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不妥協才能讓 COSPLAY 走上專業的路。貓匠手作坊 專訪(下)

只有不妥協才能讓 COSPLAY 走上專業的路。貓匠手作坊 專訪(下)

文/趙浩宏  攝/趙浩宏、貓將手作坊提供

走進貓匠手作坊位於高雄的工作室,這是第一次近距離看到滿屋的「Cosplay」道具,有鎧甲、有兵器、衣服、面具,還有一整套神力女超人的服裝與巨大的劍與盾牌立在人台上,對於動漫迷來說,這裡就像是一個將虛擬幻化成為現實的天堂,在這裡你可以成為你幻想中的角色。與一般的裝扮道具不同,「Cosplay」之所以迷人,正是因為這些玩家所扮演的角色背後所代表的並不只是外表的樣貌或是其背後的職業,更被這些稱為「Coser」的專業角色扮演玩家所在乎的,是這些角色在動漫世界裡面所代表的性格以及對於夢想、態度的詮釋。

也許有些家長或是遠離Cos文化的人會質疑,好好的事情不做,為什麼要去裝扮成虛擬世界的角色。但在現實生活裡面,我們每個人不都是被迫向著某些榜樣與圭臬看齊,成為一個怎樣的學生或是員工,「角色扮演」costume play 其實本來就充斥著我們每個人的生活,只是差在有些人可以很習於任命的就扮演好現實生活中的角色,但有些人不是,這些 coser 依然有著童趣般的幻想,依然想藉由超脫現實的單向度思維,「自由選擇」一個完全不存在真實世界的角色,豐富自己索然無味的生活。這其實跟大家下了課或下了班後打籃球、玩音樂、看電影沒有什麼兩樣,你也不需要真的成為職業籃球員、歌手和全身藍色的阿凡達。

(此篇為下集)

怪怪_戰國BASARA3_織田信長

不斷學習,每一次的製作都是新的挑戰

十幾年的製作生涯,不知不覺貓匠也已經做過了無數的 Cosplay 道具,從過去做武器道具至今,他們幾乎沒有做過太多次重複的物件,就算接到一樣的單也會想辦法用新的材料和方法讓成品更好。因為他們的執著,所以每次的製作都一定是新的挑戰。

製作的過程從一開始拿到角色照片後就必須從頭研究,並不是每個動漫角色都是貓匠熟悉的,但為了製作就必須去認識,然後從整體造型開始構思製作的方法與合適的材料,盡量以能夠百分之百還原角色為目標,而這一切都與經驗有關,效率與流程的安排都是不斷嘗試和調整和得到的經驗法則。除此之外,道具可動性的設計是另外一個專業製作上必須花功夫專研的地方,在這個階段,就會需要和客人進行溝通,畢竟要讓虛擬二次元的盔甲能夠穿在真人身上後維持其可動性,有時候必須調整原著並不符合真實性的一些構造,增加一些機關和關節才能真的穿脫和移動,所以就必須在視覺上做些取捨。

「這部分是最影響套裝穿著舒適度的環節,有很少數的客人會堅持不去改變漫畫裡的原型,溝通失敗,但做出來可能也會決定重做,但那就是客人自己得自付承擔,我們已經盡力給予專業的建議了,如果客人不相信,我們依然會以他們的要求製作。」

不過一直以來客人對於成品的反饋其實也是讓貓匠的製作找到新方法改進的機會,例如為了讓道具服更能重複使用,客人在一些細部舒適度的反應,能幫助貓匠更知道該如何調整內部的結構和加強盔甲支架的方式,讓自己的品質持續精進。而這也是從做武器轉型到製作盔甲最大的挑戰,武器只要長得像就好、堅固耐用就好,手持並不會對道具有太大的傷害,但是盔甲需要穿脫和活動,就必須經得起更多的壓力測試。

每天自我省思,一個工作室該有的態度

對於怪怪來說,如何面對客人以及面對自己的作品一直以來都是他最重視的部分,他和妃妃經過了這十來年的淬煉,不但對於 Cosplay 圈有足夠的認識,一直以來對於剛開始玩 Cosplay 的晚輩也有很多的建議和鼓勵。尤其在當 Cosplay 成為維持生計的工具以後,他們大幅減少了自己當 Coser 「跑場」的時間,把大部分的精力都放在幫助其他年輕的 Coser 能擁有感動自己的套裝,反而對於自己的使命越來越清楚。

「要讓這個環境更好,我們不能跟著去競爭和藏私,該讓給別人的訂單就給別人去做,該教給別人的專業,就拍影片或開課分享。我們要讓更多人能夠學習,然後踏入我們這門專業,只有建立分享的習慣,才能讓這個已經不大的圈子更好。」

於是他們只要在有空的時候就把製作過程分享在網路上,或是開班授課。看著底下一個比一個穿著更有特色的小小動漫迷正在一步一步往成為 Coser 的路途邁進,彷彿就像看到了過去的自己,但他們不再需要困擾於找不到方法,也不再需要因為在班上得不到認同感、被取笑而覺得受傷。

