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靜後才學會如何綻放 唐寧與她的音樂路

安靜後才學會如何綻放 唐寧與她的音樂路

圖/趙浩宏、亞神音樂提供

「夢想不一定是用來實現的,它應該是一盞燈去照亮你追尋的路。」

從四川小村落清江定居臺灣的唐寧從三四歲開始接觸音樂,從喜歡聽錄音帶哼唱,到高中時與母親表白她要放棄讀文科,選考音樂學院,她是個害羞但堅持歌唱夢的女孩。不過歌唱的路並不簡單,她走過了大半個中國,直到定居臺灣才找到音樂與自我生命本質的意義。

從小鎮出發的歌唱女孩

「我住在四川巴中很偏遠的小鎮,那是個從國小到高中走路都只要兩分鐘,只有一條街的小鎮。雖然距離音樂看似遙遠,但為了學音樂我都會偷偷到離小鎮最近的市區找老師學習,因此時常把自己的零用錢花完,而且會用到平常上課的時間,所以才被母親發現。

當時鬧了很大的家庭革命,和媽媽冷戰了很久,那時我用一種放棄讀文科的態度面臨即將來臨的考試,母親後來才妥協讓我嘗試考音樂學院。不過當時考試並不很順利,所以為了唯一的志願,我重考了一次才進入四川音樂學院的流行演唱系。然而在決定準備重考的時候母親開始真正支持我,我想她大概是看到我自己有一個目標以後就放心了。」

參加比賽不是前進,而是錯誤的累積

「大學二年級第一次表演,當時參加許多歌唱比賽,最大的比賽是江蘇衛視的《名師高徒》。不過在進入歌唱圈後的這段時間非常沒有方向,尤其當你是這個環境最底層的歌唱藝人,一切都很辛苦,必須作很多妥協和讓步。最近幾年中國有很多歌唱節目,這個過程中我們被迫一直上臺,但那並非自己準備好,而是不斷被推著走。過程中雖然累積很多經驗,但這其實是讓自己的不成熟不斷用錯誤的方式被放在放大鏡下檢視,信心被摧殘殆盡,錯誤也反覆堆疊,我只能在許多批評和渺無希望中安慰自己不要放棄,沒有合約也沒有方向。」

在城市流浪,失去自我

「有段時間因為踢館賽勝利,受邀擔任《我愛記歌詞》節目的領唱人,不過在這段經驗裡我始終感到非常無力,其實想好好唱歌,但在節目中只能唱兩句,接著就輪到觀眾唱,一切都不是為了唱歌,我就這樣待了一年半。這段時間,每當我錄完影回家,總是放聲大哭,這是個非常失衡的狀態,完全無法在過程中找到自我認同和成長。那是個相互尊重像一家人的團隊,我感激這一切,但無法接受在這個過程中一次次對自己失望,而且每況愈下。所以後來我決定離開。那段時間我總是帶著一個皮箱居無定所,有時候在江蘇、在湖南,或是在杭州錄電視,壓力與所有的事情使我逐漸無法好好唱歌,然後我決定前往北京。」

定居臺灣,從表演藝術中自我探索

「2012年,決定隨老公搬到臺灣,當時內心非常拉扯,許多共同在北京奮鬥的朋友都覺得我一到臺灣後就不會再唱歌了,不過當時在北京也已經沒有太多機會,對環境也並不適應,所以最後決定停止歌唱來到臺灣。在這裡,我擁有更多時間,也因為不必特意去做什麼,所以做什麼都很開心。當時家人鼓勵我參加表演課,讓沒有什麼臺灣朋友的我能接觸不同的人,後來便加入綠光表演學堂。

在綠光我得到許多成長,讓自己重新找到唱歌的快樂與熱情,我還記得老師給我的表演課程是邊打有氧拳擊邊唱四川山歌,當時雖然緊張但我的表演卻讓大家驚豔,也重新讓我愛上自己的聲音。這都是無心的過程,過去太常唱歌所以反而遺失了它,這就像我們時常看一個親密的人,有時候反而因為看得太細緻而失去對他的熱愛。」

2015年六月,唐寧製作的音樂劇《凡花》正式演出,她翻轉了自己的人生,重新檢視自己的生命。從沒有寫過劇本到完成劇本、成立劇團、演出、發行專輯。這一切,她歸功於自己嘗試重新回歸心靈的寧靜,澄清思維,感受生活中的所有事情,也包含曾經遺失的歌唱。

Shar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