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安問題敲醒了誰?

食安問題敲醒了誰?

陳景川
美和科技大學副校長兼南區水產養殖檢驗服務中心創辦人

美和科技大學副校長兼南區水產養殖檢驗服務中心創辦人陳景川先生,早年任教於屏東科技大學時創設農水產養殖檢驗服務中心,為臺灣農水產品出口業者提供檢測服務,也提供了產學接軌的平臺。

公民覺醒:從米糠油到塑化劑

臺灣大型的食品安全問題應屬民國68年的多氯聯苯米糠油事件,最近一次則約莫在11年前,陳景川校長所屬的農水產檢驗服務中心實驗室發現水產養殖業濫用孔雀石綠。我國的石斑魚皆為活魚外銷,魚體外表皮膚經常會因碰撞受傷;為了維持賣相,業者使用孔雀石綠來使魚貨看起來完好如初。然而孔雀石綠其實是致癌物質,禁止使用在食用魚。緊接著中國爆發毒奶粉事件、塑化劑事件亦相繼而來。經過多次大型食安事件的發生,相關食品檢驗設備也逐漸提升,媒體大量報導也逐漸喚醒公民對食安問題的注意。

添加物的迷思

提到食品添加物,一般人都會直接聯想是有毒的、對人體有害的。然而食品添加物對於整個社會和食品工業卻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現代許多民眾追求無添加、天然食品,然而全天然食品其實需要付出高昂的社會代價。若食品完全沒有添加物,食品可能無法久存,在自然的環境下便容易被細菌汙染,其中所產生的細菌毒素,對人體健康危害更甚食品添加物。陳景川表示,食品添加物若是過度氾濫使用,才是真正毒害人體的開始;只要是合乎法規規定的範圍之內使用,基本上是無毒安全的。

媒體炒作下的食安

當前臺灣社會瀰漫對食品安全的質疑,對此,陳景川表示此現象是媒體以訛傳訛、過度宣導的結果,食安問題不僅止於現在,而是隨時都在發生。事實的發現和宣揚與否,以及人們對科學的認知,與食安的警報機制間有著微妙的關係。他認為目前臺灣既是法治國家,應優先遵守相關法令,若有遺漏,後續再藉由立法或修法的動作補足。現今的媒體左右了觀眾的思想,各式談話性節目、各方專家及部落客你一言、我一語,形成了一個非理性的社會氛圍,忽略了法存在的價值。陳景川表示,臺灣媒體過度炒

作以及民眾的非理性行為,對國家是一種損傷。不僅國民對整個業界失去信心,也讓世界對素有美食王國之稱的臺灣失去信心,未來臺灣食品外銷恐怕也會面臨更多挑戰。

打老虎不打蒼蠅的扭曲價值觀:從頂新油事件看社會

提到頂新油事件,陳景川表示臺灣社會有著扭曲的價值觀。過去的時代是「打蒼蠅不打老虎」,到了現代則是「打老虎不打蒼蠅」。打蒼蠅並不稀奇,打老虎,關注的人可就多了。陳景川認為,大品牌食品企業若有違法食品加工之情事,當然須依法處分,但他相信,建立一個知名品牌並非易事,業者也不可能會拿自己辛苦創建的品牌開玩笑,相對對國民健康危害風險較低。真正的高風險食品來源應是融入你我生活當中的無名品牌,如路邊攤、小吃部等。在缺乏專業知識、良好技術以及優質品管制度之下,為節省成本,食物製作原料可能來自未檢驗的地下工廠,對於民生健康才是最大的危害。現今的政策不應繼續著重在「打老虎不打蒼蠅」的策略,應該逆向而行,取締沒有專業食品檢驗、為了謀取高利益而添加有毒添加物的地下工廠,才是食安問題的解決之道。

食檢報告制度:消費者迷失的信心

由於食安問題的爆發,相關產業蓬勃發展,商機無限,許多食品檢測相關實驗室搶搭順風車,如雨後春筍般成立。然而商業實驗室卻存在「為了檢測而檢測」的問題,忽略背後的初衷。實驗室應善盡社會責任,除了發現問題,更應該要解決問題。食品檢測只是一種手段,要解決食安問題,單靠檢測是沒有用的。

現今政府所制訂的食品檢測報告制度亦有弊病存在。一般食品通路商應自行至製造商工廠抽樣並送驗才算合格;但在現實中,許多通路商所出示的食品檢驗報告,送檢者及製造商竟是同一單位,製造商可能自行預製一份良好樣品送驗,然而與實際情況並不相符,使得食檢報告如同廢紙,失去公信力,恐淪為虛應故事的聲明。政策應作適當的調整及規劃,社會就能避免浪費資源在製作沒有公信力的報告。

關於食品營養以及食品檢驗教育,陳景川認為最重要的是面對自己專業的「態度」。不論從事什麼行業,都應保有有正確的態度、敬業的精神。

Shar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