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風選科系,設計學門不跟你說的真相

跟風選科系,設計學門不跟你說的真相

文/趙浩宏

「創意設計系75級分搶著念」,最近的招生新聞標題接二連三的冒出來,心裡總是不由自主的碎念「又來了」,學校又爲了招生,創造了美好的願景,但真實情況如何卻沒有太多的資訊。尤其當許多知名大學也開始加入這場招生競爭,打廣告主推設計學門以後,越來越可以確信,「設計」將會是下一波失控的產業惡性競爭的主角。而未來這一波新的低薪與勞動議題,還將會持續因為臺灣媒體廣告的大肆渲染與過度商品化的學校教育,至少延續五到十年。

學生成長八成,設計畢業生將湧入市場

從2006年開始,臺灣的大學招生就面臨少子化衝擊,學生數日益減少,但從教育部畢業生人數統計可以發現,從97學年度(2008年)開始,設計學門的學生人數發展不但不受整體入學人數影響,還在隔年從27,548人成長到30,920人,並且連續幾年每年都成長超過一成,在103學年度(2014年),更高達49,126人,成長將近八成。這使得臺灣的「設計人」將快速湧入現在的勞動力市場,重複過去臺灣「生物科技人才過剩」與「餐飲人才過剩」的回頭路。

教育部放縱科系開放,五年增加138個設計系所

人才過剩最大的問題來自於教育部與學校,2015年教育部雖承認錯誤,凍漲學生數過度增長的餐旅相關科系招生名額,但依然放任大專院校持續增設設計科系。根據教育部統計,短短五年時間,臺灣的大學設計系所就從97學年度151個增加到103學年度的255個,而碩士班也增加了38所。

北部某知名設計系教師曾指出,臺灣許多學校為了招生,將面臨招生困境的機械類科系,加上幾名有美工或設計背景的老師,就改名為「工業設計系」;也有學校教授指出,有些學校為了增加招生成績,將部分科系員額轉移到設計學院,開闢不同的「XX設計系」,藉此增加科系。

設計系招生容易,工作形象符合學生想像

未來工作的形象一直是學校招生重要的依據,第一線的國中輔導老師分享經驗解釋,設計學門使用電腦、室內辦公、運用創意的工作形象讓孩子們容易想像,且與流行時常相結合。雖然設計師競爭激烈,但較容易入門,對於不願意流汗的時下年輕人來說具有很大的吸引力。

除此之外,政府大力推廣文創與媒體的大幅報導,讓設計工作有著看似機會豐富的表象,也是讓很多孩子將設計師成為首選的主因。但一般民眾缺乏實際接觸設計工作的機會,使得設計工作多半停留在大眾的想像以及媒體的描繪中,忽視了設計師所需要面臨的各種挑戰,而且國家與學校的資源也跟不上人才的大幅增長。雖然將教育商品化的學校憑藉著政府與媒體的推廣順勢招生,但設計系學生畢業後即將面對的困難有多少,其實老師們心知肚明,卻難以開口。

「畢業要幹嘛,入學第一天學校就會說,但畢業後怎樣老師也不管你,也許畢業後先被剝削一下子再說吧!」是採訪許多相關科系學生時,時常聽到的苦悶。許多學生在暑期PT或做設計實習時就已經被嚇壞,他們必須直接負責一個展場整體視覺、CIS,加上觀光工廠的規劃,每天工作到凌晨一、兩點才回家,還要被客戶退稿或是提出不合理要求。人才過多助長了低薪資、高工時、迎合客戶的現況,「有很多設計職缺是就算換個人來做也是可以勝任,除非你能有自己的風格與口碑,但不知道一百個有沒有一個就是了。」在大安區的資深設計師回憶起入行前兩年的生活,感嘆著現在的新人更是辛苦。

