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完隔天還是繼續練習。競技體操國手 蔡佳容

哭完隔天還是繼續練習。競技體操國手 蔡佳容
by

文/林昕慧

國立體育大學陸上運動技術學系

蔡佳容

競技體操,一種追求完美與自我挑戰的運動。一個夏令營,讓女孩走了不一樣的路,曾經受傷,曾經中斷比賽,手上的繭是辛苦練習的痕跡,她是蔡佳容。

沒有特別堅強,只是多了一點的堅持

小學一年級參加屏東信義國小的夏令營,教練看出佳容的潛力,邀請她加入體操隊,當時的她一點都不想要練習,是媽媽跟教練聯手讓她進體操隊。她笑著回想,「我每天都哭,我媽媽說一個月不哭就給我買禮物。」就這樣交換條件,直到小學三年級才停止以淚洗臉的日子。被動轉變為主動學習則是在小六那年拿到全國賽成隊冠軍,成績帶來的肯定,是她想要繼續向前的動力。

「我喜歡當你努力付出,你得獎的那個榮譽。」

與一起練習的好姊妹繼續翻滾到國中,同屆加她總共三人,每天下午就被教練集合訓練。14-16歲是女子體操選手的全盛時期,此時身體發育尚未定型,選手可以自在控制身體發揮到極致。國三拿下全中運的三面金牌,那是佳容的巔峰,她的自信建立於得獎的榮耀。

比賽前一天,依照慣例到現場適應隔天的賽事場地,新鋪的地板,跟佳容熟悉的不一樣,她的腳骨折,連走路都沒有辦法走,被迫放棄出賽。看著最好的年齡狀態逐漸消逝,然而這不是谷底,高二某一天的練習,做動作的時候頸椎受傷,醫生告知骨頭再歪一點就會癱瘓,不要練就不用開刀,要練就要開刀。「但我就想練」,她淺淺地說,聲音裡更多的是篤定。

受傷的後遺症,心理大於生理

頸椎受傷後,復健三個月就開始練習比賽,尚未恢復完全,藉由一邊加強肌力一邊接受訓練,撐起選手的責任。「那時候比東亞運,國家派你出去你一定要給人家一個交代,只練一個專項,比平衡木沒有很難啦!」國際標準十公分寬的平衡木,所有的跳步、轉體、翻滾、空翻、平衡等動作都必須在平橫木上完成,說服別人不要把她當成病人,是她的貼心。

「大家都肯定你,你也要肯定你自己。」教練試著幫佳容找回自信。

復出後擔心自己贏不了人、沒有以前那麼強的她,上場前總會想東想西害怕失誤。大二被選進國家隊,她的心態才有另一層轉變,「以前都會一定要拿成績,只可以成功不可以失敗,但現在我把每個動作都做好,整套動作就會好。」

小時候媽媽都會笑說,這手怎麼牽男朋友的手。

殘酷現實,遇到也就認了

羨慕大型看板上的運動代言人,想要像馬拉松跑者有運動品牌贊助,雖然這些在她目前當體育選手的生涯裡都沒有實現,技巧性極高的競技體操無法成為大家平時的運動項目,廣告商無利可圖,故不會找上門。

除此之外,選手還得面對體操壽命很短的問題,女孩平靜地說,「自己的體操壽命也快結束了,大概比完2017世大運、2018亞運就退隱,之後就讀書。現在在讀教育學程,以後想要當體育老師。」在她臉上看到不慍不怒的本質,或許這就是她能持續馳騁在場上的原因吧。

已經不是小時候偷瞄教練有沒有在看會趁機偷懶的小女孩,因為發自內心想練,就算就讀自主練習氛圍的體大,她並沒有鬆懈,而且專心訓練後晚上就是自己的時間了。開心有自由時間的蔡佳容,又像回到小一那個因為禮物而停止哭泣的小女孩。

Sha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