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的季節】爲聾父母而設的CODA-聾人育嬰輔具。大同工設林品均、石薏琳

【設計的季節】爲聾父母而設的CODA-聾人育嬰輔具。大同工設林品均、石薏琳

文/圖 趙浩宏

設計師:林品均/石薏琳
作品名稱:CODA-聾人育嬰輔具
學校系所:大同大學 工業設計學系

在臺灣,有許多的聾父母會因為自己聽不到孩子的哭聲,或是擔心自己口語表達困難而將孩子在學齡前送去其他單位照顧,使得孩子不習慣父母所使用的手語表達方式,進而造成親子關係問題,所以來自大同工設系的林品均與石薏琳決定協助這樣的族群,而設計研發了「CODA-聾人育嬰輔具」。CODA為聾父母聽常子女(children of Deaf adult)的縮寫,產品主要透過感應孩子的哭聲,結合通報手環。寶寶端的設計為一具床鈴,具有哭泣通報及安撫功能,父母端則以體感震動及視覺閃光的手環來幫助無法聽到哭鬧聲的父母得知孩子是否睡得安穩,並藉由掛鈴宣達聾父母的育嬰概念,鼓勵聾父母親自陪伴孩子,提升親子關係。

來自大同工設的設計者林品均和石薏琳認為,聾父母其實在足夠的輔具協助下也是能夠有能力照顧孩子的,除此之外,今年大四將畢業的石薏琳因為自己本身也出生自聾父母的家庭,所以對於這樣的需求特別有感,這也是在去年九月讓他們決定全心全意發展「CODA-聾人育嬰輔具」的原因之一。

編:請問妳們在設計「CODA-聾人育嬰輔具」的時候遇到最大的困境是什麼呢?

林:一開始的設計因為都是從自己的觀點出發,沒有先了解需求者自身的想法,所以被全盤否決。那時候我們犯了「聽人本位」的錯誤,只從聽力正常的自我經驗思考,後來花了將近兩個月的時間才又確定方向和定案。

編:那你們是如何讓自己克服「聽人本位」的迷失呢?

石:因為我認識博愛手語教會的牧師,所以當時我們就尋求幫助,也剛好遇到一個教會裡會翻譯手語的CODA聽人小孩,幫助我們和聾父母對話。然後我自己其實感觸很深,因為自己也生長在這樣的家庭,不過小時候沒有學手語,所以和父親的溝通多半只有噓寒問暖,關係比較沒辦法那麼緊密,無法那麼了解他,所以我也很能感受輔具的需求。

編:想要請問你們兩個當初怎麼會念工業設計呢?

林:我原本是念板橋高中,小時候就很喜歡畫畫,但因為功課比較好,而且爸媽的想法很保守,媽媽念商、父親是工程師,希望我念一些比較保守的科系,而且會一直希望我去考公務員。但我可能比較叛逆吧!所以還是決定要念設計,自己去闖闖看。我覺得工業設計比較務實,他不像藝術可以很主觀,完全就是個人意識,但又需要一些創意去改造一些東西,所以滿符合我理性的個性。

石:我是景美女中畢業的,我一開始會念工業設計是為了發明一台不會排放熱氣的冷氣機,希望能幫助環境,保護北極熊不被溫室效應滅絕,人類又能更舒服。最早是在高一的時候接觸到相關的資訊,所以我才在高二的時候去念自然組。而後來選擇了聾人育嬰輔具研發的原因,是因為自己的背景讓我很想要幫助這些族群。

編:以後妳們會繼續往相關社會領域的工業設計工作嗎?

林:不一定吧!我覺得比較不要侷限自己。畢竟這次的設計是為期一年的計劃,所以選擇了一個比較有趣而且有挑戰的主題,但之後也是可以嘗試不同的方向。

石:未來我會希望繼續往協助聽障的領域前進,因為為他們做的東西真的是太少了,所以我認為這是個可以好好發展的方向,能讓他們的生活更便利。

Sha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