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與倫比的音樂熱愛 迷幻電子樂團 原子邦妮Astro Bunny

無與倫比的音樂熱愛 迷幻電子樂團 原子邦妮Astro Bunny

圖/趙浩宏、原子邦妮 提供

音樂是很直觀的,但對於以音樂為專業工作的人來說,直觀是一條漫長的修煉之路,你必須不斷的經歷與改變。而由Nu和查查組成的音樂組合:原子邦妮,就是這樣一路走來。

當自己的吉他手 Nu

因為不喜歡念書而在臺灣被定義為「壞學生」的Nu,十五歲就在家人的安排下前往紐西蘭。一開始人生地不熟,沒有半個朋友的他並不快樂,直到Nu跟著媽媽學吉他,並到附近學校的週末吉他班之後,Nu找到自己的興趣,也認識了許多朋友。為了能擁有更好的彈奏技術,他尋找到當時孩子們所口耳相傳的「德國吉他大師」,並在每個禮拜三固定向老師學習。

「那半年是我最快樂的日子,所有吉他老師給我的作業都能夠完成。這是從小到大不曾發生的事情,我總是練到最好,而且進度超前。」當時的Nu每天至少都要彈八小時吉他,他會盡快完成其他的事,只因一心一意想要練習。但半年過後,家人決定搬到奧克蘭,同時也開始灌輸Nu該去念商科的期望。

原子邦妮 提供
原子邦妮 提供

Nu永遠記得最後一次上吉他課的時候,他含著淚告訴老師自己有多熱愛吉他,希望能夠成為「槍與玫瑰」的吉他手。老師聽到後跟他說「你當然可以繼續彈吉他。你可以擁有兩種選擇,一個是遵從家人期望去念他們期待的科系,然後進入公司,每天下班後回到自己的房間拿起吉他當十五分鐘槍與玫瑰吉他手;或者,你可以繼續堅持夢想,直到有一天走上大舞台,做你自己的吉他手。」從那一刻起,Nu就決定一路堅持,直到現在。

到了奧克蘭後,Nu認識了很多熱愛音樂的高中生,也在那時與朋友們組成第一個樂團「ZAYIN」,並在大學一年級結束時被樂團1976的團長阿凱發掘,因而和團員一起回到臺灣投入音樂工作。

經歷「ZAYIN」創團五年後解散,Nu爲了堅持自己的音樂路,在2006年投入詞曲創作與錄音的領域,秉持著自由的創作態度與不同的對象合作;他製作廣告配樂,也幫其他歌手當樂手,如陳珊妮、楊乃文、回聲樂團⋯⋯等。2011年,一直很想再重新組團的Nu找到了在配唱合作上很有默契,且剛面臨櫻桃幫休團的主唱查查,組成新樂團「原子邦妮」。

Nu:「如果能把一件事情做好,而且充滿熱情,不斷進步與成長,我可以再做十年、二十年音樂製作。」

就是愛唱歌 查查

「小時候在家和媽媽一起唱卡拉OK算嗎?」回想自己什麼時候開始喜歡音樂,查查一直想不起來,只說自己從小就喜歡唱歌,也參加許多歌唱比賽。自從高中加入熱音社組樂團後,就沒有停止過自己的樂團人生。

「有一次父親直接來成果發表會抓我回家,同學只好把我藏起來。」因生長在軍人世家,家教森嚴,家人時常不滿查查玩音樂。到了高三她就被迫停止唱歌,專心考試。進入輔大後,查查擁有更自由的時間玩音樂,她到「玩家樂器」學樂器,也在音樂老師的介紹下認識了櫻桃幫的貝斯手小倩,然後加入當時櫻桃幫的前身「Dazzle」擔任主唱。

原子邦妮 提供
原子邦妮 提供

Dazzle樂團比較偏金屬搖滾,大約三年後被唱片公司簽下,改名櫻桃幫,於2006年發第一張專輯。那段時間查查跟著不同老師學到許多幕後以及音樂製作的專業,成長了許多。但在發行兩張專輯後,成員喜愛的曲風越來越不同,加上面臨唱片圈萎縮及公司內部等問題,在第三張專輯後櫻桃幫決定休團,讓彼此去做不同的事情。結束樂團的查查並沒有放棄音樂,她運用自己在擔任主唱期間累積的經驗在2011年繼續和Nu合作配唱,也一起創作實驗性的歌曲,並在年底成立原子邦妮。

查查:「自己是沒有音樂就一無是處的人,除了音樂,我不會有其他的欲望。」

前往北京找尋音樂的新方向

最初定調另類搖滾的原子邦妮,在2012年受到朋友邀請前往北京的唱片公司進行創作與表演,除了每兩個月固定在livehouse演出,也接了許多幕後的音樂製作工作。但在北京的發展並沒有很順遂,一方面公司有太多藝人沒辦法讓原子邦妮如期發表,再者查查因為空氣太差不斷生病,更重要的是,他們期望擁有「心靈的自由」,為了讓創作不再需要被審核,他們在2014年決定停止在北京的工作,回到臺灣。

「但在北京最大的收穫是我們重新找到自己到底要什麼,而且知道該如何前進。」查查和Nu沒有停止過對於音樂的想像,也許因為環境辛苦或融合了各式各樣的思想衝擊,北京讓他們看到了比臺灣更多元且特立獨行的音樂風格。隨著兩年不斷的嘗試,他們逐漸發現自己更適合什麼曲風,並將創作慢慢朝向迷幻電子的風格。

回到臺灣以後的原子邦妮重新出發,不同於過去,查查和Nu對自己所擁有美好環境更珍惜,也樂於讓自己對音樂的喜愛付出更多責任。他們不對音樂抱持更多創作外的奢求,只單純讓精心創作的歌曲帶著自己到不同的地方。

原子邦妮 提供
原子邦妮 提供
Shar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