一個好的環境,需要的是更開放的前輩,而貓匠他們正在成為正向力量的傳遞者。

36341094441_fe63eb3b65_k

脫離中低價位的競爭環境,追求絕對的信用

隨著掏寶興起,來自中國代工大媽之手的廉價 Cosplay 道具進入了角色扮演的市場,貓匠在早期做道具的時候也同樣面臨了來自中國低價手創的競爭,但隨著技術和產品類型的調整與提升,妃妃和怪怪停止中低價位的道具製作,全心投入高單價且精緻的全套盔甲訂製,反而打響了自己的知名度,從台灣到世界都有不同的愛好者,開始追蹤和請託他們訂製做工精細、耗時長的盔甲。

在2016年,貓匠開始嘗試把重心放在商業件,但相對於幫玩家做道具,商業件很常給的時間比較急、要求砍價、訂單反覆,而且因為宣傳用的道具通常都只使用幾次,不會像 Coser 對於道具要求較高,很常會有「道具能看就好」、「不一定要很堅固」、「價錢能在預算內最重要」等要求,所以反而成為不同道具製作工作室削價競爭搶單的戰場。因為很早就看到接案市場的問題,貓匠在2016年以後,決定雖然重心要投入商業單,不過要秉持原則,只接能確保品質和符合預算的案子,不願意落入削價競爭的惡性循環裡頭。

「如果跟著一起進去放低價錢、做低標準搶單,只會讓我們的作品變得更不精緻、破壞市場該有的行情,跟著成為惡性競爭的共犯,但更重要的是我們堅持做了十幾年道具的貓匠不能做出比過去更差的作品,只為了錢。預算不夠、標準不高的case就讓給兼職的工作是去做。我們該維持一個maker該有的態度,你叫我簡單做便宜一點,我們真的不知道要怎麼簡單做、降低自己創作的水平  。」

就像 Coser 跑外拍不能遲到,做道具更不能延遲,不然你將會影響很多人。

除了追求品質,強調信用對於貓匠來說比什麼都重要,從一開始到現在做了十幾年,只有不超過十次的延遲交件。除此之外,信用在費用上也一樣,一開始估價多少,就算過程中發現製作難度和成本估算錯誤依然得自負盈虧,但這也是需要經驗的累積,一些新開業的工作室時常在估價錯誤上與客人造成紛爭,這是貓匠一直以來最不希望讓客人埋怨的點,他們努力讓每一個拿到心愛角色裝扮的朋友覺得物超所值,因為玩 cosplay 本來就該開開心心!

36341098161_b45d29ed77_k

不要害怕追夢,但要擔心自己態度不正確

一路上,有很多和怪怪與妃妃一樣,生命幾乎都被 Cosplay 所滿盈的年輕人想要以貓匠的生活之道當作自己的目標,而大部分這些想要投入這一行的人都是 coser 出身,也都是台灣算是製作道具厲害的玩家。但如果想要讓自己稱得上「專業」,貓匠想要提醒晚輩們,唯有不斷學習才是走進這一行的不二法則,尤其在強調手作的歐美國家和近日崛起的中國,有著更自由和樂於分享的環境,他們擁有的技術和態度都早已遠超越台灣,都很值得敬佩。所以當自己看了越多以後,應該越不滿於現況,然後期望自己能夠不拘限於固有的能力,繼續參考更厲害的創作者,並且向他們學習,製作出更有挑戰性的道具。

不斷的學習,是貓匠這十幾年來唯一不變的日常。

除此之外,從一個玩家變成一個專業工作室,最大的犧牲就是要減少自己「跑場」(參加 coser 聚會和外拍)的次數,把持自己的信用,準時交件。所以如何控管自已的時間也是在家工作者一項必須培養的技能,了解自己的製作速度、控制自己的行程規劃、掌握自己的做事效率,是必須不斷調整和改善的。

「你一個月可以賺多少錢」「你可以養活你自己嗎?」「你存得了錢嗎?」「你這算是個正經的職業嗎?」「接案生活怎麼會穩定?」

在台灣,永遠會有很多聲音在你努力的過程中打擊你,然而除了一個堅毅的心,我們也必須曉得,讓興趣成為專業真的並不容易,尤其當自己的興趣不是主流的工作時,我們只能比別人更加倍努力,而且除了變更厲害,還要花心力為自己所喜歡的事物創造更好的環境,想辦法讓別人的質疑無法輕易擊垮我們。而這只有自己可以幫助自己,不是嘴硬、任性就好,還要有足夠的實力,並且投入所有的精力。而某種程度上來說,不怕挑戰、全力以赴、往良善前進,正是 Cosplay 所該有的精神,許多動漫角色所告訴我們的生命道理。

感謝貓匠的怪怪與妃妃,帶我們看到妝容與道具之下,一個真正的 coser 所該有的情操與態度。

 

責任編輯/趙浩宏

Shar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