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視野】漫談台灣最窮忙行業「髮型藝術家」窘境

【職場視野】漫談台灣最窮忙行業「髮型藝術家」窘境

文 /《好剪才- Superbcut》 Lane Chen
圖片/ CC0授權使用與好剪才 – Superb Cut所製作

閉上眼,想像中髮型設計師生活應該是優雅的、舒服自在的、自信的、性格的、時尚的、充滿藝術氣息的、最容光煥發的職業之一。設計師提供專業建議、為客人打理最舒適的造型,讓客人充滿自信地迎接生命中的每一天,與客人交心、成為客人的髮型美學顧問…

張開眼,此刻我看見的是滿街「不指定剪髮199元」、「10min快速剪髮100元」的布條大張旗鼓。工作者匠氣十足地拿起剪刀,刀起刀落之間只過了10分鐘客人便走出來了,僅是15公分髮長被剪短為5公分的差別,可能稱不上設計了一個髮型。

剪一個髮型199元?

先不論這個定價到底怎麼定出來的,先概略分享一般成為設計師之前需具備的專業學習歷程與工具類成本付出,再來看關於髮藝產業相關的現況報導。

關於髮型設計師學習歷程:

市場上普遍每位實習師還沒當設計師前的學習階段會經歷2~3年,較為細緻嚴謹的體系甚至會需5~7年,從洗頭開始判斷頭型、特殊頭骨位置、髮性、髮質狀況,到染髮操作、根據膚色與剪裁來判斷顏色明度、調性的建議,到燙髮操作、根據捲度、頭型與剪裁來思考捲子擺放的角度、大小、與拉髮片的張力,最後才是繁瑣複雜的剪裁刀工,透過解析關鍵五要素:頭型、臉型、髮性、五官、風格,再運用千變萬化的刀工技術,來完成合適設計,並適時建議紋理(燙髮)的擺放來塑型風格,或是色彩(染髮)妝點髮型呈現的氛圍。

這些是典型的學習歷程,但其實,沒有一刻是學得完的,美的事物會更迭,技術得不斷汰舊換新,美感也是。

關於髮型設計師工具類支出:

若以常見的36種剪裁刀工技術來算、1種剪裁刀工技術需練習至少5顆假人頭、1顆假人頭700元來計算,一個實習師光是要以買假人頭來練習剪裁的支出就要至少126,000元。

18235798_666437430234154_1455346001_o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要操作這些常見剪裁刀工技術,也需要不同的刀具,常見刀具分以下幾種:

18198095_666437440234153_804745879_n

髮藝刀具的製造過程需要重複加熱冷卻鍛造,使鋼質強度提升,若鋼質硬度未達58硬度,刀刃不夠鋒利,髮絲容易因不完整的剪髮切口產生分岔。
因此普遍設計師使用的每一把高品質刀具都需「上萬元」,才能替髮絲剪出完美俐落的切口。

以上是髮藝設計師背後的專業學習歷程與工具類成本付出概略計算,每份專業技術一定都有其辛苦付出與期盼回收的價值,然而髮藝技術在市場上的價值卻只見日趨低廉,每況愈下的低糜風氣下,產生了近幾年驚悚的新聞報導節錄與數據:

2016年台灣勞工陣線協會公佈行政院主計總處所統計的各行業調查資料,節錄其中新聞內容:
「全台63種行業,台灣勞工陣線公布2015年最低薪行業Top 5,分別是其他教育及教育輔助服務業20,302元、美髮美容美體業27,219元、其他汽車客運業27,668元、廢棄物清除業29,620元、建築物及綠化服務業29,684元。其中,美髮美容美體業同時擠進最低薪、長工時前五名,堪稱台灣最辛苦的行業。」
(新聞連結:http://www.epochtimes.com/b5/16/10/17/n8405811.htm http://a.udn.com/focus/2016/10/17/25230/index.html?from=udn-referralnews_ch2artbottom )

再往前看2015年公佈的調查:
「主計總處調查,2014年我國工業及服務業受雇員工平均每人每月工作時數為177.9小時,各行各業中最過勞的則是美容美髮業,平均每人每月工時193.1小時,是所有行業中工時最長的。」
(新聞連結:https://video.udn.com/news/291817 )

