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拿噴槍的女孩職人。汽車噴漆金牌 嚴詩堤

手拿噴槍的女孩職人。汽車噴漆金牌 嚴詩堤

文/趙浩宏
攝/趙浩宏

與豔陽同行,來到溫暖的嘉義。在到嘉義採訪之前,曾經聽一個老技師說,雖然很多師傅會到台中和台北工作,但如果想要知道技術萌芽的起點,絕對要好好深入嘉南平原,去探索職人成長的溫床。在這裡有奉獻一生傳承技藝的老師,也有許多在國中就確定志向要學習一技之長的孩子。

而今天我們要探訪的故事,便是在擁有許多技藝強校的嘉義。

一走進位於嘉義高工的汽車技術大樓,就看到一個充滿氣質的長髮女生站在門口,四周是一台又一台的汽車,還有被拆解成一塊塊的汽車板金掛在架子上或是平擺在工作檯上。就算屏除所有的刻板印象,也是很難想像眼前才剛唸大學的詩堤是一位技術頂尖的汽車噴漆師。

從操場跑到工廠的選手

國小和國中的詩堤是個熱愛運動的女生,但到了國二的時候開始對於每天跑步練習的生活產生疑惑,看著其他同學都能有比較自由的時間,她開始習慣在每天練習完以後思考,自己跑步的意義是什麼。雖然身邊的人會建議她就繼續跑步念體育班,不過詩堤自己很清楚,她要轉換跑道,不能因為跑步跑得比較快就被說服成為運動選手,在這個世界上的選擇應該更多,她渴望能尋找一個更適合自己的方向,於是她放棄念體育班的機會,決定要去職校選一條路。

「國三的時候,老師都會問大家要念什麼,我就跟他說我想要念嘉義高工,老師那時候聽到以後就跟我說,你連民雄農工都不會上。他這樣說,我就更要到我想去的學校。」

國中時沒什麼唸書也不喜歡桌在書桌前面,詩堤平常的功課並不好,也很清楚知道自己就是要在國中後學到一技之長,於是她下定決心要就讀職校。在經過一番努力的準備和自己哥哥的推薦,詩堤進到了嘉義高工的實用技能班塗裝技術科,台灣唯一專門訓練汽車塗裝技術的科系。

職人是成就感加上興趣所產生的化學反應

從一年級開始,詩堤就因為被老師看中,成為學校培訓的汽車噴漆選手。每天早的早自習時間一結束就背著書包到工廠報到,一直訓練到中午請同學幫忙包個便當後繼續練習,甚至到了要比技能競賽的半個月前開始,還必須一直待到晚上九點、十點才能回家休息,高中三年都沒有停止過。

DSC_8890

「我一開始很排斥,覺得噴漆的味道很刺鼻,而且我的眼睛很容易乾,每次用完都要點眼藥水。然後在工廠都會有很多粉塵,女生都很不喜歡,而且還要搬很多粗重的汽車零組件,但在過一陣子進入狀況後,發現自己的成品能夠帶給自己的很多成就感,那些原本討厭的事情就都沒什麼了。」

在汽車塗裝工廠內,詩堤是很少見的女生,一開始對於汽車噴漆的認識僅僅停留在「自己的哥哥以前有做過」的粗淺印象的她,面對比實務現場更辛苦的工廠生活,有著很多不習慣,不過隨著時間自我調適後,她開始從中找到方向和興趣,發現拿著噴槍的自己就像被澆灌雨水的花朵,滋潤後綻放,一件件完成的任務和新學會的技術都能給他不同的感動,從此以後,對於學習的態度就全然不同了。

「一開始也會叛逆,也會想要偷懶,在寒假的時候,因為沒有住校,教練抓不準我到校的時間所以就多睡一點,但熱誠會讓自己的態度慢慢變化,讓我寧願在工廠與汽車鈑金相處。」

從比賽當作技術累積的起點與目標

汽車噴漆要注意的細節很多,從上底漆、補土、製圖、上色漆、上金油,塗料的種類和使用方法很多種,以及不同季節的考量與各種香蕉水和稀釋劑的調配,都必須要經過不斷練習才能熟悉其中不同的技法,除了平常學校的課程外,更多時侯都是在比賽的目標設定下學習更困難的技術。

DSC_8966

其中最需要練習的是補土技術,一個技術較好的技術士需要花一兩年的時間不間斷的練習才能有比較好的技巧,讓車子的撞傷和凹痕變得平滑,彷彿新的一樣。但這項技巧最重要的是不能中斷練習,只要生疏個半年就容易失去手感。其次,製圖和調色也時常是最後鈑金成品好不好的關鍵,詩堤說,在汽車噴漆塗裝的領域,沒有什麼瑕疵是可以藏起來的,就算是外行人也能一看就知道你調製的顏色對不對,補土有沒有補齊,製圖是不是差了兩三公分。