設計沒有大家想的那麼簡單

「其實我的同學畢業兩年後,跟我一樣能被叫做設計師的只有六、七個。」一個設計系本科畢業的網站設計師語重心長的說,有太多人到畢業前一個月才發現自己不適合。

其實設計是一門困難而且非常需要多方整合的專業,除了對於美感的認識,還必須了解業者和消費者對於美的感受,其中涵蓋著市場需求和價值觀等複雜的因素,但這之間就有著天地般的差別。也因此,設計不是一個線性的專業工作,而是一個交錯繁瑣的過程。「設計」並無法因為設計師一個人就能完成,他必須找到需求並且解決問題,而非大家所想像的亮麗自在,除了必須面臨各式各樣的價值衝突以外,設計師也需要整合不同領域的專家共同合作,讓成品具象化才能夠達到解決問題的目的。

無論是社會設計、產品設計、綠色設計、橘色設計、活動設計、場域設計、服務設計等各式各樣的設計詮釋都告訴了我們一件事情,就是設計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而且要成為一個優秀的設計師要學的東西比操作軟體或是繪圖還要多太多。但無論是業者、廠商,甚至是正在就學的設計群學生可能都低估了這項專業,也因此自稱設計師的人很多,能收到合理薪資並且被別人叫出名字的設計師卻寥寥無幾。

競業壓力大,搶案競爭將越來越激烈

以市場需求來看,人才過剩將會是設計領域最大的挑戰。根據人力需求統計,目前臺灣依然需要的設計人才大約在一萬兩千人上下,這其中包含多媒體、包裝、美術、工業、商業、織品、平面、廣告設計,以及展場和電腦繪圖等相關工作,其中又以網頁設計需求最多。但隨著業者成本壓縮,以及對於設計風格的多方需要,發包給接案工作者的比例逐年增長,取代對於正職人員的需求。愈來愈多的獨立接案設計師以更便宜且同等品質的服務參與競爭,然而在未來幾年,每年都會有將近兩萬名「新銳」設計師進入職場,向下沉淪式的低價競爭將會更為激烈,而最後犧牲的,也是落入競價陷阱裡的設計人。

也許有人會以個案為例,說明設計有其品質差異,但薪資停滯的現象依然可以解釋確實大部分的設計人在勞動力市場中都難以突破「市場價格」的限制。根據104人力銀行的大數據統計,大學新鮮人平均薪資28K,而有工作三年經驗的設計師平均薪資大約在37K左右,其中又以平面設計30K和電腦繪圖31K最低,而最高為工業設計44K,但這樣的薪資絕對遠低於大部分先進國家設計師的平均薪資。

更可怕的是台灣的專業分工一點也不專業,打開聘用資訊就可以發現,臺灣的慣老闆開出35K的薪資卻要求應徵的設計師要會平面、網頁,還要會3D設計,實際進到公司後,每個人要做的事項包山包海,但是回到學校老師卻會跟你說「現在是整合設計的時代,不然很快被取代」,一種產官學的共犯結構,讓設計師沒那麼好當。

脫離低薪,臺灣設計必須走出島嶼

對於一個提供創意與專業服務的設計師來說,臺灣就業環境所提供的薪資,絕對不會是個合理的價錢。如果告訴大家舊金山的網頁設計師平均月薪14.5萬台幣,一定會被質疑物價差距,不能比較;但以在學術比較上時常作為臺灣對照組的韓國為例,首爾的廣告設計師平均月薪80K,也許就會有感許多。

當然,任何領域內的工作者都會因為不同原因有薪資多寡的差異,但設計學門所面臨的挑戰將會是其他產業所不能相比的。這並不代表臺灣不需要那麼多的設計師,而是要藉此告訴更多人真實的情形,並將此列入考量,提醒家長和孩子,媒體和學校的招生廣告不該成為提供孩子建議的唯一依據,無論是全球三十名、多少產學合作、德國 iF 設計獎、Red Dot 設計獎,都列入參考就好,不要因為「孩子喜歡畫畫」就告訴他「不然你就填設計相關科系吧!」

此外,我也希望邀請大家一同思考,臺灣的設計發展下一步該怎麼走。政府當然可以主打設計或是鼓勵學生往設計這條路走,但可以確定的是,在人才過剩以後,國家不能只是辦個設計展就好,或是自己發包一堆低價沒有品質的設計案當壞榜樣。又或者我們必須面對現實,臺灣的設計人已經不能只駐足於這個市場十分有限而且不尊重專業的地方。真遺憾,「外語能力很重要」可能成為每次產業和勞動力分析後的重要結論。

Sha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