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自己背負使命。藤球國手 劉昶佑

讓自己背負使命。藤球國手 劉昶佑

文/ 趙浩宏

「第六年了,有時候不知道為什麼,覺得很累但還是要持續,我想大概就是喜歡吧,我也不知道。」

大一的時候昶佑剛考到體育系,當時全臺灣真的把心思投入在藤球的選手就只有兩個國手,昶佑很幸運的遇到他們,那是藤球第一次走進師大校園。

不同於競技選手,很多是以選手的身分進入競技系,就讀體育系的昶佑和他的同學許多都是沒有固定的專長但很喜歡運動的學生,所以在藤球國手進到師大推廣的第一年,班上就有八個女生和十五個男生加入藤球的訓練,將近班上一半的人,不過過了一學期,就只剩下一半,到了第二年就只剩下八個人,如今只有四個人。

當時帶領昶佑的教練把許多時間都投入在這幾個選手的身上,也讓他們有許多機會受訓和出國比賽。可是昶佑卻覺得一種運動必須要有更多人參與,才能有更多發展的可能,於是昶佑和教練還有同儕討論以後開始改變方向,到處推廣和表演,也在師大開了社團,想辦法讓藤球延續下去。

30889394670_a40e256d06_z

「不小心」決定把運動成為志業

「我其實當時並沒有把自己當成運動員,我覺得自己只是ㄧ個體能比較好而且喜歡運動的平凡人。因為我以前真的在田徑隊、排球隊練過,但成績很平庸。也許比一般人好,但先天上的限制讓自己也不覺得能有機會。但當我遇到藤球,卻燃起了鬥志。」

那是昶佑投入藤球的第三年,他用「不小心」來形容當時和夥伴一起拿到大專盃冠軍的自己,也因此當上國手、出國比賽,才讓自己大開眼界,了解原來別的國家對於運動員的對待比臺灣好那麼多,而且運動員的紀律也遠遠好於臺灣。

「那時候是在飯廳,中華隊因為很窮很餓,所以球員們最早到位,但接著韓國和日本隊就接著進來,雖然就只是吃個飯,卻看到他們的隊長領頭帶著選手和協會人員很有秩序的進場,但臺灣卻依然有許多人還沒到位。其實當時就很深刻的感覺出他們的運動員很為自己的身分感到驕傲,而且這個國家是非常重視運動的。而我也希望有朝一日能像他們一樣,能帶著熱愛國家和土地的心情為國競賽。」

其實當時的昶佑進入師大體育系其實是為了轉系到音樂系繼續自己的管樂夢,只想把運動當作興趣,卻在出國競賽後放棄這些念頭,決心要把體育當成自己的職業。

31142656671_d94dba6ff2_z

發展中的藤球運動

藤球是ㄧ個起源古老的運動,最早盛行於15世紀的馬六甲一帶,如椰子般大小,最早由藤編製而成,故以此命名。近幾年已改由人造纖維和橡膠製成。藤球比賽方式與排球相類似,差別在於藤球比賽不能使用手,所以又被稱為「腳踢的排球」。

藤球成為正式項目卻只有短短的四十年,所以目前依然不斷的在改良競賽方式,而且採用許多推廣的競賽策略。例如比賽結果多取一名銅牌,或是採用多種賽事,包含傳統三打三、四打四、二打二、十二人團體賽、花式入籃五人制,並且分成三個量級,而且限制八強國家只能報兩種賽制。避免最強的泰國和馬來西亞把所有金牌拿走。

目前全世界有超過一百個國家是會員國,每年都會參加最大的泰皇藤球錦標賽的國家大約有五十個,並且分成三個量級,臺灣雖然在2008年才成立協會廣藤球運動,但卻已經在第三個量級拿到冠軍,目前希望能累積實力進入第二量級。

30889391420_9d638fdf17_z

借鏡日本與韓國

昶佑花了非常多的心力在探討台灣運動的出路,尤其在藤球的發展上,他從和我們文化性和體型相對接近的韓國與日本看到了希望,他們以俱樂部的方式發展得很成功。更重要的是,他們的退撫制度和企業支持非常的完善,有許多公司都喜歡使用運動員,用上午上班、下午練球的方式,讓運動員可以繼續打球,也會補助訓練費用和得牌獎金,讓運動員對於公司更忠誠,而且努力邊把球打好,一邊讓企業能得到正面形象的回饋。

「別的國家做得到,但我們還要再努力。」

目前昶佑和其他熱愛藤球的夥伴很努力的推廣這項運動,希望已經進入亞運項目的藤球能夠在臺灣的各種賽事中有出場機會。但也因為大型賽會的舉辦必須要符合ㄧ些條件,例如全國運動會就必須有八個縣市有隊伍,而且在主辦縣市要有得牌機會才比較有可能列為該屆項目。也因此,找到更多人投入這項運動就變得很重要,所以昶佑花了很多心力去中小學推廣教學,並且努力的經營藤球的網路社群。

「有時候做一件事情的動機很簡單,就是快樂和成就感,然後就能讓自己繼續下去。而只要我還有成就感的一天,我就不會放棄停下來。雖然看起來這一切只是個很初淺的夢想,但我相信,只要我現在做得越多,我的收穫就會越多。不做一定沒有,但做了雖然也不一定如預期,但肯定能讓原本的狀況不一樣。」

目前的昶佑依然每天都在推廣藤球,雖然推廣的速度有限,但他依然無所畏懼的前進著。

Shar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