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孩子的創造力,從動手開始 專訪 HELLO MAKER創辦人 周佳弘

找回孩子的創造力,從動手開始 專訪 HELLO MAKER創辦人 周佳弘

圖/鄭友婷、HELLO MAKER 提供

「天生的單純,讓孩子們看問題的角度比大人更直接、更不同,有時甚至更仔細。但他們的創意與想法,在這個時代往往嚴重的被壓抑。」在體制仍多為填鴨教育的華人社會中,將孩子的創意引導出來,陪伴他們一同完成心中的想法,是周佳弘與七個夥伴們的信念。

玩樂+學習=行動力

Maker也許有很多不同的定義,但對HELLO MAKER團隊而言,朝著一個目標、利用手邊的既有資源並逐步的去完成它,就是Maker。「這個目標可以是作品,也可以只是個嘗試,重點是往目標前進的這個歷程,Maker是一種態度與精神。」創辦人周佳弘說,「我們發現各年齡層其實都有同樣的狀況,科技愈發達、生活愈方便,但人們對於實踐想法的行動,卻愈來愈少。」因此HELLO MAKER將每階段的教學都回歸一個重點:玩。藉此增加大家對於創作與發想的黏著度,延續對作品的熱情。

回歸學習主導權,成為最好的陪伴

Maker有個很大的樂趣在於,很多東西往往經過大家一同討論、嘗試才能夠完成,「所以師對生、上對下的關係並不適合我們。老師所需做的,只是工具與經驗的協助,是一起努力並提供協助的角色。」周佳弘表示,其實孩子們只要對工具掌握了一定的熟悉度,自行產出的成果也常讓人驚艷。

周佳弘補充,近年因少子化的影響,團隊曾接觸較受保護的學生,沒看過螺絲起子、不會使用剪刀⋯⋯等。然而只要讓他們去嘗試,就會發現所有的孩子都有個共通點:為了深入了解有興趣的事物,不會害怕新工具的使用與挑戰。對老師們來說,當孩子們能自己分析、整理一套心得或完整呈現作品時,是很欣慰的事。選擇站在孩子身旁而非以指導者身份一味給予正確解答,並相信他們的能力,更能感受到創意的力量。

同學展示自己做的仿生獸
同學展示自己做的仿生獸

邏輯:創造力的依歸

在課程與活動編排上,團隊著重的是工具的使用。以程式編譯軟體來說,各家的共同點就是使用「圖形化程式編譯介面」,目的是將繁瑣的程式語言,包裝成易拖拉且漂亮的程式塊,降低初學者門檻且增加孩子們的興趣。在可預見的未來裡,類似的程式語言學習工具會越來越多,但只要掌握程式的共通點:邏輯,其實對任何語言都能得心應手。

不同的課程會有不同的教具來作為輔助,團隊目前常用的積木有四種、積木機器人程式編譯至少五種,也不乏更多元的單晶片機器人。以幼兒為例,訓練空間概念最好的教輔具之一就是積木,運用積木的易拆解的特性,讓孩子在實作中嘗試錯誤,在錯誤中學習。

從體制外到體制內,程式語言逐被重視

社會上對創客教育的想法,周佳弘認為可以分成三個層面,分別是政府、家長與學生。政府相關部門近年來其實也希望從各個層級做推廣,但礙於不在正式體制內,多數孩子到了國高中,基於課業壓力家長便會停止安排課程。必須等到大學時,才有少部分的孩子會自發性的持續下去。「中間這段停下來的空白期,剛好也是孩子們最富有創意與動力的時間。不過最近在各方的報導與推廣之下,家長的觀念也有漸漸調整。」

如今政府已將程式語言納入107學年度課綱,周佳弘表示,團隊很樂見邏輯與程式觀念能導入正式教育體系,但繼續觀察課綱編排與教學方式的規劃仍是必要,教學內容是否能讓學生活用,而非以死背、硬記程式的概念與寫法,走回既往的路。

堆高機作品(HELLO MAKER提供)
堆高機作品(HELLO MAKER提供)
Shar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