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人電影《震盪效應》:不只解剖也為生者發聲

職人電影《震盪效應》:不只解剖也為生者發聲

《震盪效應》(Concussion)2015年美國運動傳記劇情片,由彼德·藍德斯曼執導和編劇,改編自真實事件,最早為珍妮·瑪麗·拉斯卡斯於2009年《GQ》上發表的文章《Game Brain》,後來出版發行。由威爾·史密斯、艾伯特·布魯克斯、亞歷·鮑德溫、艾德瓦利·亞肯努耶-阿嘉巴傑、古古·瑪芭塔-勞、保羅·萊瑟和路克·威爾森主演。

文/趙浩宏

這個故事關係兩種職人,一個是對於美國人來說代表著精神與熱情的美式足球運動員,另一種則是不為讓人們活下去,而是尋找人們為何而死的醫生,驗屍官。

驗屍官Omalu來自奈及利亞,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菜鳥驗屍官,但在2012年的ㄧ次週末值勤時,因解剖了突然死去的美式足球聯盟球員Mike Webster的大腦,而開啟了他研究美式足球員為什麼會在壯年紛紛精神異常而自殺的歷程。並且在接連幾位美式足球員自殺後,他發表了美式足球的長期腦部衝撞可導致「慢性創傷性腦病變」(Chronic Traumatic Encephalopathy,簡稱CTE)的理論。

美式足球聯盟球員Mike Webster,享年五十歲,是一個非常高大而且健康的名人堂球員,被稱為「Iron Mike」,在鋼人隊擔任十五年傳奇中鋒,成為匹茲堡人們心目中的英雄,也是美國父親鼓勵孩子勇敢面對人生的挑戰。

「像個中鋒一樣,每次倒下後再站起來,面對前面的衝擊,睜大眼睛正面迎接。」

 

像Mike一樣的運動員,不只代表著運動本身,更是整個美國的動力。只要週末,全美國有有至少超過三成的人口在觀看美式足球。尤其到了超級盃的時候,更是有一半的人口都在看超級盃直播(2016年百分之49.7收視率),美式足球聯盟(NFL)賣出的廣告甚至30秒高達500萬美金。美式足球遠超越NBA和MLB,對於全世界最強大的國家有著巨大的影響力。這不但是為什麼這些運動員能夠有著超高薪水的原因,這也代表著美式足球背後所連結的商業利益有多麼巨大。

然而,法醫Omalu更在意的卻是這些足球員因為運動傷害所面臨的恐怖真相如何被隱藏起來。於是他開始花費自己的資源,將死去足球員的大腦拿去進行斷層掃瞄,並且開始研究他們職業生涯中所面臨的「強烈撞擊」如何對球員造成傷害。並且研究這些球員在美式足球場上的處境,並發現像Mike一樣的中鋒,在運動生涯上不但要骨折無數次,而且連續幾年的運動賽事會造成至少七萬次的頭部撞擊。

而美式足球的頭部雖然有頭盔保護,但人腦的結構並不像山羊和啄木鳥,有著特殊的設計能夠保護腦部不在劇烈撞擊後受到傷害。而頭盔雖然能保護頭骨,但就好比解剖車禍的機車騎士一樣,外觀看起來好好的,但裡頭的大腦依然因為柔軟的腦部受到劇烈震盪而爛成一團,更何況足球員是長期承受腦部震盪。

Omalu 專長為腦神經外科,他非常清楚人腦的脆弱只要承受60G的衝擊就會造成腦震盪,但是球員每次承受的撞擊至少100G,而這就是為什麼Mike後來會不斷感覺到暈眩,甚至做出各種瘋狂行為卻無法被診斷出來的原因。因為這種慢性傷害是沒辦法被簡單使用斷層掃描就檢查出來的。只有死後使用腦部切片才看得出來。

Mike曾經帶領鋼人隊拿到四次超級盃冠軍,並且因此進入名人堂。但他退休後的生活卻充滿痛苦,精神狀況每況愈下,不但投資失利,還不斷揮霍和捐贈自己的錢,到最後他一貧如洗,靠著藥物來控制自己失序的大腦。他不斷聽到腦子裡有人和他對話、在烤爐上尿尿、對人失去耐心、每天晚上用電擊槍電擊自己直到昏厥只為了能夠入睡。他最後甚至不知道該如何進食,居住在一個破舊的箱型車內。最後痛苦的死去。他曾經是一個鼓勵眾多美國孩子勇敢面對生命的偶像,但他卻找不到任何幫助,球團也只想隱藏真相。

