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的世界不再只有演奏 南藝大國樂系 張婉俞

當我的世界不再只有演奏 南藝大國樂系 張婉俞

文/實習編輯 林昕慧
圖/實習編輯 林昕慧

張婉俞小學三年級誤打誤撞進入國樂班,被老師指定吹中國笙。接著報考東南國中國樂班,直到國三那年,她開始思考著要選擇普通高中就讀還是走國樂的路。如果專攻學科,術科就要馬上放掉,捨不得放下學七年的樂器,婉俞決定報考南藝大。

從小到大是許多音樂比賽的常勝軍,進入國樂系前,婉俞非常有自信。那時候世界裡只有演奏的她,不適應新的術科老師加上同儕壓力,一直執著於為什麼贏不了別人。「我高一時很挫折,雖然大家學不一樣的樂器,期末考還是要打分數,是術科的分數,同學們開始有良性的競爭,上面還有六個年級,就會永無止境地想要超越。但我如果很喜歡一個東西,就會繼續堅持,堅信一定會有克服的那天。」走過撞牆期的她,很謝謝這三年的磨練,從狹隘地認為全世界只有演奏,到大學發現世界不是只有如此。

大二是個轉捩點,婉俞認識作曲並且開始國樂器的創作。以當時國樂系的環境,產出新作品是件很新穎的事。去年受邀到上海首屆「中國笙藝術周」演出創作,她回來後反覆思考著:「為什麼主辦單位邀請我到上海演出?不是因為演奏技術,而是剛好我會寫曲又會演奏。」這是她下的結論,她更進一步地解釋:「學吹管樂器是件很吃體力的事情,到30歲會發現你的手指無法動得比18歲快。作曲則是一個創意,只要某一個概念或某一個思維連結夠深的話,轉換為音樂呈現,跟觀眾產生共鳴,在文化層面上會起很大的作用。」

南藝的國樂系堅持著一個理念──要讓國樂蓬勃發展,至今也是培育國樂人才很重要的一個搖籃。距離臺南市區約一小時的車程,南藝地理位置的得天獨厚,讓學生們花很多時間專注練琴。「不過老師也不斷地提醒我們,雖然演奏很重要,但是也要唸書,不然就只會是個『樂匠』。」自嘲無法待在琴房一整天的張婉俞,圖書館是她的另一個小天地,始終認為獨立思考跟關懷社會也是身為學生的使命之一。

談到臺灣的演奏現況,國樂比起廣為人知的西樂地位還要再低一點。她說:「樂手在臺灣的演奏生涯很多是三位一體的:某個樂團的團員、學校的兼課老師又身兼獨奏家,如果只擔任其中一項可能會養不活自己。我還是很喜歡演奏,希望演奏跟作曲可以並行,研究所想先鑽研作曲,寫出屬於臺灣的音樂。」

Sha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