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哭鬼到世界第四的蛻變。花藝國手 柳皓雲

愛哭鬼到世界第四的蛻變。花藝國手 柳皓雲

文 趙浩宏
圖 趙浩宏、鄭友婷

在台科大共同工作空間的一角,有一個與四周的工作檯完全格格不入的工作桌,上面擺的不是木模、不是金屬材料、不是紙張打版,而是一束又一束純白美麗的花朵和一些看起來十分新鮮的綠色植物散在桌上。這是花藝國手柳皓雲臨時趕件的工作空間,正準備著隔天的花藝示範,雖然目前才就讀大學一年級,但在2015年取得國際技能競賽第四名的她卻已經能有十足的實力在專業場合示範花藝作品,獨當一面。

花藝技藝來自家族的傳承

從小生長在花店的皓雲從出生就和嘉義農專園藝科畢業的父母接觸花朵,但她卻坦承自己並沒有因為「耳濡目染」就熱愛花藝,一開始的她其實對於學習花藝有點排斥,因為家裡就是花店,所以很清楚大家想像中浪漫的花店景緻在皓雲眼裡始終不存在,反而多的是家裡經營花店時遇到連假要幫忙家人的辛苦,還有花枯萎凋謝以後所留下來難聞的味道,以及小時候曾經因為家裡年節趕工而一個人在家飢餓哭泣的時光。

34937711201_c68a1fced4_k

成為國手,不再是愛哭鬼

花了半年的時間日以繼夜的練習取得國手資格以後,真正辛苦的一年才真正來臨。除了很基本的平日練習從早上八點到晚上十點之外,自己也必須到處去參加表演賽、示範教學和接一些花藝界的活動來累積自己的經驗和練習面對觀眾圍觀時的目光,也是從這一個階段才開始真正認識台灣的花藝技術厲害的前輩。

但國手的生活比想像中還要辛苦太多,無論來自身體還是心理的挑戰都不斷磨練著她。尤其是在成為國手投入練習的前三個月,皓雲每天面對的幾乎都是負面的檢討和評論,讓她的心情總是很鬱悶,覺得自己好像很糟、實力不夠,每天辛苦整天回到家後時常一個人哭泣。

「當時住在老師家,兩個月才回家一次,覺得很想念自己的家人。然後又覺得自己做不好一直被責備,卻又不知道要怎麼能被認可。當時的我就是個沒自信的愛哭鬼。」

直到在大約受訓第三個月,在一天練習後的晚上,老師把皓雲找來並且詢問她的狀況。告訴皓雲希望她能重新調整自己,把當時的長頭髮剪掉,試著花一些時間調整自己的裝扮換個心情,別再像個鄉下來的高中生一樣,應該要準備好面對世界舞台。

但在當時,壓力過大的皓雲真的忍不住讓眼淚潰堤。長期沒有信心和大量的壓力讓她始終陷在自我質疑的泥淖中,她開始在老師面前自責,覺得自己是不是什麼都做不好,什麼都需要改變。

「當時的我真的就是一個鄉下來的小孩,老師們覺得我就像國中生一樣,而且外表也都不在意,但身為一個花藝國手,整個過程包含自己本身都是表演的一部分,沒有精神和隨便的裝扮都算是不專業的一部分。當時真的受不了,也許因為三個月以來累積的壓力,我當下當場壓抑不住大哭,一直從晚上九點到三點。」

回想起當時,皓雲其實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要那麼抗拒、害怕改變、害怕被批評。所以當時老師要求她換個方向從外而內的改變,讓別人看起來覺得自己是有自信的。於是皓雲從那一晚之後開始不再只是專注在手上的花朵,而是把頭髮剪短、開始化妝、豐富自己的生活,然後從作品到自己本身重新審視一遍才逐漸找回自己的自信,也再由內而外一點一滴散發出來,做了走上世界舞台前最後的自我準備。

「成為一個有自信的人是重要的,可以更曉得自己是誰,更不會受到一些挫折就失去力量。」

34937599741_dddc26a1ad_k

複雜的國際花藝競賽,不只是插花而已

皓雲在學了花藝以後才發現雖然花藝創作都與花有關,但實質上更偏向「工藝」而不只是養花賣花而已,大部分的時候需要和塑膠、金屬、木材等各式各樣不同的素材結合運用。

而各式各樣的花除了能夠單獨成為擺件之外,也可以使用在許多不同的美化任務上,除了最常見的室內擺飾和新娘捧花以外,也可以用在空間設計、氣氛營造的設計上。而花藝競賽也同樣涵蓋了這些多元而複雜的題目,讓花藝國手不只要擅長熟悉植物和插花技術,還要能有自己的創作能力與思想,也因此花藝在國際技能競賽一直以來都擁有著一定的難度。

國際技能競賽在花藝項目總共有10種題型,而這10種會從大題目的18 樣中選出10樣來比賽。但在皓雲這屆比較特別,多出了三個事先不知道會有何種考題的神秘箱,完全不曉得要做什麼、用什麼材料,全部都是在賽前五分鐘才公布。

花藝大題目的項目包含花束、新娘捧花、切花、組合盆栽、吊飾、壁飾、物件裝飾、婚禮佈置、花環、胸花、人體裝飾、神秘箱….等,但除了大題型以外還會有小題目當作附加條件或是特色主題,就以這次競賽為例,其中有一項大題為切花,而小題目則是巴西的嘉年華會。而世界賽出題的時候會先在前三個月告知選手神秘箱之外的 7 樣大題目,而這些大題目的 7 樣小題目則是現場公佈。但最困難的還是那三個神秘箱,使得全世界的國手都必須要把每一項插花項目都練好來接受現場神秘箱的挑戰。

在比賽的當下,除了要擅用當地的花材以外,還要去思考該如何設計並且配合題目的條件。此外,完全公開的現場就像一場大型的表演賽一樣會有來自四週觀眾的壓力,選手會無時無刻的感受到來自四面八方的目光和聽到他們的交談,所以賽前對於抗壓性的培養十分重要。所以在比賽之後皓雲有著非常大的成長,面對什麼樣的場面以及作品要求的挑戰都不再能夠難倒她。

在比賽之後,繼續為了自己的大師之路前進

得到世界第四名歸國以後,皓雲重回台科大就讀設計繼續學習不同領域的專業。因為曾經見識過世界舞台,皓雲比起大部分的同年級生更曉得自己還有很多能力需要累積,所以她開始嘗試認識不同領域的設計思維,然後再回歸於自己所專長的花藝技術上。

而對於未來,皓雲也有了清楚的方向,她期望自己除了繼續讓自己的花藝作品能夠不斷突破讓人驚艷以外,也希望自己能夠到學校教學,讓更多學生了解花藝技術,把園藝及設計相互結合的美麗分享給更多人知道。

Shar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