詩堤第一次比汽車噴漆的技能競賽是在一年級,在初賽就以分區第三的成績進到全國總決賽,當時的比賽項目是一個引擎蓋、一個葉子板、一個保險桿,難度比平常的練習還要難。而且在汽車噴漆的技術上有非常多的程序,只要一個程序出錯就很難符合標準,可是在第一次進到全國決賽的時候,她卻犯了一個巨大的錯誤,看錯一張噴漆設計圖,讓自己失去機會。

「我當下就發覺自己把圖讀錯了,做出來的東西和所有人都不一樣,我就哭了,因為我知道沒有機會了。」

在全國決賽失敗以後,詩堤對於自己充滿失望,在大哭以後覺得自己不適合再繼續比賽,有將近半年的時間自己的情緒都落在鬱悶的心境裡,覺得自責,想說就好好畢業就好。可是身邊的家人、師長和學長姐卻沒有人放棄陪伴和鼓勵,一直期待她原本優秀的噴漆技術能夠繼續訓練,然後在高中的時候為自己留下一個美好的紀錄。

「有些事情可能真的錯過就不會再出現,當時一年級的自己雖然面對挫折還是沒有什麼抵抗力,但還我還是被身邊的人扶起來,二年級再次訓練後比賽,分區賽就拿到第一名,進到全國決賽為嘉義高工拿到冠軍。」

自己一直以來都是一個很不喜歡輸的選手,所以在訓練的過程中她會不斷的督促自己,要減少錯誤,然後不要犯相同的錯誤。雖然有時候會遇到一些瓶頸,但她依然能夠很快的調適自己的心情告訴自己「我一定可以辦到」,一年後,詩堤重新參與比賽,這次他已經有了更純熟的技術,學會如何讓心境更平靜,把所有的小細節都做到完美,用更親柔的手去感覺補土的平順、把鈑金上製圖留下來的鉛筆痕擦乾淨、讓上色的線條和設計圖一模一樣、在有限的時間內把顏料調成和標準版相同的色調,魔鬼藏在細節裡,詩堤在二年級就拿下全國汽車噴漆金牌,確定可以保送任何一間他想去的國立科大。

持續練習是技術突破的唯一方法

「我也會聽人家說選手有些比賽成績很好,可以把門板塗裝的很漂亮,但是到了現場看到真的車子卻不會用。畢竟當車廠收到拖車送來的車子時,他是會有很多傷口的,每台車子的凹陷程度和仗框都差很多,會很不規則而且還會有一些刮線,但在學校我們會有很多實車練習的機會,可以一直累積經驗,所以不怕進到職場不會。」

詩堤在比完賽後,繼續在工廠練習,累積實務經驗。雖然在目前的勞動市場中,汽車噴漆技術的需求很高,不太擔心找不到工作,但如同大部分的技術工作一樣,技術會很明顯的反映在未來的薪水上。
「業界沒經驗或是技術不夠純熟的技師,有時候交車的時候看起來好像破損的車身漆上的很好,但其實再補土後沒有把防鏽用好就直接上色,裡面也會持續生鏽,之後就會爛底,或者有些人自己處理,磨一磨之後就直接上金油,卻不知道還有一層中途要上,但交車時車主不一定會知道,覺得亮亮就很美。所以很多經驗和問題應變很重要。」

學習汽車塗裝的學生畢業後多半會去車廠工作,目前台灣無論是汽車美容還是原廠都十分的缺乏塗裝師傅,而一般人要成為一個專業的師傅並不容易,除了需要花很多時間練習以外,最困難的還是需要有夠多的汽車板金可以練習,學習成本很高。要真的能成為線上的師傅比許多技術還要困難,需要同時會補土和噴漆,如果一樣沒學好就不可能嘗試接單,門檻有著多重限制。

在台灣,好的工作環境得由自己的本事爭取

但是這門技術確實也是比較容易造成健康問題的職業,無論是粉層、漆層、溶劑都對於身體有一定的危害,所以身上所穿著的設備和工廠所配備的排風設施就很重要,從耳塞、面罩、供氣式防毒面具、手套、防塵衣都必須全副武裝。也因此詩堤也用自己的學長姐與同學為例,解釋很多學生不願意在畢業後做這一行,因為如果不是進到有制度的大廠或是自己開業,在臺灣有很多烤漆廠的設備真的很糟,在做的時候粉塵會不斷地飛起,佈滿空間,也缺少防護設備。

DSC_8956

不過詩堤並沒有很擔心,因為對她來說汽車噴漆已經成為自己十分扎實的技術,儘管在台灣依然有許多不佳的雇主和缺乏對於工廠的安全管制,但比起許多人她有更多機會選擇更好的工廠和待遇,而且就算有一天她沒有在工廠工作,也已經有十足的把握可以自己出來開一間公司,在自己工作狀況最好的時候為自己闖一闖。

「我已經很有把握,可以把客人所想要的要求做好。」

DSC_1460

2016年,嚴詩堤再次提噴槍上陣,參與兩年一次的國際技能競賽國手選拔,擊敗回來比賽的歷屆好手獲得唯一的台灣代表資格,即將在今年前往阿布達比與來自世界的職人競賽,目前正在嘉義高工封關練習,準備讓全世界看到台灣的好技術。

Shar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