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圍棋尋找生命的最強職業棋士。紅面棋王 周俊勳

用圍棋尋找生命的最強職業棋士。紅面棋王 周俊勳

文/趙浩宏
攝影/趙浩宏、周俊勳提供

5歲學棋、9 歲業餘初段、11 歲業餘六段、
14 歲職業初段、15 歲獲得第一個職業冠軍
18 歲成為臺灣1979 年成立職業圍棋制度以來第一位職業九段。

2007 年獲得LG 杯世界棋王賽冠軍(台灣首座世界職業圍棋冠軍)。
2015 生涯共獲得50 冠(國際2冠,國內48 冠)
2013 年~2016 年 (中華職業圍棋協會)小棋士道場總教
2015 年~2016 年 (中華職業圍棋協會)精銳國家隊總教練。

周俊勳,台灣最強的職業棋士,用他與一般人截然不同的生命經驗告訴我們,每當別人試著定義我們的時候,唯一可以改變眼前刻板印象的,始終只有我們自己。為自己造路,為自己所熱愛的事物有所堅持,用一項專長為自己的生命永遠銘記。

紅色胎記的生命

一出生臉上就有一片紅色胎記的俊勳,從五歲開始就學習承受社會對他的不同看待,當時為了和其他小朋友一樣到學校學習,周媽媽把他送到附近的幼稚園上學,可是才到學校第一天,同學就因為俊勳蓋住右臉的一大片紅色胎記嚎啕大哭,俊勳雖然那時候還小,但對他來說這是生命中第一次的驚嚇,於是他也當場哭了出來,才第一個禮拜就再也不想去學校。

愛子心切的周媽媽看到才年僅五歲的俊勳承受的壓力十分心疼,於是決定和周爸爸一起讓孩子先留在身邊照顧。而一直有著把孩子訓練成職業棋士夢想的周爸爸下了這個決定後,就滿心欣喜的把家中的圍棋盤拿出來,然後丟給俊勳厚達十二本的阪田榮男圍棋全集,要俊勳在爸媽都出門的時候一個人在家把圍棋照著棋譜擺出來。雖然棋譜上面的數字對於五歲的他來說懞懞懂懂,但身性乖巧的俊勳依然徒法煉鋼看著書裡面的圖片把黑色白色的圍棋子放在線與線的交叉處,而且覺得有趣。

日復一日的兩年,五歲的俊勳一個人每天花八九個小時,看著書把全套十二本兩千多譜的棋盤擺完而且背下來。

在六歲多的某一天,一生愛棋成癡的父親如往常跑到棋館下棋,但當天回來時父親心情十分的鬱悶,難過的跟周媽媽說自己輸給一個年僅七歲的小孩(知名職業棋手張栩),而且覺得自己的實力懸殊,以後也無法贏那小孩。當時周媽媽聽到後鼓勵父親,要他不如好好訓練俊勳,也許俊勳有一天能為自己贏得更多厲害的棋手。於是從小學一年級開始,只要下午學校一放學,父親就帶著他到台北的棋社下棋,也從此俊勳開始正式踏入圍棋的世界。

下棋第一,讀書其次

小學的校園生活對於俊勳來說是一個充滿其他同學戲謔和恥笑的生命片段,但他並沒有因此不喜歡他的兒時生活,因為只要到了棋社下棋,他就能重新獲得許多快樂。當時,發現自己的兒子能在圍棋獲得好成績和好心情的周媽媽決定要讓自己的孩子脫離傳統的校園生活,於是在俊勳小三的時候,她開始嘗試去和校長溝通,是不是能讓俊勳不用到學校,把時間花在校外練圍棋和參賽。隨著越來越多的獎項和記者採訪,到了三年級下學期,校方終於同意讓俊勳能夠在家自學,這對於還沒有自學相關法案的當時並不容易。

進入自學的學習模式以後,父親給俊勳的壓力越來越多,然後在九歲多的時候,俊勳正式拜師於戴嘉伸老師門下,住在老師開在雙連的棋社,為期九個月的學徒生活,除了學習以外平常也必須幫忙經營老師白天招待棋友下棋的棋社,幫忙擺棋或是陪棋友下棋,直到老師因為生活疲勞將棋社頂讓。後來,俊勳也在兩岸陸續向很多老師學藝,並且由父親帶著自己到處南征北討,累積經驗。

