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臺灣的國旗在雪地上奔馳。雪橇國手連德安

讓臺灣的國旗在雪地上奔馳。雪橇國手連德安

文/趙浩宏  攝/趙浩宏/連德安提供

  • 2014索契冬季奧林匹克運動會 國手代表
  • 2014 亞洲雪橇錦標賽B組銀牌
  • 2016日本長野亞洲雪橇錦標賽A組銅牌

在雪橇滑道的至高處,德安透過黃色的面罩凝視著遠方的賽道終點,邊調整呼吸,邊將視覺專注,在賽道上,身邊將不再有其他人,這是個孤獨又寒冷的運動,速度和不容許任何失誤的死亡風險是唯一伴隨他的夥伴,「把恐懼當作生活的一部份」是所有選手共同的認知。

寒風中,德安彎下了腰,雙手抓著兩旁的起跑桿,低頭前後晃著與身體相連的雪橇,然後停止呼吸,大力的前後搖擺一次後衝出起點。

在雪白的賽道上,全場停止呼吸,看著時速160公里的德安在彎道上順暢的過彎,就只在短短一分鐘內,他必須完美衝過每一個只有兩、三秒可以反應的困難點,他必須維持最高速,而失敗的風險就是重傷和死亡,但他卻從不畏懼。

因為他知道,自己必須是個戰士,而他身上所背負的是臺灣少數在雪地上發亮的奧林匹克光輝,永不妥協的海島精神。

dsc_2996

天生的泰雅族運動員

國中三年都在籃球隊的德安,就和許多在南澳部落的玩伴一樣,從小就是一個擅長運動而且喜歡奔跑的孩子。

但在國二時,在金華國中籃球隊過度訓練的他卻因為膝蓋受傷,遇到了運動生涯的巨大挑戰,左腳的半月軟骨磨損後讓他無法走路,於是在暑假的時候回到南澳國中休息,也在那時候巧遇南澳國中辦得雪橇培訓徵選獲得第一名,而接觸到雪橇,然後在一個月培訓後到日本受訓。

「當時全校的校隊一百多人都去參加了徵選,而我只是路過就被叫了過去,當時也沒想到辦隨我生命最重要的機緣原來也是在我的故鄉。」

雖然在南澳只待了一學期就又轉學到新榮高中國中部打球,高中又到了強恕中學繼續自己的籃球夢,但他從那時候開始,就持續接受雪橇的受訓,直到高一下學期參加青年冬季奧運,才決定放棄原本被選進強恕藍球隊先發十二人的機會,目標奧運。

父親是我生命中的舵手

「那時候真的沒辦法,我爸要我去代表國家出賽青年冬季奧運,但我其實是想打球的。」

回想起當時的掙扎,德安依然印象深刻,那是他很難得的忤逆父親和他吵架,不滿父親認為自己的條件差,沒有發展,應該換跑道出國看看。那時候的德安並無法接受父親的說法,也不在乎雪橇是什麼東西,直到他真的走了出去看到世界後才知道,也很熱愛籃球的父親是為了自己著想。

「雖然他身為警察有著穩定的工作,但父親一直都支持自己的運動員生涯,而且也尊重我的選擇,只是他希望我能夠更了解自己、保護自己,讓自己的運動員生涯能夠長久。」

之後德安就沒有在藍球隊,失去了上HBL的機會,全新投入雪橇項目,成為代表臺灣的雪橇國手。

img_4084

雪橇國手要學會的第一件事情

「雪橇國手在臺灣需要學會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幫自己想辦法,因為根本沒有人懂你在幹嘛,臺灣沒有一間學校有知道冬季奧運項目的教練。」

高中畢業後,德安進入北市大(北體),但因為雪橇項目太冷門,學校無法給他任何訓練上的支持,所以德安一直以來都必須學習自主訓練和尋找外部資源。在臺灣幾乎沒有人能夠幫助他。

