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間的眉宇軒然——奇采古樸木偶工房 馬永棠

掌間的眉宇軒然——奇采古樸木偶工房 馬永棠

梁元齡
圖/趙浩宏

隱身樹林區小巷的公寓,「奇采古樸木偶工房」的馬永棠師傅,像極了與世無爭的練武奇人。一尊尊的木偶頭擺置廳內各處,有的鼻梁高挺,有的端正秀麗,有的生動俏皮;即使它們多半頂上濯濯,少了髮絲的妝點,卻仍透著逼人的英氣。

工法繁瑣,筆筆勾勒

布袋戲是臺灣最古老的傳統文化之一,隨著時代更迭,五光十色的聲影效果、講求完美的表演,已經逐漸取代早期依附習俗、樸實的戲偶文化。然鐘鼎山林各有所好,馬師傅隨和地說,相較於追求作品的耀眼奪目,他還是喜歡在工作室裡,細細研究如何昇華製偶的技術。

從最基礎的選料開始,布袋戲偶因考量保存條件,大多以抗蟲蠹的樟木為材;選材後便是「斬胚」,即「定五形」,將原木削出大致的頭形,並以素描技法中的十字位確立臉部結構,做出偶頭的「粗胚」,再經細部的磨平、五官刻畫而成為「細胚」。當臉部細節漸趨精細,便安上眼睛與嘴唇的機關,使其活動以表達情緒。基本結構完成後,便要開始塗上各種混料的底層,稱為「粉底」,以保護偶頭的表面。經黃土打底、混合白底、上膚色,最後繪臉勾勒,再抹上金油保護粉底,一顆偶頭才完整誕生。

除了雕刻頭部,其中最困難的,便是混色與繪臉。馬師傅說,混合的顏料大多是粉狀的礦物彩、以及經隔水加熱後成顆粒狀的動物膠,如常見的鹿膠、牛皮即是。打底時,以筆刷微微施壓於偶頭表面,賦予木材滑順與彈性、也能讓表面色彩更為鮮豔。黃土底、白底會打六至七層左右乃至十幾層,就連最後的金油層,馬師傅都堅持要以二十五至三十層的規模保護。也因此,他的作品能夠歷經幾近十年而色澤絲毫未褪,甚至全無龜裂的痕跡。

從游標回到熟悉的筆端

早年就讀景文高中廣設科的馬師傅,研究偶頭製作已有十多年。高職時曾在國畫比賽中獲獎的他,畢業後專職電腦繪圖,雖然不出本業,卻並非他最熱愛的手工描繪。後來,因母親身體欠佳,他便辭去工作,專心打點家務。那段時間裡,一直熱愛布袋戲偶的他決定重拾畫筆,摸索如何雕繪木偶。

國內製作布袋戲偶的技術,通常不對外公開,知名的大師也多傳子不傳賢,所以要在短時間內完整地學習製偶,可說是難比登天,也是業內默契「不能說的秘密」。從擇選材料、雕刻胚形,到修飾線條、勾畫神情,毫無協助的情況下,馬師傅只能土法煉鋼──到國家圖書館蒐集布袋戲偶的製作古法、用材和技術,並向熟悉的木偶精品店請教學習資源。儘管過程中曾處處碰壁,也經歷過混料錯誤、求助無門的窘境,他並不放棄,依舊抱持著熱愛,不斷開發自己的工法;就連敦煌壁畫的報導都能讓他靈光乍現,參考製作步驟優化上色技巧。

對於最困難的臉部繪製,馬師傅特別講究。雖然許多人如今追求戲偶臉部的完美精緻、無懈可擊,他還是最熱愛老師傅手中千姿百態、神采奕然的偶,形容那樣的神情「既自然又氣宇非凡」。「如沈春福、徐柄垣老師們製作的偶,儘管有些臉部並不對稱,卻非常炯炯有神。」馬師傅說,他也以這樣的標準期許自己,用本身擅長繪畫的本領,追求神韻的栩栩如生。

因著對品質的堅持,馬師傅的產量並不大,每一尊偶卻都相當獨特而耐久。至今也有不少收藏家向他訂製、甚至求教,令他很欣慰。即便技術已然爐火純青,馬師傅謙虛地說,開發用材是不能停止的,「我會繼續測試各種不同的工法、材料混合,提升偶的品質。」

說到興頭上,馬師傅大方地拿出一尊尊他雕繪的偶,陳設我們眼前。顧盼之間,這些掌中的靈魂呼之欲出,似乎只差上一口氣,他們便能脫離掌間,在空中健步如飛。

Sha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