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是父親生前留下來的禮物。寵物美容師 翁珮珺

夢想是父親生前留下來的禮物。寵物美容師 翁珮珺

在不算大的工作室,個子瘦小的珮珺穿著藍色圍裙邊幫狗狗洗澡,邊回覆我的問題。從廟前的歌仔戲臺到寵物美容的工作檯,你很難想像眼前這位抓著小狗剪毛手法流暢而且個性開朗的20歲女孩,曾經歷過這麼多的挑戰。

唱歌仔戲養家的女孩

從小就在復興劇校學唱歌仔戲的珮珺,從國中就為了分擔家計和照顧長期病重的父親,而開始工作。無論平日還是假日,個子嬌小的她一有機會就會去唱歌仔戲。歌仔戲的工作對於珮珺來說非常的得心應手,雖然當時年紀很小,但只要當天稍微看過劇本,就能到戲臺上把自己負責的角色唱得有聲有色。

戲曲學校的生活本身就很辛苦,從國中唱到高中,ㄧ路上需要遵守學校嚴格的規定,花很多時間練習身段和曲調。雖然要花很多心力練習,但自己從來沒有覺得累過,直到後來因為表演練習跳斷韌帶,再加上手術失敗讓自己無法完成很多動作,才使她感到喪志。所以到了大學一年級,依然學習戲曲的珮珺因為自己無法承受每天只睡一個小時的半工半讀生活,在學校也時常體力不支無法上課,所以在龐大的經濟壓力下,她選擇放棄了唱戲這條路。

為了陪伴父親而下定決心成為美容師

珮珺為了賺錢做過各式各樣的工作,像是餐廳服務生、便利商店店員,也曾經在自己很小的時候,在父親還稍微能工作時開的卡拉OK幫忙播放音樂。但後來因為父親被騙錢而傾家蕩產,所以那時才高一的珮珺只好在假日戲曲學校沒有門禁時跟著爸爸去大樓當清潔工,賺錢餬口。

珮珺小時候只有和祖父母一起住,直到父親因為被騙錢倒閉後才回來共同短暫生活,但當時父親因為生病和生活失意,晚上會酗酒發酒瘋,所以決定自己搬出去。珮珺當時大一,而此時父親已經病重到什麼事情都無法做了,所以從那時候起開始她跟著爸爸一起出來住,放棄學業陪伴和照顧他,然後賺錢付房租扶養父親。

大一休學後,珮珺為了能讓有點失智的父親能跟著自己工作,所以開始在夜市擺攤,回想起當時,在夜市的收入其實滿好的。但後來因為自己總是在夜市看到流浪狗就會拋下工作去照顧牠們,才發現自己既然這麼愛狗,也許更適合做和狗相關的工作。於是她轉換方向,往寵物美容的專業專精,一方面能讓自己照顧貓狗,而且當自己技術夠好升為寵物美容師以後,還能找自己同樣很喜歡狗的父親來當自己的助理,讓父女可以一起工作。

「我當時覺得能帶超愛狗的爸爸在身邊工作,簡直是十全十美。不會再因為他不小心把很貴的衣服用290賣出去而生氣,卻也不能罵他。」

與病重的父親一起走過

「父親生病很久了,我還記得當時是在四年前的9月29日,當時我高三,肝硬化的父親在急診室急救,我記得他的整個眼睛都是黃色的,因為喝太多五十塊的鹿茸藥酒,而且當時我就是學生愛玩,高中的時候都沒有照顧爸爸,再加上爸爸住的地方都是流浪漢,自己不太敢去,心裡非常的懊悔。所以他一被救回來我就全心全意的照顧他,但很剛好的是他在兩年後的同一天過世了,感謝上天多給我們兩年的時間。」

