辦國,自選項目也沒幾項有實力列入

世大運歷年來都是一個地主國優勢的樣態,原因在於它不像奧運和亞運項目大致上固定,世大運主辦國的自選項目很多,而且願意舉辦的國家一直以來都不多,畢竟比起奧運,世大運是以體育青年交流與體育教育推廣為目的,且這些選手在大學畢業後會繼續往奧運發展的比例也不到一半,有許多還是一般的大專選手,實力依然有差距。

依據世大運的辦理規章,除了14項必辦項目,主辦國有權自己增加選辦項目。就以這次2017世大運,台灣的選辦項目分別有:射箭、羽球、高爾夫、棒球、滑輪溜冰、舉重、武術,也就是說這些項目是台灣有把握奪牌的項目,但很不幸的是我們在許多傳統而且屬於奧運的項目都差強人意,不過在非奧運項目,在較少國家參與的滑輪溜冰卻奪得了10面金牌,也成為我們看起來有個漂亮成績的關鍵。而拿到5金的羽球雖然也是自選項目,但幾乎每屆都會被選辦。

不過如果縱觀歷屆地主國的成績來看,真的是差強人意。

螢幕快照 2017-08-30 下午1.08.50

幾乎每一年的主辦國都很有能力讓自己名次往上竄升。

不過就算地主國有場地、氣候、項目的優勢,但要搞地主優勢也是需要有體育基礎,如果國家對於體育不重視,資源有限,擅長的單項運動別人一定更強,就像這一次的幾個項目,反而讓國家重點項目與台灣相同但又有更多資源栽培的韓國反而成了最大贏家。至今,像是射箭就被韓國拿走九面金牌,滑輪溜冰四面金牌、羽球一面,而我們過去一直列為得金強項的跆拳道則被奪走了六面金牌,接續2016里約奧運的無人晉級四強,進入跆拳道競賽的低潮,我想都是台灣一開始完全沒有設想到的。不然在原先的奪牌計畫中,台灣的金牌數還會更多!

重點是,我們雖然在國際賽事都很弱,但世大運一直以來我們都有神奇的佳績,總是落在世界前十強,所以今天要討論的範疇不只是今年,而是過往一致的現象。

靠大學訓練 靠獎金生存

「也許有人真的是想要再唸書,但我真的只是想要繼續打球,追到好的成績去荷蘭,很多運動員念碩士也都是為此。」一名合球國手談到自己「委身」大學碩士班,不由自主的感嘆在台灣沒有好的協會或俱樂部制度,只能待在學校。

在台灣,除了奧運、亞運的獎金比其他國家高上許多,在許多國家都沒有獎金或是僅有部分獎勵的世大運,台灣也依然有90萬的金牌獎金,當然對於運動員來說,這個獎金算多算少很難評估,但可以確定的是對於其他關注運動的國家來說,獎金絕對不是運動員的主要收入,就以體育大國英國、美國、澳洲為例,他們的運動員一直以來都有著強大的行銷和經紀團隊在協助經營,企業的贊助與政府的生涯保障也讓他們能夠無後顧之憂,另外像是韓國與日本則是依靠強大的「企業責任」,凡是國手幾乎都有大企業獨家贊助,提供每月的薪水與訓練補助,甚至有專屬的體育館。

另外諸如中國、俄羅斯、北韓、牙買加這些國家則是由政府提供擔保,讓運動員有著完整的就業保障與生活撫卹,這使得許多家長發覺自己的孩子有天份後就完全交給國家,像是八歲就送進網球學校的莎拉波娃、七歲就送進河北保定跳水訓練基地的郭晶晶、十三歲進入汕頭市桌球學校的馬龍、九歲進入少年體校接著十三歲進入CBA的姚明。

順道一提,在這些從小就灌注許多資源的國家重點栽培選手,也多沒參加世大運,因為他們根本沒有大學學籍,也才不在意世大運。像是在去年在里約奧運拿下四面金牌的美國十九歲體操小將拜爾斯也在2015年就宣布成為職業選手,放棄國家大學體育協會選手資格,也沒有大學學籍,專心體操事業。

反觀台灣,許多企業贊助和國家補助都必須透過各專項協會,各種規範綁手綁腳限制運動員的代言,讓原本就不易找到熱愛體育企業家的台灣運動員更是難以擁有機會得到商業支持,更重要的是台灣的許多國手徵選的決定權和資源分配都綑綁在協會手上,所以在台灣更難出現像是美國的拜爾斯一樣勇敢脫離體育協會的情形,畢竟在美國的國家徵招時,只要拜爾斯有足夠的實力,她依然肯定能披上國家的戰袍。

