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覆華麗衣裳的表演魂 臺灣戲曲學院京劇學系 陳昶諭

披覆華麗衣裳的表演魂 臺灣戲曲學院京劇學系 陳昶諭

文/實習編輯 林昕慧
圖/陳昶諭 提供

近幾天來回穿梭在排練場與家的陳昶諭,小時候愛聽黃梅調,熱愛表演的他在國中時爭取校內的戲劇演出,直到高中進入臺灣戲曲學院後,才真正愛上京劇。

美是最單純的理由

「京劇很美,不管是唱腔、整體造型,我覺得它是一個成熟的劇種。」昶諭用手指比了點到點的位置繼續說著,「雖然每個人都是從這邊出來,走到定點亮相,再往前走到這個地方,講完話,轉身回到他的位置。但每個人的角色、情緒做出來感覺都不一樣。」昶諭強調學京劇的人要很會模仿,動作、唱腔最好跟老師一模一樣,可是又不能沒有自己,像是著名京劇演員魏海敏就有自己的味道。

總得讓我試試看,不可以一次否定我,不行。我可以演出比女人還女人,或是女人沒發覺自己美的地方。

昶諭大一時跟老師要求想學女角,老師以男生為什麼要學女角為由反對。身高一百七十公分,沒有天生亦雄亦雌的聲線,目前昶諭是系上唯一的乾旦(註1),主修青衣花旦(註2)。因為特別所以付出更多的努力,與坤生搭戲時他得夾緊屁股抬高音調讓雙方對唱的聲調維持相同,不怕跟別人不一樣的他,就如同《牧羊少年的奇幻之旅》所說「當你真心渴望追求某種事物的話,整個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你完成。」

練習是最基本的事

「京劇它很寫意、虛擬。台上就一桌二椅,可以代表客廳、書房或公堂,開門也沒有真的門,就是跨個門檻。看得懂的人就會覺得,哇!好有趣喔。」眼神散發光芒的昶諭,硬底子的演技展現在他說話時不忘加上撩起裙子過門的手勢。二十一人的班級裡,每個人都想成為聚光燈下的焦點,與生俱有美感的他決定在競爭激烈的舞台找尋另一項興趣。大二時跟著系上教梳化的徐鵬老師學習京劇的容妝包頭手藝,除了演員的身分外,他還是少數年輕一輩可以獨當一面包辦小演出的戲曲髮妝,層層堆疊的髮飾與妝容,昶諭常常需要花一個小時以上的時間幫演員梳化。

京劇系每年皆有開設必修實習演出課程,大一至大三是每學期發表,大四則是用一整年準備畢業公演。「學戲曲的小孩抗壓性比較高,從小就在高壓環境,你一定要比大家更好,才有機會演那個主角。」身處於競爭環境下的昶諭表示一禮拜八堂的術科課還是不夠,不管是演戲或是妝髮都要利用課後時間多加練習。

待太久捨不得離開了

臺灣的京戲劇團有四大劇團:國光劇團、臺灣京崑劇團、台北新劇團、當代傳奇劇場。雖然京劇仍屬於小眾市場,透過新編戲的嘗試——用舞台劇融合京劇元素或是歌劇融合舞台劇,吸引新的觀眾群,讓看過新編戲的觀眾有機會回頭看傳統京劇。不論是曾經在考大學那段時期考慮要「轉業」的昶諭,或是即將在一年後畢業的他,都因為捨不得離開而決定繼續留在傳統戲曲的圈子。未來不管是做容妝包頭或是當演員,就算是一條窄路,他希望也能一直走在他熱愛的道路上。

註1:乾旦坤生:乾旦,男人在舞台上扮演女人;坤生,女人在舞台上扮演男人。
註2:青衣花旦:青衣,扮演端莊嫻淑的青、中年女性角色;花旦,扮演天真活潑或身份低下的年輕女子,有時也扮演潑辣或放蕩的婦女。
(部分資料摘自國光劇團官方網站)

Sha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