珮珺提起自己的父親,就像細說一個很平常的故事一般。雖然她為了父親做了很多規劃,但就在急救回來的第二年,也就是珮珺休學全心照顧父親後第二年,爸爸因為被親戚冒用身分證欠了一堆罰單抓到警察局。被關在監獄的父親因為有嚴重的香港腳,所以每個禮拜必須付治療費給監獄,直到有一天監獄忽然告知珮珺父親已經病危,她當時非常錯愕並且趕到監獄,但是在到了監獄時,父親已經過世,讓她錯過父親的最後一面。

在經過法醫鑑定後才知道父親是因為香港腳沒有被妥善照顧導致蜂窩性組織炎,併發腹膜炎,而當時監獄也沒有告知家屬父親已經四天沒有吃飯。這個消息讓珮珺當時完全無法接受,也讓她當時的生活重心瞬間消失,但她沒有多久就釋懷了。「當時父親托夢要我不要生氣,雖然可能只是我的幻想,但我想,也許他的死對於一直很痛苦的他來說也是一種解脫。」

那時珮珺剛當上美容師,也和父親說好,只要他三個月後出獄就要把他帶去寵物美容店一起工作,有女兒和狗狗陪伴,但一切計畫卻很突然的灰飛煙滅。但珮珺很清楚,儘管無法如願和父親一起走在她規劃的新方向上,但這個曾經和父親說好的決定,會永遠陪伴和鼓勵著她。

讓自己成為一個不打狗的美容師

既然決定,就要成為一個愛狗的美容師。珮珺為了找到一間自己可以接受的寵物美容店花了許多時間,因為有太多寵物美容店在工作的過程中都會打狗,但珮珺完全無法接受這種會把打狗當作工作方法的美容店,所以她找了很久才在新店找到一間寵物訓練師開的店,專心學習三個月後考到證照,成為正式美容師。在學習過程中,珮珺覺得最重要的並不是寵物美容本身,而是如何學會「控制狗狗」。

當時珮珺還在另外一間會揍狗的店當學徒,因為是學徒所以必須做所有事情,包含洗狗和打掃,雖然當時美容師在她做雜事時都在外面抽菸,但只要有會咬人或不能控制的狗,就會進來毆打牠,力量大到會把大隻的米格魯拉到地上打到流鼻血,小狗也很常牙齒被打斷。當時珮珺也被要求打狗,但後來她看到自己的狗也被打,所以受不了決定離開。

拿到證照和學會控制狗以後,珮珺離開原本的店到新地方工作。她很幸運的找到了ㄧ個愛狗的老闆,是一間二十年的店,原本是一對非常愛貓狗的夫妻開得,但在擔任美容師的老闆娘過世後,因為有很多狗以前都習慣這個地方,所以老闆堅持繼續經營,讓珮珺承接了她的工作,也讓珮珺能用自己的方法細心服務狗狗。

帶著父親的回憶,成為一個快樂美容師

回憶起以前,珮珺其實也很喜歡唱戲生活和服務業接觸人群,但自己現在更開心,是發自內心的因為陪伴狗狗的工作覺得開心。面對未來,珮珺希望能有一間寵物旅社,她過去曾經有兼職接過寵物旅社,一個月也有40K的額外收入,但她還希望能繼續學習和進修,擁有更多醫療知識,和擁有足夠的能力融化所有狗狗的心,能讓ㄧ些因為咬過美容師被套嘴套的狗狗,能被拿下嘴套給自己服務。

「我覺得身邊很多朋友都會覺得工作就是好累、放假就很開心,但我覺得如果能找到一個自己喜歡的工作,工作時會特別開心、而放假則是讓自己放鬆。時常看到有些人看到哪邊錢多就往哪裡跑,放棄自己喜愛的事情,但一直都沒有真正感到開心,把錢放在喜愛的事情前面,怎麼會快樂。但我就不是,我很少會讓自己不快樂。只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牽著我爸的手前進。」珮珺微笑分享著自己的經歷。

也許對於一個二十歲的女孩來說,珮珺經歷過太多風雨。但也因為這些挑戰以及自己對於父親的愛,她找到了自己真心喜歡的事情。而這是父親最後留給她的禮物。

Shar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