但最無奈的是,在台灣依然有很多有著國手夢的頂尖選手必須在每天訓練完後續打工,或是像大家時常看到的田徑國手還必須花時間去參加馬拉松比賽賺獎金,其實這對於運動員來說都是非常大的負擔,一次的全程馬拉松不但可能受傷,也必然會讓自己必須中斷一段時間的訓練。但這就是台灣選手的心酸。

63639553179328818915039278564600

最大的障礙是學長姐 台灣的運動員窄門

不過說這麼多其實是要反觀台灣的運動員,國、高中時永遠只能依附在附屬於教育體制內的體育班,為了大學的場地與訓練資源保留學籍,然後一扒到資源就必須想辦法抓著不放,為了打全大運、為了繼續用學校的田徑場延畢念碩士、博士,但這樣的資源分配很可能影響了鄰近幾屆的其他運動員,讓台灣的體育選手時常出現年齡斷層的現象。

畢竟,國手資格一被佔有,其他無法接觸國際賽事的選手的成長機會就會受限。國手資格所代表的不只是一個國際賽的機會,在許多單項還代表著是否能得到國際教練資源、國訓中心的培訓機會、出國交流的補助、額外的訓練費用,這在台灣卻是非常難上加難的窄門。

另外讓許多資源已經取得的國手會選擇繼續抓住大專生賽事的原因在於,台灣的運動員收入來源有限、國家與協會保障缺乏,繼續停留在大專級別的賽事爭取獎金的機會遠高於世錦賽和亞運、奧運,所以為了不讓自己淪落到還要再訓練完後還要分心去打工賺生活費,繼續比賽絕對是一個重要的選擇,這也使得台灣的世大運一直以來都可以看到應該已經要專心把目標放在奧運、亞運的一流選手以掛名大專學籍的身份繼續參賽。但這樣不但讓台灣自己更年輕選手沒有辦法得到交流機會,也會擠壓到其他國家選手的牌位。這也是過去各國會反映參賽者身份的原因。

而這正是台灣幾乎每一屆世大運都有前十名,但到了奧運就落到五十名的原因:該專注更高賽事的選手依然花心思在大專項目,到了大專年齡的運動員被學長姐擋在窄門外。

所以有個技擊教練這麼說「在台灣除了實力,機運也很重要,如果你跟朱木炎只差4、5歲,就算你也不差,什麼也都輪不到你。當然後台也很重要,我就是機運不好又沒後台,打了幾次全國金牌也沒機會出國試試看。」

高齡大學生 擠壓自家人也影響他國運動員

延續年齡的討論,比其他國家相對年齡較高的世大運選手,不但是台灣奪牌成績亮眼的原因之一,更是台灣運動員資源排擠的一個嚴重結果。

美國隊金牌平均年齡21,最多金牌的日本也才21.4歲,甚至包含團體賽有33面金牌來自20歲以下的小將,然而最接近台灣的反而是常被國人取笑愛作弊的韓國,不過雖然他們也在某些項目(柔道)派出老將,卻依然沒有超過22.5的平均年齡,比起台灣的平均23.3歲,還是略低一籌,而且還有13面金牌來自20歲以下大學生,而台灣只有5位。

另外組成比較跨年齡的俄羅斯雖然也出現幾位25歲以上的選手,但他們的平均也才21.6歲,而且是全世界出現最多17、18歲金牌的國家,反觀台灣最年輕的就是20歲一百公尺楊俊瀚以及跆拳道品勢混雙金牌的蘇佳恩、羽球混雙李佳馨,其餘選手多數是22歲以上,且大多為已經是國家亞奧運級別的選手,這其實是許多國家會避免發生的情形。

當然台灣並非每個單項都有指派較高齡選手的狀況,這也是要看各單項運動的過往習性與協會的協調與推選方式,像是網球男單金牌莊吉生28歲、網球女子雙打金牌詹詠然28歲以及洪萬庭女子舉重69公斤金牌27歲的案例,都明顯看到高年齡級距的對戰,當然這沒有不對,畢竟也在遊戲規則內,但為了避免這類情事發生,世大運在下一屆之後將會把年齡上限下降到26歲,也就是到了下一屆台灣這次有16面金牌的得主肯定無法再參加,到時候我們的成績可能就會被拿回來對照今年的26面金牌,這才真的影響國家顏面,畢竟我們正是新規定所針對的國家之一。

