畏懼海洋的澎湖世代,不會補魚和養殖的海島民族

畏懼海洋的澎湖世代,不會補魚和養殖的海島民族

文/趙浩宏

無論你住在花蓮市區、屏東車城的海灣旁、淡水的大樓裡,還是中興新村或是台中和平鄉的山區,我們都可以在5秒到5個小時之間看到海洋,甚至感受海浪的輕撫,原因很簡單,因為所有居住在臺灣的人都是海島民族,全世界都會把臺灣與海洋連結,但我們到底認不認識孵育我們的這片土地,保護我們的海洋。

走在澎湖的潮間帶,一位澎湖科技大學的學生分享自己離開台北來到澎湖以後才真正知道海洋原來如此的美麗,而且充滿新奇。一旁從高雄海洋大學來到澎湖水產種苗繁殖場實習的二年級學生倚靠在潮間帶的石頭上,看著水裡的陽隧足輕聲說自己有多想留在這裡,享受每天上完課到海邊觀察水中生物和釣魚的生活。

「我原本以為我很認識臺灣,直到我遇到在海邊找晚餐的大哥跟我說,現在的臺灣人連五億年前就在海邊的陽隧足都不認識,能多認識臺灣?臺灣不是海島國家嗎?但卻比任何國家的人都還畏懼海洋,而國家卻用各種水泥製品和穿著橘色衣服的人將我們隔離。那一天我整整想了一個晚上,到底我們的島發生了什麼事。」

dolphin-1548448_960_720

不同於許多技術,臺灣面臨資源不足的困境,在海洋科學與水產養殖技術上,臺灣擁有大量的資源和領先各國的前輩,卻苦無年輕人投入海洋事業,就連繁殖場都由一群四五十歲的大哥負責,做了快二十年沒有等到年輕人接手,而這樣的現象不只發生在水產養殖,連漁業和漁船的冷凍機械產業、船隻修護都一樣幾乎找不到青年留下來。一位在馬公案山的漁船冷凍空調師傅說道「這絕對和薪資無關,澎湖的孩子對海洋沒有喜愛,寧願去台北打零工也不願意留在漁港擁有自己的工廠,買自己的房子。」

進到澎湖水產種苗繁殖場,帶領繁殖場每年復育百萬魚介貝苗,在澎湖各地海域放流的場長張國亮(2015年調任水試所澎湖海洋生物研究中心)依然不斷來回於養殖池和顯微鏡之間,身為澎湖人和位於海洋研究前線的他對於臺灣海洋教育的現況有著許多觀察與失望,從國小校長對於海洋的想像到觀光化以後的澎湖人與海膽的關係,海洋沒變,但臺灣人卻變了。

:請問場長,請問對於現況臺灣的海洋教育你有什麼想法或是建議?

:海洋教育應該要從孩子的日常生活中建立,認識自己的故鄉,自己所生活的環境,要融入孩子的生活中,很自然而然的讓孩子喜愛一切。但現在連第一線在教育單位的老師都不認識海洋,孩子要如何在上中學以後慢慢培養自己對於海洋的認識。

就以澎湖為例,學校對於海洋的想像太侷限,我在澎湖十幾年了,只有一個老師來到魚苗廠辦過那一次科展,但資源明明很多,為什麼老師都不來運用呢?海洋不該只是教孩子划划獨木舟而已,他必須是生活的一部分。目前有和三間國小合作,風櫃國小算是滿不錯的,每學期都還是會有潮間帶的觀察課程,澎湖幾乎每個學校都近海,除了市區的幾間,但連這樣的生活環境都能養成遠離海洋的孩子,這不是很奇怪嗎?

sea-79606_960_720

:比起以前的澎湖,是不是看似最接近海洋的澎湖居民也對海洋越來越陌生了?

:我以前一放學就在海裡,海洋中的知識自然而然會灌輸到我們的身上,現在的小孩還有幾個會與海洋相處?在海裡游泳或者是簡單的親近海洋?我看澎湖的孩子一放學就是回家上網,不然就是被家長送去補習,自然而然就剝奪了他們跟海洋相處的機會。

現在澎湖的家長對於海洋的看法就是「危險」,但我們以前並不一樣,比如說現在的孩子很多不會游泳,但在以前,澎湖的孩子根本不用游泳課,自然而然就會在生活中學會。光從游泳就能看出澎湖現在的問題,我們和海洋的距離沒變,但心卻遠離了。

:請問場長,孩子遠離海洋會不會是因為社會本身與海洋的關係疏遠了呢?