到了高中,俊勳再次回到普通學生的日常校園生活。回到校園的第一年,當時已經在棋壇小有成就的俊勳覺得自己到高中過的很快樂,不同於棋社裡大部分都是長輩,到了學校他認識了許多朋友,放學後也可以多一點自由和朋友出去逛街看電影,但在高一的一場賽事中,俊勳只下到了決賽卻沒有得到冠軍,而且下的內容很明顯退步很嚴重,讓當時觀賽的父親在一怒之下幫俊勳辦了休學,不准他去上學,要他將專注力調整回到圍棋上面,過了兩年心智成熟一點後,才復學念高一。父親認為,術業有專攻,練棋第一、上學多涉略知識第二。

畢竟我們需要的是專長上的提升,而不是學歷。

升學的盲從埋沒了優秀的棋士

回憶起身邊跟自己同齡下棋的同儕,俊勳有許多的感觸。在台灣有很多擁有天賦的孩子在國高中時就十分的熱愛下棋,但台灣的家長願意給孩子機會的並不多,超過一半的年輕棋手在高二的時候就會為了準備升學而終止下棋生涯,只有很少數的會到日本去成為日本棋士,而當時留在台灣的青年棋手就只有俊勳自己一個人在高三以後繼續以下棋為業。

目前無論在日本、韓國、中國還是台灣,幾乎都在高中以後就將心力都專注在棋藝上,唯獨台灣的職業棋士有著許多大學學歷,通常都還是會無論志向被家人或是社會要求繼續念大學,使得圍棋只能成為興趣,也無法有足夠的機會到處對弈成長,不像近年崛起超越日本的韓國和中國,從小到大都被當成一門專業來重視。

台灣首座世界職業圍棋冠軍

俊勳在棋藝上最大的突破是在十六歲代表台灣出賽國際以後,發現原本在國內能夠很常獲勝的自己遇到韓國天才職業棋士李昌鎬時,盡然一盤都無法獲勝,而且在國際上只要抽到台灣選手就覺得能夠輕鬆贏的態度讓他更努力的希望自我突破。直到十八歲,俊勳不斷屢戰屢敗,一邊和世界好手對弈一邊成長,成功進到世界八強賽,才讓從開辦世界賽的十年都沒有選手進入八強的台灣被中日韓注重。然後在2007年,俊勳終於為台灣獲得首座世界冠軍,「紅面棋王」的稱號也開始被眾人所知。
回想這一路走來,俊勳對於自己選擇圍棋這條路從來沒有過懷疑,只覺得台灣最可惜的是這一路走來沒有年輕人能被支持和他一起在台灣對弈成長,這也使得他到了十六歲以後只能不斷的把握出國的機會去和中日韓的年輕棋士比賽學習。這種情況在台灣各種專業上都很容易看到,我們是個有許多優秀小孩的島嶼,但卻生在一個無法信任孩子的環境中。

教育,就像父親一樣的將精神傳承

這些年的經驗使得俊勳在最近幾年決定將心力放在培養台灣的孩子上,成為台灣棋士的總教練,就像自己的父親一樣,把期待交託給孩子,把自己的經驗毫不保留的傳承給小朋友,讓小朋友能一起在棋院學習,並且讓孩子們不需要付學費,只要他們願意學習,願意將成為一名職業棋士當成目標。

「依靠圍棋生活沒有問題,年輕的棋士以比賽為主,當自己到三十歲的時候就可以轉型成棋院的老師教棋,雖然職業獎金比起NBA差很多,但職業壽命非常的長。而且這些年韓國將圍棋推廣到歐洲去,走出亞洲,也越來越多國家投入圍棋競技中。但更重要的是,我們能在棋盤裡開心的生活。」

雖然比起一般的小朋友,俊勳過的辛苦很多,但因為自己的堅持還有父母親的支持,讓俊勳突破外觀給予自己的挑戰,反而讓紅色的胎記成為自己的符號,走到世界的舞台,成為眾多孩子們的生命導師,支持著那些與自己曾經有著相同夢想的孩子們。

Share

Comments

  1. […] 當年她才13歲,寫下台灣最年輕獲得職業初段女棋士的紀錄,也從那一刻起進入海峰棋院,成為「紅面棋王」周俊勳的第一位正式女弟子。而在這個過程中,小俞也看到了自己的進步與突破,也終於開始進入職業的領域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