尤其這次技術性掛名彰師大研究所的華裔美國人莊吉生,甚至到了兩年多以前才拿到台灣護照,卻由網協推薦取代掉了原本台灣的大專選手,雖然得到了金牌,但進入四強的選手全部都只有20歲,這樣為了得牌而找來職業選手掛名大學參賽的情形對於台灣的名聲也實然並非好事。而請職業選手取代台灣的年輕選手打完世大運,拿了獎牌、獎金就飛回美國,對於台灣的體育真的有幫助嗎?

636395942706946406150396872617927

台灣的年齡分佈明顯偏高,而在20歲以下出現斷層,我們是在前十名國家中唯一出現沒有17~19歲金牌選手的國家,事實上在整個中華隊之中也幾乎沒有新生代選手能有機會參與世大運。

螢幕快照 2017-08-30 下午2.05.43

國際賽機會的分配 關乎於整體運動的發展

在日本或是英美等國家,甚至中國也一樣,世大運一直以來都是分配給大專選手以及非亞奧運年輕選手的舞台,畢竟一直以來世大運的競爭就相對成人競賽要來的以交流為目的,比較像是培養新秀的國際賽事體驗舞台。依據大會統計,這些選手未來站上奧運舞台的機會僅有百分之48,也較低於世錦賽。

像是中國武術隊幾次受訪時都有提到,雖然拿到金牌,但比起沒有來的其他奧雅運國手級的選手,他們還需要很大的努力。而交叉比對奧運參賽選手也可以看出,確實許多26歲以下的各國第一級選手都將資格讓給其他大專選手。

況且,追求更強的挑戰才是真正的運動家精神,而為了奪牌留級打大專生可能就不是那麼光彩了。

畢竟,在世大運不容易遇到正在全力衝刺更重要比賽的選手,這對於已經到了一定層次的選手來說,若不是非重要賽事,多增加被情蒐的機會沒有太大意義,而且每一次的全力比賽都是一次受傷的風險,不會有頂尖選手會認為在世大運受傷、擾亂生理時鐘或是中斷練習是值得的,畢竟目標還是以更專業的競賽舞台為主。再者,資源的分配和選手鍛鍊的延續性其實從1980年代以來就是體育專項訓練所重視的一部分,妥善分配競賽機會是國家在訓練上必然要考量的部分,但在台灣卻年年被詬病,總是某些人拿走大部份資源。

好比去年里約奧運讓世界震驚的拳擊國手賴主恩,要不是積極爭取世界賽的機會,從與國際選手交流領悟,可能早就被台灣「強者全拿」的體育資源模式給淹沒,一方面拳協資源相對就少,又將幾乎所有拳擊協會的資源都給了相對有奪牌機會的女子國手。但現在,那個曾經在國際賽輸給低排名選手的賴主恩已經成為許多國家情蒐的厲害拳擊手了。

當然,大家也必須了解,在很多單項,最黃金的衝刺年齡和成績最好的年齡間距就是在20~22這個階段,以短跑傳奇波特為例,他從19歲開始爬到巔峰,20、21破個人與世界紀錄,接下來速度就起起落落,到了24歲以後就開始明顯退步,而在體操項目更是如此,所以大學這段時間外行人看起來不就差個兩、三年,但對於運動員可能是整個生命的巨大影響。24歲還搶走兩年一次的參賽資格,等於讓身邊應屆大二到大四的其他選手此生再也沒有機會站上舞台。

國際賽事的國手代表真的需要更有智慧且全方位思考的分配。

63639557493600272315039318210290

強者全拿真的對台灣是好的嗎?

「強者全拿」聽起來在強調力量的體育圈看似合理,但其實這才是從教育到體育裡面最可怕的現象,台灣多年來用制度和資源分配限制了除了「金牌選手」以外,其他人的機會,不但抹滅了很多人的可能,也自然而然讓體育被貼上很多「不夠強不要去」的標籤。舉例來說,台灣這次的選手有不少是連續三屆代表台灣打世大運的國手代表,他也同時拿走許多國際賽資格,但連續三屆取得世大運資格所代表的卻是有整整六年的時間他獨佔大部份資源,有多少體保選手就這樣從大一到大四都沒有機會讓大家看見自己的潛力?