:雖然臺灣的漁業確實在衰減後,大人靠海為生的人數少很多,但孩子與海的距離卻是一樣的。並沒有因為海邊多了幾個防波堤就阻擋了你親近海洋。

雖然現在的澎湖人依然會在空閒時間去海邊捕撈自己需要食用的海產,我自己也會,但整體來說對於年輕人還是沒辦法養成與海洋的關係,日常生活中,長輩在大太陽下到海邊抓魚,年輕人也不一定願意跟,寧願在冷氣房,傳承就遇到了困難。

就像是最近陳盡川先生在推廣的划大木舟的文化,在以前,這是澎湖人必須自己學會的技能,他是ㄧ個技能,你必須要能夠划船,才能到更遠的地方去抓多的魚,但現在的小孩不需要,只需要伸手就什麼都有。我想被養慣也是一個原因。

jellyfish-1599076_960_720

編:請問場長,我們可以怎麼改變現況?

張:我覺得目前最重要的是重新幫孩子培養興趣

澎湖以海立縣,臺灣以海立國,海洋是澎湖的母親,沒有漁業資源,澎湖還有什麼文化,漁業文化都消失了,澎湖還發展什麼觀光?澎湖現在的觀光依靠的都是漁業,但這些最根本的產業都消失了,你以後要怎麼發展?有ㄧ些基礎產業是不能放棄,不能任由他沒落,像是臺灣的農地政策,本來就不該去釋出,應該要維持一定的農產量,如果都一步步拿來蓋豪宅,往後臺灣難道都要依靠進口糧食嗎?難到台積電做出來的晶片可以吃?

但政府資源的分配也是問題,其實臺灣的水產養殖技術在世界上是很頂尖的,不過目前臺灣在海洋的研究經費並不多,反觀日本就投入非常多資源在海洋技術,研究經費和人員是我們的三到四倍以上,雖然以前臺灣在ㄧ些技術上並不輸日本,但現在日本已經成為臺灣模仿的對象,和他們的距離也越來越遠。像是鰻魚的人工繁殖,日本就比我們先進很多,或是像黑鮪魚的人工繁殖,日本已經成功了,但臺灣依然摸不著頭緒。

編:要改善現況,是不是復育海洋,讓海洋漁業恢復也很重要?

張:其實新聞前陣子說大陸棚過多少年以後會沒有魚,都是沒有可信度的。不過僅管臺灣的媒體不能信,復育依然要做。

面對水產資源的銳減,目前主要有兩個方向,一個是保育,另一個則是復育,如果保育做不好,就必須用復育的方式。但以整體來說,關鍵還是在於國家整體的管理方式,目前臺灣雖然有一些規範,不過根本沒有在做有效的管理,很多時候都是保育區有劃出來但欠缺管制,那還不是一樣濫捕濫抓。

就像海膽,明明跟你說八公分殼徑以上才能抓,為什麼大家就連小的也要抓起來吃?有些人認為海養保育和經濟發展容易有衝突,但到底是現在貪圖小利讓海膽消失對經濟比較有利,還是遵守規範讓海膽復育對經濟比較有幫助?

這一切其實都要有更多的科學支撐,教導人民。海膽之所以要求八公分才能補食是因為海膽要六公分才有繁殖能力,所以才訂八公分可食用,讓六到八公分的海膽可以在海裡面自己繁衍。說實在話,如果現在政府加強取締,人民還會去捕抓嗎?這就是最大的問題,不是沒有法規,是沒有落實。雖然海洋資源越少,我們這些做水產養殖的人會越有工作,但這樣對嗎?

但其實這也不正確,如果有一天金字塔底層的小魚都消失了,水產養殖的魚要哪裡找天然餌料來餵食上層的肉食性魚類?不然都用飼料了話,那只是把一種動物性蛋白質轉換成同一種動物性蛋白質來吃,這有什麼意義?

編:最後想問問場長,什麼樣的人適合投入海洋相關的產業或是科系?

張:我覺得海洋相關的科系適合那些喜歡觀察飼養、喜歡動植物,或是喜歡大自然的孩子,如果能慢慢在日常生活中的各種範例培養出興趣,例如在顯微鏡底下看到海膽的幼生,從此熱愛上海洋生物,這就對了,問題就在於我們的教育環境中並沒有太多這樣的機會,而這是目前教育需要努力改變的。如果在生活中遇不到,你又怎麼知道自己會不會喜歡?如果完全沒有會認識,那連一點念頭都不會產生,所以臺灣還需要很多努力。

Sha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