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當過年不只是壓歲錢,別讓學歷成為陌生的起點

專欄/當過年不只是壓歲錢,別讓學歷成為陌生的起點

專欄/趙浩宏

【在採訪四百個孩子之後】,職人主編趙浩宏,為了探索臺灣孩子生涯的選擇而走上萬劫不復的田野採訪工作,為了找尋夢想的結構而嘗試與各種職人對話。直到在各種崎嶇道路的兩端發現,發現我們的社會存在的問題如此之巨大,關乎生命,如此之重要。然後投入其中,成為志業。

「我沒有要回家過年,因為大家拜年前都會來做頭髮,反而大家休息的時候我們店裡就會是旺季,但我沒差,比起回橋頭過年,被東問西問工作和學校的問題,我在店裡賺錢實在多了。」

在過年前幾天,我結束了一個在台北的髮型新秀設計師採訪,一段隨口新年快樂的問候,卻讓我得到了有著深刻感觸的回覆,我們到底從什麼時候開始覺得過年有了一些壓力,從什麼時候開始,過年不再只是打牌、吃年夜飯和領壓歲錢。

回想起自己的第一個充滿壓力的過年似乎是在國三的寒假,那一年為了考高中,我扛著一本本的教科書在外婆家埋頭寫題目,就算外頭的年節氣氛在鞭炮和祝賀聲中有多快樂,我當時心裡都只有滿滿的壓力,一種「不能考不好」,否則就會很丟臉的壓力深植於腦海中不斷壓迫著自己,那年十五歲,雖然距今已經過了十二年,但印象始終歷歷在目。

那樣的感覺,在十八歲時又經歷了一次

和許多孩子一樣,自己一直以來都會在家庭聚會時有形無形的被拿來和堂表親、父親朋友的孩子比較。看似閒聊的過程中,「優秀」這兩個字在這段時間很容易被等同於是否有個好成績,是否有考進一間好學校。但是除了分數,被比較的我們都一樣一無所有、毫無方向,學習的理由被簡單化了,簡單到生命與學習脫節。

儘管身邊也會有一些年紀相仿的親友進到了不被定義為頂尖學校的孩子,儘管也是會有愛聊八卦的大人在詢問後趕緊圓場說「沒關係啦,考大學在努力。」、「這學校也還可以,重點還是在自己啦!」,但那些比較式的話語依然刺耳。

「過年一直被比較真的很煩,尤其是一些親戚假裝不小心提到的炫耀,和很討厭的安慰。每次聽到心裡都很想翻白眼,但也沒辦法跟長輩多說什麼,反正我覺得現在當髮型設計師是自己喜歡的事情,而且收入穩定。不過這麼多年來都被拍著頭說『孩子不做壞事就好』,真的會讓人很不想再回家過年。」

過年有太多討厭的比較,是否要結婚了呀?是否找好工作啦?有沒有好好念書呢?最近是不是沒有好好運動呀?要念什麼高中大學呢?

各式各樣沒有節制的問題也許是聊天時的話題難以避免,但華人喜歡比較的心態和霸道的價值觀「分享」才是最大的問題。

你看看那個誰的小孩功課多好!你看看那個誰的女兒嫁給了一個有錢的老公!

傳統的盲從劣習也是在這種不健康的討論中滋長和傳遞,我們也是最早從這樣的聚會中開始被灌輸,長大當老師、醫師、會計師、工程師、工務員為什麼好,成為什麼樣的人才算孝順有德性,也許每個家庭狀況不一樣,但最早框定孩子價值觀的地方,肯定就在家裡,也許有些人比較幸運能找到真心屬於自己的方向後堅持,但有更多人就在這樣的過程中背負了一些任務,背負起朝向大眾所認可的方向前進的任務,然後承擔沒有必要的妥協和隱性的失敗。更可怕的是讓我們彼此忘記了瞭解彼此和探索自我的重要。

對每個孩子都一樣,長大以後過年會逐漸不再只是領壓歲錢和拜年那麼快樂,在臺灣的孩子,通常國三會成為第一個被比較的起點,但其實拿掉不必要的比較和自以為是的建議,我們依然能夠分享彼此有限的經驗,順應著孩子的需求和狀況給予扶持,別讓學歷成為親人陌生的起點,也別讓孩子越來越覺得「長輩」與「團圓」是惱人的存在。畢竟我們每個人本來就都不一樣,我們在這個共生的社會裡頭,也必然得不一樣。

所以學習尊重不同的職業與生涯選擇,也許是我們過年時最重要的一堂課。

 

Sha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