在升學主義的台灣可能認為一百分就能站上講台領獎很合理,但其實這在國際上是很落伍的想法,所有長期有著項目優勢的國家幾乎都是培養了很多可以彼此競爭的選手,一起切磋、一起玩耍、一起交流、一起討論經驗與戰術,這是過往很多到中國、日本、美國國家訓練中心交流回來的選手時常分享的。

正如閃電波特所說「如果身邊有跑的接近我的對手,我能跑得更快。」

但在台灣,真的有太多從國中、高中、大學一路拿著金牌、包辦所有資格的選手,當他必須退役時,這個單項就會瞬間掉到斷層。但這就必須回到台灣協會的組成,在目前的制度下,協會嚴重影響了整體運動的資格與資源分配,但一方面協會的長官通常有體育背景的並不佔大多數,再者,目前有許多協會都淪為「大人」社交的工具,對於整體運動的行銷與訓練計畫都沒有太多具有脈絡化的想法,而且「擺官威」是在體育圈裡面時有所聞的現象,自然而然難有具有長程發展的具體思維,所以「強者全拿」的現況比起「有關係沒關係」的後門文化來的更公平,但其實並不聰明。

獎金瓜分 協會也是獎牌主義

「獎牌主義」聽起來很合理,但仔細瞭解就會發現「獎牌主義」在運動訓練上其實並不代表「金牌主義」。

相對於拿金牌,拿到銀牌與銅牌容易許多;相對於拿到世大運金牌,取得奧運銅牌可能更不容易,而得到獎牌的獎金除了回饋到運動員身上,其實也影響了協會的收入。除了拿到獎牌後可以增加單項在體育署的地位以外,也影響到了後續對於協會的新聞曝光以及經費補助。

除此之外,獎牌的入帳也能很直接的幫助協會得到分紅。就以網球選手謝淑薇在2014年仁川亞運會的獎金為例,當時除了謝淑薇自己能拿到60%,30%分給執行教練以外,其中10%必須回饋給中華民國網球協會。所以想辦法讓目前最強的選手出場時時常是台灣的協會選擇國手的方式,也導致了協會本身也會想辦法讓屆齡的選手出賽,或是鼓勵選手想辦法延續學業與繼續念碩士的原因,當然在這個時候想要綁紅布條的學校也時常成為了體制內的共犯。

「其實我也不曉得論文在寫什麼,其實教授也不太管,畢不畢業也不是最重要的,重點還是在比賽還有練習的資源。真正重要的還是教育學程,但競賽成績不夠好,我們這些選手也考不贏體育系的學生。」

此時,變相的體保碩士、體協、無法放手的選手就成為了一個運動員必須在逆境中生存的共犯結構,比起其他國家完整的運動員訓練與生涯規劃,台灣運動員的處境相對脆弱而且東拼西湊,換算下來台灣頂尖運動員的收入依然永遠在世界的末端、整個體制無法讓運動員真正專心的受訓、訓練資源的爭奪排斥了許多還在發展中的年輕後輩、在家長眼裡運動員生涯的限制成為阻止孩子投入的現實理由。

這些年有多少在高中只比金牌輸一點點的選手到了大學黯然失去機會,這正是台灣家長常說「你不是最強,當運動員幹嘛」的主要原因,但在許多國家,這並不一定成立,像是日本與韓國,許多單項每年政府與企業照顧的選手都有十位,甚至像羽球日本就有將近五十位選手是由政府媒合企業認養,全職訓練。一方面政府政策完整,更重要的是地方的協會或是俱樂部比起台灣更擅長資源整合與設計具有中、長程目標的金牌培養計畫。

雖然柯文哲在這次的世大運大讚「看到台灣運動的希望」,但除了希望,我們更該藉由這次看到台灣運動員面臨的問題,趕緊讓能初步解決協會阻礙的《國民體育法修正草案》通過,讓台灣的體育團體組織改組並擴大民眾參與入會,強制協會財務透明化,另立完整仲裁機制解決各種資格遴選紛爭,並且回收部分權力由中央主管機關訂定關係國家運動員之相關辦法。

Share

Comments

  1. 感謝貴網站寫出如此詳盡的報導,如果能將內容的文字大小及顏色調整成更適合閱讀的形式的話更好。

  2. 很棒的報導和分析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