2014年公佈的調查:
「據行政院主計總處統計,以正常工時計算(不加上加班時數),美容理髮、保全和偵探、個人服務業、其他服務業、不動產及相關服務業,成為去年台灣最「窮忙」的5大工作。」
(新聞連結:http://www.setn.com/News.aspx?NewsID=15141 )

實際調出行政院主計總處薪資及生產力統計資料查詢系統近五年髮藝行業的薪資與工時資料,並與其他常見服務業進行比較:

18236521_666437406900823_567058535_o
18236260_666437403567490_424580929_o

不論是每人每月薪資、還是工時,這五年來髮藝產業皆處於與其他常見服務業相距甚遠的情景,被稱為「最窮忙族」果然是持之有故,試著從滿街剪髮199的布條來抽絲剝繭探討,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18236528_666437443567486_208797654_o

「削價競爭」、「窮」、「忙」三者循環相扣

髮廊之間越是削價競爭,彼此只能靠薄利多銷來維持營運,而髮藝工作者通常是以業績抽成來換取薪資(以普遍30%抽成來計算的話,剪一個199元的客人僅有59.7元的收入),也因此工作者只能靠不斷的以求數量換取生存、以量制價的同時也必然捨其了品質,品質無法提升自然也難以提升價格,困於窮忙循環的窘境中。

18235888_666437450234152_1553669240_o

「削價競爭」、「人才流失」、「業績分食」造成產業價值低落的困境:
越是處於又忙又窮的困境,工作者被剝削感上升,越是容易產生離異的心,而多數工作者逃離原雇主自立其業也僅能停留在複製原東家的營業模式、產品同質性高、取代性也高,無法創造更高的服務價值,因此僅能在原有的市場下分食業績,彼此只能繼續以價格做差異化,然而對消費者來說如果無法分辨服務價值的差異,自然是以價格來挑選了,如此循環惡況就成為了台灣髮廊奇景(髮廊好似比超商還多)。

要解開以上困境,達成整體產業的價值提升,需從三大面向進行努力
「停止削價競爭」:髮廊之間可以採取合作聯盟,避免陷入無止境低廉價格戰。
「人才教育進修」:透過提升工作者的技術與設計品質,進而達成服務差異化的能力。例如:設計風格的不同、擅長創作項目的不同。
「生活品質改善」:髮型藝術需要美感、需要靈感,工作者需要有合理的生活作息與品質才有心力進行創作。

18216117_666437460234151_233594451_o

曾經有個前輩跟我說,任何再奇怪、再不合理的事情台灣髮藝產業裡都會發生,見怪不怪。

而我們正在盡微薄之力,希望一點點瓦解這些怪誕不經的情況、希望有朝一日,台灣的髮型藝術家能成為優雅的、自信的、最容光煥發的職業之一,為客人打理最舒適的造型,讓客人充滿自信地迎接生命中的每一天,與客人交心、成為客人的真正髮型美學顧問。

關於好剪才 – Superb Cut
好剪才 – Superb Cut是首間為改善髮藝工作環境而創立的社會企業髮廊品牌,致力於與消費者溝通髮藝專業價值、除去對技術專業的藐視與「最窮忙」標籤、改善髮藝產業現下勞動工資與工時的不合理。
「好剪才」一詞雙關:剪才指專業人才,剪裁指設計作品,好的剪裁是需要融合刀工設計、溝通、整體搭配來量身打造,專門做好剪裁,我們是好剪才。
品牌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superbcut/

關於作者
畢業於國立政治大學廣告學系,熱愛行銷傳播也熱愛髮藝設計,髮藝工作經驗6年,現任職好剪才 – Superb Cut行銷企劃。

18236081_666437463567484_251073234_o

歡迎踴躍分享,和更多人分享這篇文章

此文章係好剪才 – Superb Cut所著作,未經同意嚴禁轉載,轉載必究。
如欲轉載此文章至其他媒體平台請與我們聯繫 superbcut@gmail.com

Shar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