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師的轉彎人生:冒險運動家Darren 提倡戶外活動新哲學

工程師的轉彎人生:冒險運動家Darren 提倡戶外活動新哲學

文/梁元齡

攀登高達8000米的雪原,三人的自組隊,沒有任何氧氣裝備,舉步維艱。銀白色的大地,似乎沒有邊際;地平線的那端,可能是另一片浩渺高原,也可能是萬丈深谷。在他們之間,37歲的Darren,熟練地解繫繩索、踩穩步伐,眼神難掩興奮和熱愛。任誰也想不到,這位身手敏捷的冒險家,約在三年前,還是一個半導體公司的高階主管。

究竟是什麼事物,使年薪百萬的工程師,淡出科技圈去從事冒險事業?Darren長大於宜蘭鄉間,大自然佔滿了他的童年生活,捕捉菜園裡的昆蟲,或沿著田埂騎鐵馬,對他而言一點也不陌生。他自小就對戶外運動充滿熱愛,性格裡追求冒險的特質,隨年紀增長漸漸浮現。

大學時代,就讀中正化工的Darren,參加童軍社擔任社長,與志同道合的朋友們四處征戰,體驗戶外活動及求生技能;大三、大四時,他到復興鄉青年活動中心的角板山、霞雲山訓場,擔任山訓助手,協助培訓登山客的野外技能,同時磨練自己攀岩等專業能力;也曾在桃園的埔心牧場教導射擊。除此之外,Darren平時更利用假日,和山友相約爬山、溯溪、挑戰壯遊,實地連結岩塊與攀登的關係、體驗各種性質的地形,樂此不疲。對大自然如此喜愛的他,那時早具備了專業教練的能力,卻依舊跟隨社會期待,到友達擔任研發工程師;日復一日,從事乏味而過勞的工作,並非他的志趣所在,使他開始感覺少了什麼,陷入迷惘,「一位前輩告訴我,作這行的,除非實在有興趣,否則還真不是人待的。」他無奈地說。

青藏鐵路開通以後,Darren與三兩好友相約登頂,以三萬元的預算到當地居住三個月;在隔絕世外的西藏,他時常仰望著頭頂的一片蔚藍「放空」,平時則體驗、觀察藏族居民的生活。「他們讓我看到原來生活可以如此簡單,」Darren說,「出門騎馬,累了在草原上睡覺。他們沒有物質、沒有欲望,卻熱愛生命地活著。」那時,他才意識到,追求熱愛的事物本身便能使生命完整。回到台灣後,他開始進入半導體公司的行銷部門,用6到7年時間,當上亞太地區的行銷總監;同時,創業的想法也在他腦海裡悄悄萌芽。當管理才能日漸成熟,他也受聘在管顧公司擔任講師,甚至到對岸參加中國好講師比賽,推廣教育訓練的技巧。

帶著對登山攀岩等戶外活動的熱忱,以及這些長期累積的管理經驗、教育能力,Darren開始了事業的第二春。他辭去高階主管的職位,創辦了「P-Max極限先鋒」,以一種全新的經營模式深入戶外活動的市場。台灣的休閒運動產業,雖然一直以來就有登山嚮導、攀岩教練等職業,卻往往被定位為「訓練師」,領著與專業不成比例的薪水,削價競爭更所在多有。Darren以自己多年來的體會,重新詮釋冒險運動,將教育、系統化學習納入這項專業中。「小時候,大人不會告訴我『在田埂上騎車掉下去會痛』,而是讓我自己去騎,摔跤了,自然就明白了。我想讓參與者體會到,戶外活動不只是流流汗、踩踩水這樣簡單的事情,裡面包含了自我成長、挑戰的元素;透過玩樂來溝通,是體制外的學習,也是人格發展重要的過程。」Darren說,「冒險是好事,因為唯有探索,才能找到可能性。」

如今,Darren用特殊的商業模式,為冒險運動這項專業,帶來新的可能性。他替不同年齡、不同職業、甚至不同特質的族群量身設計課程,帶領他們溯溪、攀岩、體驗高空運動、甚至壯遊。過去被稱為教練的職業,在Darren獨到的眼光下,增添了領導人的角色,領著嘗試冒險運動的人,探索生命潛能。「在評估能夠承擔的範圍內,勇於挑戰、絕不放棄,並堅持全身而退。」這是Darren在極限攀登上的座右銘,也印證在他的人生觀上。「找張白紙,寫上『夢想』二字,放空聆聽內在的聲音,才能找到你真正喜歡的事情,」他建議,「當你找到以後,廣泛學習、整體評估;只要貫徹執行,就能成功。」

從未放棄精進冒險運動的興趣,並且利用經營長才,由另一個面向突破市場的侷限。Darren的人生充滿各種冒險:冒險攀登極限、冒險改變人生,卻也在冒險裡找到方向;正如雪原上的他,即使天寒地凍、寸步難行,仍然步步堅定地朝向頂峰,期盼登頂一覽壯闊美景。

Shar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