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來正向力量的姊妹組合:核桃 KurumiQ

帶來正向力量的姊妹組合:核桃 KurumiQ

文/ 趙浩宏
圖/ 趙浩宏、截自影片節目畫面

核桃KurumiQ是由來自雲林的張瑀和張璿兩姊妹組成的民謠重唱團體,曲風輕鬆活潑,本人也如歌一般可愛親和,剛到臺北獨立生活的倆人分享著過去在雲林的小日子,回憶著充滿音樂的年輕生命,是充滿正能量的青春組合。

出身樂器行的樂人姊妹

國小一年級,姐姐張瑀開始學古典鋼琴,接觸音樂,張璿則是在二年級的時候才開始。不過三年後張璿覺得太難無法繼續,上完課都會哭鬧,但因為家裡開樂器行,媽媽堅持一定要會樂器,所以五年級時又去學爵士鼓。

國小畢業後,為了和幾個國中死黨一起組團,說好一起學不同樂器,再到家裡練團,張瑀也在那時學了較冷門的貝斯。回想當時,八九個人為了使用樂器還要輪流練習,張璿說「那時真的是玩音樂最單純的時刻,因為大家都很菜,不會在乎彼此的程度、經歷,就只是為了一起玩音樂而練團。」

繞了一圈還是音樂能讓自己快樂

到了高中,張瑀在夜校半工半讀,張璿則因長時間的通勤和課業壓力,雙雙減少了許多玩音樂的時間,只有家裡的樂器教室要成果發表時,才會稍微練團,和學員一起表演。雖然有些遺憾沒有念自己喜歡的設計科,但樂觀的張璿覺得,要不是經過這一段自我探索的歷程,她們不會知道自己最喜歡的還是音樂,並在大學時花更多心力在音樂上。

高中畢業後,在環球科技大學念二專的張瑀逐漸從古典鋼琴轉換,愛上了吉他,每天都抱著吉他苦練,隔年便開始在家中的樂器行教課,而媽媽也鼓勵她往樂器家教的方向發展。二專畢業後,張瑀報名虎尾科技大學,開始和同樣在虎科資管的張璿一起組團表演和參加比賽。至今兩人仍非常感謝此時期的團員們,體諒她們因為就讀夜校而配合在晚上十一點後再開始練團,直到凌晨。

出走從未離開的雲林

2014年,張瑀表演棉花糖樂團歌曲的影片在網路上被沈聖哲看到,因而接到了他的來電,沈聖哲鼓勵她嘗試創作,並告知公司正在找新歌手。張瑀很開心受到關注,但也開始反省自己沒有嘗試創作,所以便寫了人生第一首歌,獻給她的貓咪。2014年七月,沈聖哲再次打電話來,希望張瑀和張璿能和公司簽約北上組團,然後慢慢累積創作。雖然是個大好機會,不過對於從沒有離開過斗六的兩人來說是很大的挑戰,家人也擔心兩個女兒到人生地不熟的臺北,不太能接受這個提議;不過幾天後媽媽轉換了態度,鼓勵女兒嘗試看看,不要讓自己的人生留有遺憾。

合作創作全新的核桃

到了臺北,張瑀和張璿為了讓新身份「核桃KurumiQ」能唱自己的歌,開始努力創作,張瑀因為擅長吉他和樂理所以負責寫曲,再和張璿一起討論修改和想歌詞,兩人合作讓創作速度快很多。為了讓更多人認識,核桃開始拍「Q time ! U & mi」的節目,用有趣的主題讓大家認識活潑熱情的核桃,也到路上唱歌給不認識的朋友聽。她們希望能分享更多生活的美好給歌迷,而自己也慢慢變得更有勇氣,面對熱愛的音樂,走出屬於自己的樂手路。

Shar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