而如何獨立自主,則是從排灣族雪橇前輩馬志鴻(馬哥)學來的技能,雖然當時只有短短的一年緊密的師徒關係,但卻讓德安習慣如何在歐洲和國外的選手交流切磋,當時全臺灣就只有他們兩個人,其他人都在賽道翻車後打退堂鼓。而那時候德安只有十六歲,卻扛起了臺灣雪橇項目的命脈。除了在寒冷的冬天要每天早起訓練以外,馬志鴻教練還要求他必須自己去和其他外國人說話,德安說,當時的他連英文字母都不知道有什麼,但他卻被逼迫要自己辦申根簽證、登機,拿著筆記去問問題。那一段時間讓德安成長很多。

當時馬志鴻教練非常仔細的教導德安,也讓德安在那一年參加了許多國家的賽道練習,得到滿好的競賽積分進到青年冬季奧運。雖然德安口中的馬哥如今為了照顧家人選擇簽約成為職業軍人,但傳承給德安的觀念和技能影響非常的深,也讓德安再雪橇找到了自己生命的意義。

「我在雪橇找到了我自己的價值。」那一年德安是臺灣隊的掌旗官,他跟著馬志鴻教練在世界的舞臺上看著來自地球上各個角落的人們共聚一堂,披著臺灣的徽章,他記得那時候背後有一個螢幕投射出臺灣的彩色地圖,那是無法言喻的感動。

一路拼上國際舞臺 挑戰才開始

2014年,德安十八歲,首次獲得資格代表臺灣參加了俄羅斯索契冬季奧運,但他在技術擁有世界的水平以後卻必須面臨更嚴峻的挑戰,就是臺灣資源的極度缺乏。

總是一個人在高緯度的國家訓練的德安,一直以來都十分的辛苦。

在賽道上,他有著全世界幾乎最差的器材,無法有經費像普遍國家選手一樣從九月到隔年三月參加國際十個訓練站的訓練,德安只能參加兩三個積分賽就回國。甚至在比賽會場還必須和日本隊、和國際總會借不合身的雪橇,直到2014年冬季奧運,德安才和其他國家買了一個二手淘汰的雪橇

「像上一屆奧運,我真正在拼積分賽的時候,我是在最後五場積分賽才去比,但其他國家都有十五到二十場的機會,所以我是真的很辛苦的在高壓力的情況下比賽,不能有任何失誤,沒有休息的條件。」

希望能讓更多人看到

在國際上,雪橇是個非常熱門的運動,就像F1賽車一樣有職業競賽,由簡稱FIL的國際無舵雪橇聯合會主辦世界賽,歐洲的電視每天轉播,選手的雪橇上也都是各大世界知名企業的贊助標誌,有許多奧迪和BMW等國際車商的贊助,就像是在雪地上的F1賽車,但是德安卻很無奈在臺灣並沒有人支持。

但德安從來不畏懼資源的缺乏,他打工存錢、尋求贊助為了下一次的訓練,只專心把目標更往前看。目前目標是2018年的韓國平昌冬季奧運,然後在2020轉職雪橇隊教練,帶小朋友去瑞士參與青年冬季奧運。從剛開始到現在,除了自己的成績更好,也很成功的讓越來越多人看到雪橇這項運動,也開始到處去分享自己的故事,鼓勵更多人投入運動的行列。

「家中並不富裕,一路走來這並不是一條容易的路。」

2016年底,22歲的德安以兩趟總計1分45秒12的成績摘下銅牌,成為我國史上首位在奧運等級A組奪牌的選手。雖然一如過往,德安總是會遇到不順遂的事情,雪橇在運送的過程中受損而在賽道上輕微失控,身上也有著過去三年訓練所經歷過的腦震盪、膝蓋嚴重挫傷和腳踝開刀的傷痕,但他依然再次突破自己,目標在2018年冬季奧運替台灣拿下首面奧運獎牌。

連德安,二十二歲,一個來自臺灣偏鄉小鎮的少數民族青年,帶著古老的泰雅族靈魂,也許不算強大卻勇往直前。這就是臺灣的原住民、臺灣的運動員,不願輕易妥協的精神。

責任編輯/趙浩宏

如果您願意支持連德安的募資計畫,歡迎點入連結知道更多:
“雪中的泰雅飛鷹 冬奧唯一雪橇國手連德安" 募資計畫

%e6%93%b7%e5%8f%96
Share

Comments

  1. “藍"球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