然而Omalu找到了真相,他發現在Mike的腦部出現了許多不良的Tau蛋白質累積,造成阻塞,並且殺死了負責心情、情緒和執行功能的細胞,並且在和匹茲堡大學的科學家交留後確定這是一種新的疾病,他取名為「慢性創傷性腦病變」(Chronic Traumatic Encephalopathy,簡稱CTE),並且在2005年七月的《神經外科》期刊上發表,證實反覆對頭部撞擊,會造成使人虛弱的腦部傷害。

但他很快的遭受到來自NFL的恐嚇,並且否認他對於美式足球員的研究,要求撤銷他的論文。但Omalu並沒有因此而退縮,他很快又獲得了第二個案例Terry Long,同樣來自鋼人隊的球員,在四十五歲時已經多次自殺未遂,最後喝下一加侖的防凍劑死亡,而他的腦部解剖後如同九十歲的老人一般。並且發表了第二篇論文。他也因此在不久之後獲得了前球團醫師Bailes的支持,一起研究CTE。

接著越來越多的案例出現,費城老鷹隊的Andre Waters,44歲,朝自己的嘴巴開槍身亡。然後是Justin Strzelczyk ,鋼人隊進攻線衛,36歲,他不斷聽到「壞蛋」的聲音。有一天他在公路上的加油站給了一個人三千元後,告訴他快往山裡跑,壞人要來了,說完開始開著他的卡車以90英哩狂飆,警察追了他40英哩後,他突然轉向對向車道,撞上裝滿強酸的油罐車後爆炸。

他們都是優秀的運動員,就算死亡前依然有很多愛他們的人,然而NFL依然不願意承認,並且認為慢性腦發疾病只出現在部分拳擊手和越野賽馬選手身上。

「你必須身在其中,在球場上才能了解,你必須讓她回到場上去,讓比賽繼續。膠帶、打針、止痛藥、消炎藥、麻醉劑、麻醉止痛藥、抗憂鬱藥,治療就像換輪胎和機油,就是要讓車子在賽道上。」

為了球員獲得充足的保護和擁有知道後果的權利,Omalu並沒有放棄,他持續研究接連自殺身亡的足球員,他在短短四年的期間就獲得了17個案例,並且在他們大腦全都發現了CTE。也有越來越多的運動員或是他們的家屬捐出球員的大腦給他研究。

終於在2006年幫助Mike Webster的家屬在他死後第四年贏得官司,確認其死亡前已經獲得永久性殘障,而起因是美式足球的腦部震盪傷害,其子女可獲賠償150萬美金。Omalu研究也越來越被認可。

2009年,NFL終於認錯,並且修改聯盟規定保護球員,讓他們只要出現腦震盪的症狀當天就不能出賽。2011年國足聯盟退休球員控告聯盟隱瞞腦震盪危險性,最終五千多人提告,並以十億美元賠償金和解。美國足球聯盟後來證實,百分之28的球員將面臨嚴重認知功能障礙,包括慢性創傷腦病變。而Omalu也終於成功讓全美國的人們關心這件事情,證實了自己研究的真實性。

在電影震盪效應(Concussion)中,Omalu在最後的演講說:「一個軍人,他會知道自己面臨什麼風險,他可能會受傷,會喪命。他如果是一個足球員,他會知道他會摔斷手和折斷他的腳,但他卻不知道,他可能會失智,失去家庭,金錢,失去他們的生命。但是他們必須知道真相。失去生命的球員,他們藉由死亡,來為生者發聲。而我為他們發聲,這是我的職責。」

雖然足球員的角色與健康看似衝突,但事件爆發後,並沒有如NFL所害怕的減少觀看足球的人數。反而因為一個小小法醫對於真理的追求和自身醫師身分的負責讓球員獲得更多的運動知識,並且改變規則保護這些運動員的健康。

Omalu 強調,自己重來沒有厭惡美式足球,他甚至從自己總是在看比賽時手足舞蹈的老婆眼中理解美式足球的力與美,還有這項運動帶來的刺激與鼓勵。但他有身為一個法醫所該有的職責,告訴人們他們因為什麼受傷害,因為什麼而死亡。就像運動員用自己的汗水與精神感動人們在每個周末結束以後,和他們一樣勇敢面對星期一的挑戰一般。

Share

Comments

  1. 排版很好看,简朴慷慨,我很喜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